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九十章 可怜又可悲的人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刀太刚而易折,佐腾木手中的刀,就已经折断,小陆子脸色已经是一片涨红,散发着无边的杀戮气息,直拳如风,那模样比猛虎还凶狠,就算是萧秋风,站在一旁,也很是称赞,这小子进步的确神速。

    小陆子没有让萧少失望,佐滕木的双腿已经被断了骨头,胸更是被中了一拳,嘴角血流飞下,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死,似乎倒在地下的时候,还想慢慢的爬起来,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,这一刻,没有人可怜他。

    “你就说过,你不配跟我交手,连我这个小小的手下也打不过,你实在不配称为武士,连自杀都不配。”没有人杀他,每个人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,眼神都只是一种淡淡的鄙视,或者还有一种憎恨。

    以佐滕木对庙街的杀戮,就算是死一百次,也不足惜,但萧秋风让他活着,此刻对他来说,活着比死会更痛苦。

    对武士来说,死并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生死难择,让他们精神被毁灭。

    虽然佐滕木拼命的叫着:“杀了我吧,杀了我吧——”除了鄙视,就没有人再多看他一眼,他只是一个废人,不值得他们动手,杀条狗也比杀他强。

    才把佐滕木摆平,十三妹就收到了消息,外围的兄弟,发现青竹帮又来了很多帮手,而在查探的时候,几个兄弟被杀死了,每个人脖子都被最锋利的刀割破。萧秋风看着那刀口,已经可以想象得到,这出手之力速度之快,已经到了极致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是个真正地高手!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预兆,庙街所有的人都警觉起来,面对着又一轮强大的攻击,萧秋风却已经可以想道,山口盟中拥有这等身手的,都是佐滕家族直系成员,说不定是佐滕老鬼的儿子或者孙子。

    佐滕木是被人抬进去的。在他以前往的地方,已经焕然一新,没有了他的位置,在榻榻米板上,盘腿坐着一个很年青的人,三十岁左右,脸上如铁般的僵硬,此刻正端着如酒杯一样大小地杯子,慢慢的喝着茶。

    他就是佐滕第三代子孙佐滕三郎。掌管山口盟武士部队,也是佐滕木口中所说的将军。

    佐滕三郎从八岁开始,就接受最严格的训练,就如佐滕家族的家规一样,不是勇士就是懦夫,估滕三郎这一生,都未曾输过。

    而且他心性残仁。执法残酷,从十六岁执掌武士堂,光是本门弟子,死在他手上的,已经超过百人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说,佐滕家族不需要废物,而佐滕家主老鬼对他的喜爱,让他权势滔天,整个日本都没有看在眼里,猖狂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转头看了躺在担架上的佐滕木一眼。佐滕三郎没有一丝地表情。就如看一根木头,或者他本就是没有感情的人,是天生的杀戮机器。

    “佐滕木,本将军现在收回家主赐予的姓氏,你不配拥有这高贵的姓氏,从今天起,你也不是我山口盟的人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在佐滕三郎的眼中。佐滕木只是一个懦夫。一个没有任何用处地废物。

    佐滕木里一惊,挣扎着起来。向着三郎跪下,恭恭敬敬的请求道:“请将军赐于我剖腹的权利!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拥有武士道精神,如果想死,就请自行解决,滚-

    佐滕三郎已经没有一丝兴趣与他说话,看着他,他都觉得是一种羞辱,佐滕家都是勇士,不该出现这种废物,传扬出来,会让家族大失颜面。

    佐滕木还没有起来,而是又求道:“将军,属下不奢求你原谅,此刻恳请你把女儿还给我!”

    佐滕三郎此刻冰冷的脸上,露出一种怪异的笑容,说道:“幸子这些天侍候得我很好,为了奖励她,我已经决定把她培养成超级女星,所以把她交给了A俱乐部,如果你想她,买几张碟片看看吧!”

