笔趣阁

第十六章 爱意浅现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叭叭叭-----好啊!”又鼓掌,又是大叫,此刻的柳嫣月根本就失去了一惯的冰霜神态,就如一个小女孩,对这些满身都是泥巴的士兵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萧秋风坐在靠椅上,一边处理着文件,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现在已经对这女人没有办法了,看样子,只有老头子出面,与柳家老头子商量一下,限制这女人来萧家了。

    不然,她一来,这训练倒变成表演场了,看着那三十几个傻小子,为了讨柳嫣月的开心,下足了劲在各种道具上横跃倒立,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能怪他们,在军队里呆几年,看到母猪都觉得亲切,何况是此刻柳嫣月这种绝代风华的美人。

    玩玩闹闹的到了吃晚饭时间,夕阳的余辉,淡染着几抹离别的愁绪,一天的光阴,又淡淡的逝去了。

    柳嫣月似乎看得很过瘾,跟本就没有走的意思,就在萧秋风无可忍受,准备下令送客的时候,田芙走了进来,她也是玩完牌才知道,柳嫣月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老两口一直喜欢嫣月,更何况这是宝贝儿子喜欢的女人,作为父母,当然要为儿子创造机会,田芙一进来,就很是殷勤的招呼:“嫣月,你这小丫头,来了也不问声安,就躲在这里,你家里都来担心的来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回过神来,抬手看了腕上的表,惊叫了一声说道:“糟了,玩过头了,伯母,我要回去了,下次有时间,我再过来陪你聊天。”

    田芙笑着拦住了她,说道:“好了,不用紧张,反正回去已经晚了,就在这里吃了晚饭再回去吧,知道你来,我刚才让厨房加了好几个菜,什么事,等吃完饭再说吧!”

    以前想让她来萧家,这小丫头一直不肯,更不要说留下来吃饭了,但是这一次,她连想也没有想,就答应了,不过细心的田芙无意中发现,这个小丫头答应的时候,不经意的看了一旁冷淡无语的儿子一眼,似乎有某处期盼。

    田芙心里暗喜,她可是一个聪明人,当下有些恼火的叫道:“小风,你这臭小子,嫣月难得来一次,你就不知道招待好一点,人家来了这么久,你连水也不给一杯,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?”

    礼貌?这个女人需要礼貌么?

    但是老妈开口,萧秋风站了起来,先是冲着训练的众人喝道:“达标的吃饭,未达标的继续。”

    然后再走到两女人面前,对着柳嫣月很有礼貌的说道:“柳小姐,你请,渴了吧,进屋我扛个水桶给你。”

    两女皆是一震,柳嫣月心里的气啊,也不顾田芙在场,反驳道:“你喝水才用水桶,你就是一个大桶。”

    田芙哭笑不得,不是说这小丫头冷若冰霜,对儿子没有好感么,这会儿,他们倒像是情人一般,拌嘴纠缠上了。

    “小风,你胡说什么,一边去。”田芙当然得帮得柳嫣月,把萧秋一推,就凑上去说道:“嫣月,不要理这小子,走,咱们吃饭去,把这里当自家一样就好,不要客气,需要什么,自接开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瞪了萧秋风一眼,挽住了田芙的胳膊,甜甜的说道:“谢谢伯母。”

    萧家人口少了些,此刻加上柳嫣月,也才四个人。

    平日里,大家慢吃边聊些小话题,但是今天,田芙到是拉着柳嫣月说个不停,主坐上的萧远河也高兴不已,虽然这个小丫头做了萧家名义上的媳妇已经很久,但是从来不叫他们爸妈,而且比陌生人更糟糕,从来不来萧家。

    当下这两口子,都差点把自己的儿子给忘记了,纷纷给柳嫣月布菜,殷勤得很,看着萧秋风满肚子的牢骚。

    “嫣月,你也看到了,萧伯与你伯母在家里很无聊的,你有时间,就多来坐坐。”田芙开口有些落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萧家的钱是用不完,但是却很孤独,平日里他们父子两个各有事做,就剩下她一个女人守着庞大的庄园,太清静了。

    萧远河也说道:“是啊,我们是想着小风尽快的成家立业,娶妻生子,为萧家多增加几口,也让我们老两口心里有个牵挂啊!”

