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九十一章 青萍儿的故事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胡头吓了一跳,萧少的女人?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胡哥,那个女人好像是青萍儿,青玉堂的女儿,不会真是萧少的女人吧!”一个帮众好像已经认出来了,被人攻击的人群里,正有青萍儿的存在。

    胡头想了一下,喝道:“你们***都给我瞄准点,把那些***干掉,不要让那女人出事,等下萧少来就知道了,如果是真的,我胡头可就露脸了。”

    救了萧少的女人,这是一件多有面子的事,庙街的兄弟,更会把他当英雄看待了,胡头想着就心里美滋滋的,混了这么多年黑道,就是期望着有这么一天么?

    枪声不绝,几个武士已经被当场毙掉,警声雷呜,青天白日的,闹市里发生火拼不说,还有枪战,这事当然惊动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趁着警察越来越多,剩下的几个武士见事情已经失败,遁入人群就不见了,只是青竹帮的人,却已经被围住了不少,但是他们嚣张得很,连警察也不放在眼里,纷纷的反抗,一时之间,枪声又是大作。

    一部分被击毙,一部分逃走。还有几个被当场抓获。

    而青萍儿已经率着很可怜的几个手下,逃入了庙街之中,胡头不敢怠慢,令人接应,很快的引开了警察地追踪,虽然这女人说的是真是假不知道,但是青萍儿的大名,却还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在青竹帮里,也是很有威望的人。

    而青萍儿此刻一身的怒意,随她一起离开的上百名帮众。此刻竟然只剩下十几个人,真是可恶,而她也认识胡头,一看他下来,就已经大声的喝道:“原来是你这鸟人,干嘛见死不救,萧少呢,我要向他告状!”

    胡头一愣,一旁的小头目已经喝道:“青萍儿。你们青竹帮残杀我们庙街兄弟,能让你进来这里就算不错了,你是青玉堂的女儿,我们就算杀了你,也没有什么不对地。”

    青萍儿气得爆喝:“青玉堂是青玉堂,与我有什么干系,我告诉你们。我一向很敬仰十三妹的,已经劝了青玉堂很多次,不要相互惨杀,但是他不听,我有什么办法,你们恨我,凭什么,难道你在外面犯了法,还有你儿子替你坐牢不成?”

    青萍儿可是有一张利嘴,一下子把那个小头目说得有些找不着北了。也不知道拿什么话反驳。青萍儿小姐。你说得很有道理,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萧少有过女人,何况那人是你,走吧,我们领你去见萧少,一切自有他定夺,我可是丑话说在前头,你们不要动什么歪心。不然我可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胡头处理得还是很妥当。至少到了现在,也没有完全相信这个女人。庙街与青竹帮势不两立,虽然这个女人说得有理,但要相信她,却不是这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而且青萍儿在青竹帮,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人物,怎么会被人追杀呢?

    十三妹看着眼前的女人,也吓了一跳,在香港能被她看得上眼的女人实在不多,但青萍儿却是唯一的一个,也许是混黑道的因为,十三妹喜欢的女人,与一般男人喜欢地当然不一样,她们要够狠,够拽,还有够坚定果断。

    而这些,青萍儿都有,很早,十三妹就听说,青竹帮里有这么一个女人,却没有想到,今夜才得一见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女人说萧少是她的男人,十三妹就有些想笑,香港很多女人都想这么说,如果她年轻二十岁,她也会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的女人,长得的确不确,青玉堂能生出这般的女儿,也应该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青萍儿,可以说下,你什么时候成为萧少女人的,据我所知,萧少在香港呆地时间并不太长,似乎没有与你接触的机会,何况,我们现地是对立的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虽然领着庙街杀戮,但一向也是恩怨分明,并不像某些黑社会一样,卑鄙无耻的绑架亲人威胁,她不屑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前天晚上,他救了我一命,还帮我杀了一个畜牲,我发过誓,谁能帮我杀了那个畜牲,我就嫁给他,所以,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静静的听完,已经有些苦苦的笑,这个女人还真是一丝也不拘泥羞涩,该说该做,果断利落,性格强悍得没有话说。

