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八十九章 单挑,你还不配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庙街之所以称为庙街,因为在这条街的深处有座悠久历史的妈祖庙,传说以前香火鼎盛,一时无俩,这条街因庙成名,成了现在的庙街。

    胡头急匆匆的冲进了十三妹所在的居处,很是大声的叫道:“十三妹,青竹帮攻过来了——

    十三妹身体还没有完成康复,惊了一跳,这大白天的,青竹帮胆子也实在太大了吧!

    “快,去报告萧少,交待兄弟们,小心看着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走了进来,胡头的脚步声如此急促,他当然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青玉堂有这么大的胆子,我还真是小看他了,他们现在在哪里?”萧秋风也听到了胡头的话,略略有的些意外,青玉堂如果敢此刻攻击,那还算得上有几分胆量。

    胡头急忙又说道:“萧少,不是、不是他们,是小日本,那个叫什么佐滕的,现在在妈祖庙里,说要与你单挑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一愣,真的有些呆呆的,单桃?这个日货没有毛病吧,找死也不应该这么找法,自己撞墙,估计还会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萧秋风倒有些兴趣,这个时候,李强兵走了进来,闻言也笑道:“估计这鸟人被气得发神经了,萧少,咱们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,人家这么有胆量,他总得去会一会,一旁地十三妹冷冷的对着胡头喝道:“胡头。让兄弟注意一下,不要让青竹帮的人混进来,知道么?”

    胡头点头应是。这一点,他当然知道,庙街几千兄弟,现在都带有家伙地,就算是青竹帮攻来,他也不担心,就算是死,也不过脖上子多了一个疤。怕个鸟来着。

    妈祖庙到了现在,倒成了一个休息的所在,不过因为庙街帮的成立,这里平日里很少有人来,成了十三妹众兄弟临时的一个驻点。

    而佐滕木与三十六个武士,就盘腿坐在那里,每个人腰间都带着两柄长刀,白带缠头,表示着一无悔顾的坚定,这或者就是所谓的武士道精神吧!

    十三妹上前一步。喝道:“你们要找的人已经来了,佐滕木先生,不起身迎接一下么?”

    李强兵很是鄙视的笑道:“他们这些人,都有一传统,只有打到他们怕了,才会对人尊敬,典型地欺软怕硬。”

    “喂,小日本,我们萧少来了,你不是要与他单挑么。怎么,怕了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句,我一句,佐滕木盘腿坐着的身体已经有些颤抖。当然不是激动,而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他双腿一弹,人就已经站了起来,身后的三十多个武士也都站了起来,双手皆已经抚着了刀柄之上,没有人可以污辱他们这些最祟高的武士。

    “你们中国人,都是一些没有礼貌的病夫,我不与你们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想做就做。想骂就骂。不像你们山口盟畜牲一样的虚伪,卑贱。萧少,这个杂种让我来教训。”一个神兵战队的队员已经受不了这种鸟人嚣张,就已经准备出手教训他了。

    佐滕木的眼睛直盯着萧秋风,很是狂妄的说道:“我地对手是你们的萧少,虽死犹荣,你不配杀我!”

    ***杀个人还要讲资格,萧秋风冷冷一笑,说道:“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机会,但是现在看来,不必了,你根本就不配,小陆,这个人交给你了,给我扭断他的两条腿,等下让他爬着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陆子,就是他身边的神兵队员。

    “强兵,动作快点,不要让他们站着,看着就有些厌烦,畜牲本就应该在地下爬着走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李强兵已经明白,小陆子更是兴奋,连招呼也懒得打,就已经冲了上去,嘴里骂道:“老子干死你这个八货,再操你祖宗——”

    汗了,实在是粗鲁了一些,但是胡头等人却爽快的笑了起来,没有办法,混黑道的,本性就是流氓,这种话听着他们觉得爽,何况还是对这种最讨厌的日本人说,更是爽透到了心里。上次庙街之战,这些***武士,就杀了他们不少弟兄弟,此刻如果不是十三妹阻拦,估计已群涌而至了。

    佐滕木有些急了,这一次来,他就是带着不死不归地信念,证明他的牺牲精神,但是萧秋风竟然不给他这个机会,如果被小小的人物打败,他就是想死,也会很困难的。

    “萧秋风,你这个懦夫——”狂动地大叫,就是想刺激萧秋风,给他一个死的机会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并没有动怒,只是声音越发的冷冰,喝道:“让他闭嘴!”