    柳嫣月看了闷头吃饭的萧秋风一眼,似乎有些醋意的说道:“他不是很有本事,那么多女人缘,只要萧伯与伯母想,那还不是最简单不过的事?”

    田芙一见,连忙接道:“不要说这小子,以前在外面胡作非为,就没有找到一个真心的,不过他现在能浪子回头,安安份份的,我们作为父母,当然得给他安排一个好的亲事,这些天正准备给他安排相亲呢?”

    哪里有这样的事,萧秋风抬头,正准备反驳,老妈已经一个杀人的目光瞪了过来,似乎威胁他不许开口,无奈的又低下头,闷声咽饭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小子这个也看不中,那个也看不中,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,唉,我们想抱孙子,难喽!”田芙一边说,一边伤心的叹气。

    这戏演得,还挺真的,连一旁的萧远河也看出来了,刚才老婆瞪儿子一眼,不准他开口,这可是一一的被他看得正着的,他想不通,老婆这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男人不都喜欢漂亮的,伯母,你不要急,一定可以找到满意的。”也许是感怀一个母亲的心伤,柳嫣月很是善良的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可惜嫣月你这门婚约不成,不然就不用这么麻烦了,说实在话,要找与嫣月一样让我们都满意的媳妇,还真是难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妈说起,萧秋风一下子想了起来,抬头说道:“老爸,既然婚约解除,面子上还是要做到的,找个时间,你还是去一趟柳家,与柳叔说一声,免得人家还以为我赖着他们柳家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早做早安心,这件事,萧秋风觉得没有必要拖下去了,本以为他说一声,以这女人对萧秋风的厌恶,离开就万事大吉了,没有想到,这女人竟然不走,到今天也是不清不楚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男人迫不急待的解除婚约,柳嫣月就是不由的生气,她到底是哪点不好,当初还是你这个王八蛋卑劣无耻的霸占我么,想这么容易的甩掉我,没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伯母,其实、其实这件事,咱们两家还可以再商量一下,婚约的事,也不一定非要解除的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连忙说道:“嫣月,这些年你过得很辛苦,为了萧家,你付出了如此的心血,委屈自己,我们哪里能这么拖着你的后腿呢?虽然我与你伯母都喜欢你,希望你能做萧家的媳妇,但是有些事不能勉强,放心了,过几天,我会去与你爸爸说清楚这件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嫣月,你当了小风三年的未婚妻,其实早该结婚了,说不定到现在孙子都有了,但是你过得不幸福,我们也不想勉强你,还好你们没有住在一起,也没有发生什么,你还是可以去追求你自己的幸福,可以去找自己喜欢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脸上有些苍白灰色,她也不知道,当这件事终要了结的时候,她才发现,这个结果,并不是她此刻期望的,什么时候,她的心事,已经变了都没有觉察到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神态,都已经被田芙看在眼里,她也是女人,光从刚才这个小丫头对儿子的态度,就已经发现了很多问题,这会儿嫣月失落的深沉,更是让她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在柳嫣月最失神的时候,田芙已经拉住了她的手,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伯母一直做着最美的梦,嫣月嫁到萧家来,每天与小风一起上班下班,然后相亲相爱,陪着我们老两口,生个孙子,好幸福的一家人啊!”

    这种描叙,对任何人来说,都是一种幸福的憧憬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沉迷这种想象中的幸福,田芙很是突然的说道:“嫣月,要不你就让伯母自私一次,完成这个梦想,婚约不解除了,咱们两家把婚期早些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心神一动,失落的神情,蓦然一喜,虽然结婚有些唐突,但是听到不用解除婚约,她心如鹿撞,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她也弄不明白,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,难道自己喜欢这个坏蛋?她不敢承认这个事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