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九十五章 上辈子的约定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刀心力量已经滔涌,带着无匹的天地之力,闪亮的光芒,几乎把整个庙街都照亮,这一刻,所有的人,都有一种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神,无人可比,萍儿,珍惜这个机会,千万不要放过。”十三妹眼里痴迷的幻动中,已经把这种意念悄声的告诉同样一脸冲动的青萍儿。

    青萍儿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的点头,脸上有着从来没有过的坚定,这一生,她已经不会再后悔。

    “狂妄自大的佐滕家族,今天,本少让你们见识一下,什么才是真正的迎风一刀斩,破

    随着萧秋风破字诀一念,那种强烈的光芒,如被磁铁吸引了一般,瞬间又凝成了一团,变成了刀芒,很锋利,也很美丽的刀彩,就算是青萍儿看到,也有一种触摸的愉跃,就如流星滑过,燃烧生命的色彩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美丽,却是致命的,刀芒闪灭间,萧秋风修长的身形已经如电般的移动,刀势无声而起,随着他身形一起带起来的,是纷扬的雾气,与被气劲掀起的瓦片,比十二级的台风,更犀利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这一刀,已经是刀心的最强力量,佐滕三郎染满血迹的脸上,已经呈现出苍白的无力,他知道,这是他最后的机会,败已经是他的结局。

    两只手臂。已经幻化成漆黑之色,如初练成地钢精,或者比钢精更坚硬。此刻,手臂已经挡在了头顶,迎接着天地迎风一刀斩。

    迎风一刀斩是东洋佐滕家秘技,但是佐滕却从来没有见过,这种超然的力量,眨眼之间,刀气已至,与手臂相接。然后那璀灿的光芒,随着黑夜融合,彻底地消失。

    在莹光的路灯余辉下,一种滴滴溅落的血,慢慢的成水流,而这些血,就是从佐滕的身上慢慢的溢出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,十米的距离,没有人再动,萧秋风双臂很是随意的搭在身后。淡然地就如融身这风中,就算是他没有一个动作,他的神情,仍激励着庙街此刻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“呕”佐滕三郎动了,坚定的身躯,不抑的动了,再动,然后一口鲜血暴喷而出,而下面紧紧的盯着战场的人,很分明的看到。他的一只手臂,已经脱落,“啪”的一声,砸在墙角。一只流浪地野狗,已经叼走。

    佐滕跪了下来,他血液里有着武士的尊严,绝对不会屈服,但是此刻,双腿已经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,或者说他的腿已经不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喉咙间,只吐出几个简单的字符:“你好强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分成了数块。从屋顶上掉了下来。甚至到了这一刻,他仍没有完全断气。只是盯着围在他四周的人,淡淡的浮现着死亡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萧少万岁----”也不知道是谁,在这宁静的时刻,突然的暴出了一声厉喝,这种声音,他已经压抑了很久,此时已经用尽全力地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萧少万岁”

    上万人群,都喊起这个声音,连神兵战队也不例外,站在屋顶的萧秋风,此刻就是神,他们心目中永远不败的神话。

    佐滕三郎就在这种欢呼声中,默默的断气,眼睛鼓涨地,死不瞑目,但是并没有人去注意他,只是几只野狗,在他的尸体上闻了几闻,然后悄然的走开,似乎并不合它们的胃口。

    这一战,青竹帮损失最大,一万多人,除了反过来追随青萍儿的三千多人,剩下的七千人,至少留下两千多尸体,而佐滕三郎近身的武士部队与忍者部队,几乎是全军覆没,剩下几个,却是回去报丧的。

    青玉堂已经逃走了,但是香港却已没有他地容身之所,就算是有再大地靠山,他的无能,已经让他不可能再有命活下去。

    从这一天起,青玉堂没有在世上再出现过,青玉萍也没有想起过,她曾经还有一个父亲,在她地心中,只有一个男人,那就是萧秋风。这一战之后,萧秋风睡了整整三天,体内的透支虽然让他有些沉眠的状态,但那种平静呼吸的模样,却没有人担心,只是关心他的人,绝对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至少青萍儿已经守在这里三天,三天来,她把青竹帮的所有事都交给了老吉叔,相信有了这一战,庙街与青竹已经不会再是敌人。