    小陆子全身的强蛮力量,如雷般的强攻,佐滕木手忙脚乱,已经没有时间再叫骂下去,“哐当”一声,一柄长刀已经出鞘,雪白的刀锋,带着凌寒之息,舞起了阵阵的冷风驿动。

    若按力量来说,两相差不多,但佐滕木的刀,却淫浸了数十载,非同寻常,小陆子唯一可以战胜他地,只有杀气,运用从战斗杀戮中领悟到地杀气,来淡化这种攻势,寻找机会获胜。

    虽然并不太容易,但是萧秋风还是给他机会,与这样的高手一战,对小陆子来说,也是不可多得地。

    以往的战事,他与李强兵、铁柱几人已经把高手杀尽,神兵战队面对的人,已经逊色了不少,像对战佐滕木这般的高手,却还是第一次。李强兵一人单挑三十多个武士。根本就没有一丝地挑战性,空手赤拳面对着他们的长刀,人在刀影中穿梭。每一拳落下,就会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远处围了一些游人,纷纷的发出惊叫,不知道地人,还以为这里拍电影呢?不然从哪里冒出这么多穿古装的武士?

    血流下,每个倒地的武士绝对都已经被劈断了一条腿,呻呤声不绝于耳,虽然他们自认可以不畏生死。但是痛苦却还是没有办法忍受的,何况是活生生的被人把腿打断。

    更有几个武士很是可怜,被打得昏头转向,找不着方向了,最后乱冲,被四周的庙街帮众给踢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些猴子,还没有耍完呢,怎么能让他走掉。

    小陆子与佐滕木已经陷入了苦战,小陆子难得碰上这种高手,愈战愈勇。而佐滕木却是越来越泄气,如果此刻被萧秋风杀死,他都不会伤心,还会很骄傲,因为他知道,这才是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却要与一个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陌生小人物决斗,这已经是对他最大地污辱。

    李强兵拍了拍手收工,几十号人就这样倒了一地,不是抱着腿就是抱着手。没有一个是可以站起来的,看着场中的小陆子,有些生气的叫道:“小陆子,平日训练就知道偷懒。还不快点,对了,打这猪的脸——”

    “打这猪的屁股——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猪蹄子——”

    四周的胡言乱语已经开始纷扬,让佐滕刀势越发的无力,刀芒变弱,小陆子每抓住一个机会,就有些不要命的攻击,几次被刀锋划过。衣服已经破了几处。但却没有丝毫的退却。

    衬衣已经被撕下,扭成了条状。小陆子精壮地上身,暴露着强大的力量,身上肌肉寸寸蠕动,代表着力量的又一次提升。

    衣在他的手上,已经是一种武器,刀在衣缠,刀脱衣追,堂堂佐滕家族的家将,竟在逃不过一件破旧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抖一弹之间,衣服已经缠住了长刀,小陆子反身背后拖动,右肘子猛然的攻向了佐滕木的胸口,结结实实的力量,已经倾泄,身体已经被击后了六步之多。

    这还是小陆子第一次真正的攻击到实位。

    小陆子可不是一般地战士,力量的迅猛可是超然的,此刻一击即中,佐滕木呼息已经开始紊乱,萧秋风不需要再看,也知道,他此刻呈败象,而且是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刀无刀心,战无战意,这种对手,实在没有什么可看,不堪一击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这人虽然是山口组的高手,但是佐滕家却并不看中他,连那迎飞一刀斩,也没有学到,真是太让人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看老子地踢狗腚——”也不知道小陆子从哪里领悟到的,腿竟然运劲如飞,形成了气旋的力量,一脚已经重重的踢到了佐滕木的屁股上,这一次比刚才更惨,让他跌了一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八葛!”一爬起来,脸上已经出现了愤怒之态,双手握刀,有些不要命的冲了上来,根本没有章法可言,看样子,还真是被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败在一个无名小卒的手上,对他来说,会是一生的羞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