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成神,便成魔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虽然脸上对这个男人很是轻视,但是他的力量,却让萧秋风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个高手,至少在武功方面,他没有丢佐滕家的脸面。

    每一招都力达千钧,澎湃的气劲,掀起了空中的浪潮,两人在屋檐之上,如就点响了鞭炮一般,“噼啪”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青竹帮已经分成了两派,一派忠于青萍儿,一派死忠青玉堂,这是亲人之间的相惨,但是在生与死的决择下,没有人会手下留情,而造成这一切结果的,都是青玉堂一个人。

    神兵战队面对着上百个忍者突如其来的刺杀,武士的利刃都纷纭闪动,山口盟的力量,的确已不是一般的黑帮可以相比。

    十三妹率着庙街的兄弟,藏身掩体后,一边掩护神兵战队的攻杀,一边消灭顽抗的青竹帮贼人,特别是青玉堂,她已经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批军火,今天这一战,庙街还真是没有任何的希望,望着庙街上空凝固的气息,真力的狂风暴雨,十三妹大声喝令道:“胡头,告诉兄弟们,就算是死,也不允许一个人撤退,不然以后就不要说是我庙街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大,你放心,我们是爷们,就拼的是这口气,死了也不退,兄弟们,不要让十三妹失望,不要让萧少失望,干,干死这些王八蛋-----”随着胡头的暴吼,枪声又密集了起来,青竹帮人心不稳,这一边打,一边就有人逃,而青萍儿与老吉。还有小平头,当然就是心理攻势,一边还击,一边叫喊着让他们清醒,重新整顿青竹帮,不要助纣为虐。

    一万多人的帮众。实力还是相当的,何况大批的武士与忍者的杀戮,如果不是李强兵与神兵战队,此刻庙街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不要客气,下手快点!”李强兵一连扭断了两个忍者地脖子,顺便还踢飞了一个武士的身体。大声的吆喝着。其实他此刻最大的渴望,是尽快的把这些小罗罗杀净,去领略高手相斗的魅力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那绝对是一种没有办法学习地历练,对这种扰人的忍者,他很是不厌烦,但是这些人好像真的不怕死,杀了一个还有一个,他一人手下。\\都已经挂了二三十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有了一种热汗,从当年的铁血团之战,到雾都伦敦。然后到中东的天空佣兵团之战,他的心,还真的没有像此刻这般地痛快过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种痛快地畅意中,他的心,充盈的杀戮,比任何一次都盛,这个人,今天必须要死。

    在与他交手的人中。白色算是最强大的一个。特别的那个基因变异体,更是有些野性的暴躁。但是此刻这个佐滕三郎,混身散发着野兽的吼动,强大的力量,融与四肢之上,端是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而且他似乎放弃了传统地武技,甚至连佐滕家族最有名气的迎风一刀斩都没有用过,与萧秋风面对的也是一种力与力地相碰。

    萧烽风终于已经有了对手的感觉,如果他不是佐滕家族的畜牲,或者他们还可以交个朋友,但是此刻在他们之间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杀戮是他们彼此唯一的信念。

    人生第一大战,就在此刻,萧秋风力量的臻境,发挥到了几乎骇人的地步,那略比佐滕削瘦的身体,几乎每一次攻击,都带着绵绵不绝的天地之力,无与伦比,任凭佐滕三郎全力地攻,依然占不到半点便宜。

    “黑蛇筮!”

    蛇是他地图腾,也是他的宠物,佐滕家族这种蛇筮**,需要蛮恨地力量,才能修练,而他,却还是第一人。

    这种武功,他也是第一次出手。

    佐滕三郎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,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败,但是与萧秋风的面对,已经让他找到这种恐惧的念头。

    我真的会败么?