    如果上次没有领略到这个男人的强大,那么这一次,成千上万的帮众都已经亲眼见到,就算是死,他们也不会再背叛,这不是害怕,而是祟拜与信仰。

    为了让这个男人睡得更舒服一些,青萍儿甚至脱下了他的衣服,替了擦拭身体,这对她来说,还是第一次,就如新婚的新娘子,这里每一刻,都属于她一个人,连这个男人也是,三天来,只属于她。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,已经很满足。

    “萧少,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我,青萍儿这一生,都只爱你一个人,我不后悔,真的不后悔。”火热的唇在这个男人的脸庞上落下,带着**不平的悸动,少女心情里,泛着羞涩的幸福。

    喃喃的细语,温情的涌动,都只为这个男人,这个对她来说,还很是陌生的男人,只为那一夜的背影,她就给自己许下了永不相忘的誓言,到此刻,她才知道,这就是她一生的期盼,找到了这个可以让她喜,让她忧,让她幸福与悲伤的男人。

    就是一生的相望,无尽的思念,她也会当作是一种幸福,相比十三姐姐来说,她的确已经是幸福太多了,在她的心中,至少也有了寄托,不是么?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后悔”

    这种淡淡的声音,蓦然的在她的耳边响起,青萍儿惊醒抬头,床上的男人,已经睁开眼睛,深邃的眸子里,融合着淡淡的戏谑与微笑,让她瞬间又被诱惑,少女的心扉,荡起了不堪的涟漪。

    青萍儿虽然在黑帮里长大,但是一身的美丽,却纯然天成,有着农家少女的羞涩,更有着不输于男儿的勇气,面对着萧秋风的声音,她竟然很是重重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萧少,萍儿从来没有这样的喜欢一个人,也没有想过,碰到宿命的男人,会是如此的情不自禁,我们才认识几天,但是萍儿却好像已经喜欢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上辈子,萍儿就已经是你的女人,这一世,我再来续约这份真情,萧少,给萍儿一个机会好么,我会很用心很用心的做你的女人,听你的话,让你开心,好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微微的笑了笑,有些苦笑的意味,他的女人已经很多了,没有这种奢求,青萍儿不过二十岁的少女,但是这种**的表白,还真是让他,不,就是任何男人都没有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我已经有很多女人了!”

    青萍儿却笑着点头,说道:“如果萧少这样的男人都没有别的女人喜欢,那才真的让我奇怪呢,萧少,萍儿只做你的女人,不想知道这些事情,心里有个思念,我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给你一个机会,现在侍候我起床吧!”萧秋风掀被而起,身上却是**的,顿时就让这个小女人脸上升起了片片的红霞,这睡着了,与清醒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但是咬了咬唇角,青萍儿却忍住了心里的羞涩,甜甜的应道:“好,萧少,我给你拿衣服。”

    不仅拿来了,还帮他穿上,那娇柔的温顺,还真是让人想入非非,如果不是萧秋风心里一下子难以接受,此刻当场就忍不住剥下这女人的衣服了。

    虽然的确小了一些,但却已经可以采摘了,而且脸上那欲拒还迎的表情,根本就是一种邀请的诱惑。

    两人出来的时候,大厅里已经挤满了人,笑声雷动,三天了,这种胜利的喜悦气氛还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“哟,新郎新娘子舍得出来了,萧少,你可是想死我们了。”胡头第一个忍住,就想冲过来把萧秋风抱住,还好十三妹踢了他一脚,喝道:“你个大男人,不要自做多情,萧少有萍儿抱,已经够了。”说完,眸里带着一种暧昧的神光,悄悄的凑到青萍儿的耳边,问道:“萍儿小妹,你的心愿应该已经得偿如愿了吧,姐姐恭喜你哦!”

    先不要说外面,光是这庙街里的女人,都已经把萧少当成了偶象,以后在整个香港,只要说一句,我是萧少的女人,这就是面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