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九十三章 狂妄自大的人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看着青萍儿,十三妹恍若看到了自己,她这一生,已经是没有希望,但是青萍儿不同,如果她真的可以拥有这个男人的,那么未来的生活,她仍然会幸福。

    也许正因为这份相似,十三妹从心里,也希望能帮她一把,让她摆脱这种命运。

    “吉叔,你们都来了,长老呢?”看着这个平日里最亲近的堂叔,青萍儿有些激动,只要有支持,她对青竹帮的整顿就很有希望。

    吉叔就是那个与长老商量的中年人,看到青萍儿,也很是有些兴奋:“小萍儿,你没事就真是太好了,唉,吉叔就只带出了八百人,以后就看你的了,小平头这小子,被青玉堂派出守西口了,估计要晚些过来,我们总人数,也只有二千人左右吧!”

    青萍儿马上很是坚定的说道:“吉叔,没有关系,只要我们团结,青竹帮还是有希望的,而且萧少已经答应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吉叔也是当日对付飞马帮时在场的人,闻言脸上已经有了急切的渴望,只要萧少真的不计较,给他们青竹帮这个机会,那么一切都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小姐,萧少真的不怪罪我们?”吉叔有些尴尬的问道。

    青萍儿点了点头,笑道:“他是大人物,一定会明白青竹帮兄弟的心意,而且,他杀了那个畜牲,我已经决定了。做他地女人,放心吧,吉叔。一切由我。”

    吉叔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是青萍儿已经大声的叫道:“兄弟们,咱们是青竹帮真正的勇士,现在就是咱们表现地时候了,从今天起,庙街就会是我们的朋友,一起去干小日本那些杂碎,让他们滚出香港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对佐滕的手段都已经忍了很久。()此刻在青萍儿的煽动下,恨意激昂,在吉叔的带领下,纷纷要求去砍杀小日本山口盟的武士,他们心里早就想这么干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青玉堂真的已经动了全部的力量,他也知道,庙街不除,他地地位就没有办法保障,而且见识了佐滕的手段。对萧秋风的恐惧,也慢慢的淡了许多,所以今夜,这已经是集合最精锐的力量。

    上万人的队伍,持刀持枪,已经超出了黑帮恶斗的规模,而且在各条路上,他们都埋伏了不少,阻挡那些警察部队搔扰,今夜。非要把庙街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佐滕三朗一身军装,胸口的勋章在夜光中闪闪发亮,冷冰的脸上,泛着凌然的杀气。大盖帽上,都似乎裹了一层寒冰。

    披着长长地披风,双臂交托放在胸前,注视着眼前整个街道的厮杀,嘴角有了一种冷酷的笑意,这里今夜,将会被彻底的扫平。

    “将军,敌人很是强大。我们的忍者先锋。损失惨重,进攻速度寸步难行。请将军明示!”一个忍者突然的出现在他的面前,急声的汇报道。

    佐滕一丝也没有生气,没有对手,那才是枉费他走一趟了,淡淡的说道:“命令武士,把他们引到我的面前,本将军会把他们一一地斩杀。”

    忍者咳了一声,身形已经在夜色中隐去。

    杀戮更是激烈,这个时候,枪声已经交杂着,形成了密集的火舌,两方的帮众已经战在了一起,进行着生与死的搏斗。

    “青竹帮地兄弟们,不要再为山口盟买命了,我们是香港人,这是我们的地盘,是我们的世界,把小日本赶出去------

    话未落,一阵枪声已经扫过,青玉堂一身的冷血,手里提着一挺机枪,疯狂的喝道:“冲进去,把庙街给我扫平,香港就是我们的,有用不完的钱,享不尽的美女,青竹帮地兄弟,冲进去,把老吉这叛徒拿下,我奖励三千万。....”

    青玉堂已经彻底地堕落,没有得救了。

    “青玉堂,你不配当帮主,竟然与这些畜牲一起同流合污,青竹帮的兄弟,难道你们想自己地家人被这些小日本凌辱,你的兄弟姐妹被他们屠杀,我青萍儿,要重整青竹帮,把这些杂种统统赶出香港,如果你们是男人,就应该把枪口对准他们

    这一次没有人开枪,因为墙头站着的,却是青萍儿,她在青竹帮的影响力,绝非老阿吉可以比拟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小平头就听你的,兄弟们,把枪口调过来,这些杂种才是我们应该杀的,干死这些小日本,替帮中的兄弟报仇,替青家那些被凌辱的女人报仇!”