    败,就意味着,他会失去一切,包括生命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冷然的轻喝,佐滕三郎身体已经被黑雾紧紧围住,显得有几分虚无飘缈,萧秋风凌厉的腿势攻到,却发现,那黑雾轻柔无比,根本就已经没有了他的实体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当萧秋风触动那抹黑雾,四周已经很是莫名的出现了六处,皆是黑雾笼罩,让人没有办法分辨,哪一个才是佐滕的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黑暗虽然让人没有办法看,但是却可以用心感应。

    “剑心-----”

    剑心一起,随着真劲的提升,如万道霞光,迎面扑来,这一刻,萧秋风缓缓升起,无风自动的身体,就如一个神,莹光笼罩着他的四周,就如一条条气龙,盘旋不散。

    刀是霸道,但是剑却是灵轻,这一刻,剑已经变成了剑雨,淋漓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青萍儿抬头,脸上充满了虔诚的膜拜,在她的心中,这个男人就是神般的存在,她愿意为他付出一生的信仰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十三妹,胡头,还有所有的神兵战队都已经看到,俊雅无比的萧少,飘浮在空中,那凌然的姿态,永远成为不灭的信心之火。

    只有这抹信仰存在,他们就能永生。

    胡头忍不住这种激动,从腰间拔出了手枪,身体一下子站了起来,吼道:“兄弟们,冲上去,咱们拼了-------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上千名庙街的帮众已经随声站了起来,枪声迎风大作,那些躲藏着的青竹帮人员,也被这种**所感染,在老吉与小平头的率领下,围冲了上去,这一刻,需要就是一种气势。

    而空中两人的战,已经到了最激烈一刻,剑光明亮的光彩,穿透了所有的黑雾,让佐滕无处遁形,众人只听到萧秋风爽朗一笑,那无处不在的剑气,却突然变了,盘旋在他周身的光龙,瞬间幻化成刀。

    萧秋风冷声一喝:“刀心-----破!”

    那开天劈地的刀气,已经如雷击般的倾泄而下,佐滕三郎眉头一皱,不抑的狂怒,让他心中那抹狂妄更是高涨,身后的披风一抖,凝聚着强大气劲的皮料,已经变成了最坚硬的护身罡气。

    双臂强壮的肌肉,更是发挥了每一分力量,在披风之后,悄然而蕴存,只待爆然的一击,但是他却没有料到,那披皮的力量,根本就挡不住刀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听“哧”的一声,刀光一闪之间,刀气已经入体,那种从来没有过的痛渗入他的脑海,二十年来,他就没有再受过伤。

    刀气入体,形成了肆虐横行的破坏力量,佐滕身形微颤,一丝腥红的血,已经从他的嘴角溢出,分明的让人知道,他已经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-----”一个忍者看到,心急如焚的冲了过来,似乎想解佐滕之围,但是李强兵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半途中出现,一拳就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妈的,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滚出一落,拳头已经到了这个忍者的脑袋之上,萧少如神般的玩弄这个小日本,岂能让这种杂种打扰,李强兵怒火之下,拳头贴着这脑袋上,一直把这可怜的忍者轰至渣,溅了一墙的浆汁,惨不忍睹,甚至连惨叫声也来不及发出。

    “李队,杀得好-----”几声暴喝在人群中响起,李强兵的强暴之态,激起了更浓的战意,一时之间,武士的惨叫声,已经不绝的响起,气势形成,青竹帮今夜之败,已经成了定局。

    “你的确下过苦功,但是在我的面前,你的力量,还没有入门,因为畜牲就是畜牲,不论如何的努力,他的下场,都只是被屠宰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给佐滕一丝喘息的机会,那融合了黄色真劲的无敌刀心,又一次,更猛烈的出现。

    不,这一次,竟然出现了三抹幻影,就如萧秋风有三只右手,刀势一成,天地皆已经被凝固,佐滕抬头望去,这一瞬间,竟然迷失了眼睛,从来没有过的恐惧,如风逝一般的渗入他的

    他竟然感受到了恐惧,无法战胜对手的恐惧。

    双眸暴涨,一种如血般腥红的戾气,充满整张脸庞,他是佐滕家族的子孙,不会败,绝对不会败的。

    披风已经被撕裂成雪花飘散,这一刻的佐滕三郎,从那种迷乱的惊然中清醒,整张脸庞,都带着疯狂,他对力量的追求,已经让他成了真正的魔鬼。

    以武入道,不成神,就成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