    佐滕木脸色已经铁青,牙齿咬得吱吱作响,他可怜的幸子,今年才十六岁,却沦落到如此惨境,不仅被人强暴,还成了的影碟女星,这种伤痛,让佐滕木有些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是什么人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——!”手中无刀,但是有一根当拐杖的木棍,向着静坐的佐滕三郎劈去,他心中唯一地期望已经逝去,实在已经没有活下去地意志。

    木棍被抓住,已经再难进分毫,佐朗三郎阴冷一哼,说道:“从来没有人敢违抗我的命令,你的女儿太让我生气,你也一样,竟然败在一个小小的无名之辈的手中,根本就不配称为武士。”

    木棍动了,凌然而动,像是有了生命一般,笔直的穿过了佐滕木的脖子,就如一串烧买的鸭脖子,鲜血淋漓,但是这可怜地人,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,因为他地气管,已经被堵死了。

    手放松,佐滕木倒下,很快的门口走进了几个人,处理尸体,而佐滕三郎平静如水,似乎就没有一丝地影响,声音亦常的平静:“把回来的人,统统杀掉,我山口盟,不需要这种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咳——”长长的一声应喝,外面很快的响起了惨然的屠杀声,这种声音,听在他的耳内,就如一种音乐,佐滕三郎已经眯上了眼睛,脸上现出一副很是陶醉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,青竹帮没有一丝的动静,强大高手的来援,让萧秋风放弃了强攻的计划,他需要摸清对方的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在这一次的山口盟援手中,有不少的忍者,三天之内,庙街的探子就损失了二十多个,让十三妹不敢再轻举妄动,一时之间,阴云笼罩着庙街上下,死气沉沉间,似乎让有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看谁比较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庙街上下,都已经有些急了,胡头更是三番二次的来催战,但是萧秋风却一点也不急,他不急,李强兵也不急,神兵战队的队员也不急,他们相信萧秋风,可以把命都交给他,小小的一个等待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“胡头,街头有人在那里火拼,好像是青竹帮的人,我们要不要去看看?”胡头正在生闷气的时候,一个守望的帮众已经冲了进来,很是焦急的禀报道。

    胡头一愣,问道:“他们自己人火拼?”这可能么?

    “胡头要不要亲自去看看,小的就是觉得奇怪,才过来报告的,不知道这是不是青竹帮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发生了火拼,这对庙街来说是好事,但他们哪里不好拼,干啥来要庙街边上闹事?

    “叫兄弟们准备火器,都给我把眼睛睁大点,走,去看看。”胡头一直就守在庙街的最外围,控制着所有的动静,这里至少有庙街的三百兄弟守护,更有大量的强力军火,所以他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在庙街的街头,三条大街交汇处,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,上百辆小车已经七零八落,而在这些小车里,两群青竹帮的人在你来我往的拼斗着,不仅如此,在这些人群里,还有几个小日本的武士。

    “不管青竹帮,看看那些***杂种,他们对付的人,就是咱们朋友,招呼兄弟们,看清楚了,把枪对准那些杂种,全部崩掉。”

    在这青天白日的,青竹帮跑到庙街的门口里闹出这么一出,胡头也弄不清楚,究竟是怎么回事,但是不管如何,干掉小日本的武士,总是没有错的。

    几支狙击枪已经架了起来,一个冲在最前面的武士到了倒霉,被这三流的狙击手,来了一个一枪爆头,被毙掉了。

    那些围观的人群,立刻传来了惊叫,人家用刀砍,还可以凑凑热闹,这会儿枪响了,还有人被轰破了脑袋,这可不是好玩的事,子弹可是没有长眼的。

    一下子人群就散掉,火拼的双方阵营,马上呈现,虽然他们全是青竹帮的人,但是很明显的,他们已经分裂了。

    那么跟那些杂种站在一起的,当然就是庙街的敌人,这一下,胡头把好与坏分清了,十几支截来还没有用过的狙击枪,这一次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用小日本的东西,干小日本,胡头心里就他娘的特爽,只是可惜,萧少严令,只要青竹盟没有进庙街,任何搔扰,都不准冒然行动,不然他铁定早冲出去砍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时候,那其中一方阵营里,传来了清脆的叫喊声:“庙街的兄弟听着,我是萧少的女人,如果你们听到,就快点出来帮我干掉这些杂种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