    小平头就是与老吉一起商量过的,只是要利用这一瞬间的气氛,转变人心。

    面对着小平头的转变,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在犹豫,山口盟在青竹帮里为所欲为,特别是那些武士,没事就找人拼斗,而且从来不手下留情,很多兄弟都被打残废掉了,可是青玉堂却没有给他们作主,这些种种,都变成了此刻的恨意。

    佐滕三郎脸上发出了声冷冷的笑,低声的喝道:“叛逃者,杀------”

    这是向他的武士部队与忍者部队下令,残忍的绝杀令。

    就算是没有青竹盟,他也要踏平香港,没有人可以挡住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与小日本拼了,杀啊------!”

    气氛已经截然不同,越来越多的青竹帮帮众调转了枪口,而佐滕三郎脚用力一蹬,身形如电般的掠动,他已经看到了那个女人,今夜他不会再放过她。

    而且此刻,他也需要把这个女人抓在手中,震撼所有的人心,他不喜欢背叛,也不允许任何人的背叛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在她的身边,静静的出现一个身影,无月无光,这抹身影,似乎就一只存在着,但是这一刻,佐滕三郎才看清楚,这是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,很是平和的站在那里,一双眼睛,闪动着灵致的魅然之彩。

    李强兵挣脱了三个忍者的纠缠,一拳已经轰了过来,破口大骂道:“操你老母,装什么吊-

    佐滕三郎手臂强劲的力量,已经暴涨,双拳已形成坚不可摧的护遁,一瞬间,激起了剧烈的爆炸,身边的帮众,几人当场被气劲形成力量炸死,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而李强兵这般的强撼力量,却也非他的对手,身形被他击退,如电般的不堪止步,整个身体已经被嵌到了砖墙里。

    还好,李强兵双手把墙推开,从里挣脱出来,满脸的灰尘,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萧少,这鸟人力气还大,交给你了,我还是对付这些小鬼吧!”

    他其实也想在众人面前表现一下的,但是试过才知道,这个佐滕家族的孙子,的确强大,以他新生的力量,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佐滕三郎从八岁开始,就接受魔鬼式的训练,十六岁执掌武士道场,二十年来,已经是身经百战之多,当然非李强兵这个新生的高手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战场已经有些乱了,青竹帮逃的,投降的,还有反过阵来的,哪种都有,只有上百个忍者与武士,被人围着杀戮,枪声已经慢慢的停止了,但是萧秋风与佐滕三郎却已经面对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知道,你一定不会败。”一记很是陌生的吻,在萧秋风的脸庞留下,却丝毫没有激起任何的波澜,因为面对着这种超越白色的高手,他也需要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但是佐滕三郎的脸上,却已经出现了一种嫉妒,因为这个女人是他的,没有人可以抢走,但是现在,这个女人却在与这个男人亲近。

    撕碎的**,与嫉妒一样的狂动,一种全身的力量,爆发着如一只发狂的野兽,嘶声裂肺的嚎叫着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死,死得很惨!”强大的气劲下,这种带着怨毒的声调,让两人之间,战意更浓。

    五指慢慢的并扰,形成握拳之势,一种“咔咔”的骨骼活动声,很清脆的传来。

    萧秋风战意提升到了极至,衣服无风自动,与佐滕的暴怒形成了很是鲜明的对比,绝对相反的两种情态。

    “你们佐滕家族的人,每一个的都是如此的自负,好像个个都是天下无敌!”萧秋风的语气里,带着不屑的鄙视。

    在整个世界来说,山口盟绝对是强大实力的存在,但就算是有些成就,也不用目中无人,看着佐滕家族的子孙此种模样,就知道他们的教育是如何的失败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一看就讨厌的感觉,更让萧秋风有种很是熟悉的滋味,相信当年父亲也是因为这些人的狂妄,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一次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