    “胡头,请萧少过来,说祝贺他,晚上有人给他暖床了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很难得的开了个玩笑,在这种紧张的时刻,青萍儿的叛逃,也许给庙街带来了更多地希望,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而且依她多看人地经验,青萍儿并没有欺骗。

    萧秋风正在与李强兵还有佣兵们商量着青竹帮的攻击问题,而且山口盟这一次的强援的确很是强大,这需要他们格外的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听到胡头的报告,他还惊了一跳,而李强兵却已经有些忍不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除了佩服你的身手之外,更佩服你地桃花运,这会儿,不知道是哪家小姐看上你了,知道你在香港还没有女人,竟然自送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强兵跟在萧秋风地身边已经很久,当然知道,家里有柳嫣月这个东南之花,在中东有露丝这个绝代妖媚,只有在香港,还是孤身一人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,看看哪个女人有这般地勇气,如果长得不错,萧少不如就收下吧,女人能这般豪气的,小陆子都有些敬重了。”

    大伙跟在萧秋风的身后,已经迫不急待的冲到庭院,这些日子郁闷了一些,找些乐子也是一件好事,放松一下嘛!

    “是你,没有错,就是你,萧少,你还认识我么?”青萍儿一眼就已看到了萧秋风俊朗而阳光的脸庞,那飘逸而内敛的淡漠,分明就是她脑海里构划的男人,这就是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阵迷糊,这个女人似乎有些眼熟,好像——不对,他想起来了,不其然的喝道:“是你,好像叫青萍儿吧,这个时候,你怎么会来这里,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哇,萧少,萍儿真可怜——!”萧秋风的话一落,青萍儿就已经扑到了他的身上,汗了,让他推开也不是,抱也不是,因为这女人哭得稀里划拉,伤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旁边是一大群围着,忍着苦笑的人,看着萧少那无可奈何的模样,他们还真是想不笑都不行,这女人也着实厉害。

    十三妹毕竟是女人,轻轻的拉开了青萍儿,说道:“青萍儿,不要哭了,萧少都在这里,你有什么事,就说出来吧,你怎么这个时候逃出来呢?”

    青萍儿嚎了一阵子,梨花带雨,竟然一丝遮掩也没有,好像哭哭笑笑,都是真性情,从不虚假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佐滕木已经死了,不仅他,连他手下几十个武士都被杀了,是那个畜牲命令人干的,我只听到很多人叫他将军,他分明就是一个杀人狂魔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我们青竹帮呆了三天,这三天,我们青家就有六个姐妹被他糟踏了,其中两个更是被折磨得不**形,成了疯子,昨天,昨天他无意中看到我——

    有些故事,就是如此般的相似,有了前面一个佐滕边君,此刻的佐滕三郎也不是什么好鸟,听着青萍儿的叙说,这里每个人都义愤填膺,这已经不是人,而的的确确就是畜牲。

    十三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青玉堂虽然懦弱,但还算是精明,竟然与虎相伴助纣为虐,他究竟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你父亲呢,他不是一帮之主,他就没有说什么?”萧秋风开口问道,此刻也只有他稍稍的平静一些。

    青萍儿的脸上更是愤怒,说道:“我可爱的父亲劝说我嫁给那个畜牲,说只要我嫁给他,青竹帮就会有保障,成为香港的霸主。到了这一刻,他们父女已经恩断义绝了,在青萍儿心中,已没有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不管我愿不愿意,今夜都难逃他的毒手,所以联合了平日最忠心的帮众,一路杀了出来,萧少,那一夜的誓言,你也知道,你帮我杀了那个畜牲,我就是你的女人,现在我唯有你可以投靠了,你一定要帮我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说话,面对着这个女人,一脸的伤心与无助,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婉拒。

    十三妹笑道:“青萍儿,你放心,只要这是你的真心,我可以为你作媒,保证不让你失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