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八十八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种落下劣势的情形,让老者很怒,暴喝道:“八葛----

    李强兵一拳头又快又猛的袭了过来,对这种鸟人很是讨厌的骂道:“八你老母,去死吧!”

    作为曾经的军人,对这个岛国人很是厌恶,或者因为规定,有些时候,只能为了大局忍让,但是此刻,他无所顾忌,当老者阴然的神态一现,他的杀机已经燃起。

    作为老一辈的高手,老人身手不弱,但是必竟已经老了,体力跟李强兵根本就不能相比,六个武士,此刻被戮净,尸体就已经躺在了地下,而神兵队员的猛烈,更是让青竹帮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很快的,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手已经握着刀,他心里已经知道,今天一战,已经没有办法幸免,那唯有拼死相搏了。

    神兵战队已经围了过来,而胡头却令人移开了挡路的尸体,那辆装满军火的大卡车,已经最先的离去,胡头有些兴奋的冲着李强兵喊道:“动作快点,青竹帮发现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被青竹帮压得抬不起头,憋了一肚子的气,今夜虽然没有出手,但是看着爽快至极,此刻心里痛快极了。

    摸着那黝黑的枪枝,他更是迫不急待的想大干一场,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李强兵哈哈一声大笑,朗声道:“小鬼子。让你大爷送你去见狗屁天皇吧!”

    手利刀如锋芒毕现,李强兵地杀戮,自从中东的数次战斗中提升到了高级的境界。绝非这个坐井观天,自以为是地老人可以比拟,凌然如雷奔,迅猛而下。

    老人双手握手,刀走偏锋,眸里冷厉,似乎不甘如此死去,但在这种强大的力量下。(他根本是膛臂挡车,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挥出的刀还没有到达方位,就已经被强压而逆行,李强兵铁手一抓,顺势一带,刀就在这老人的脖间抹过,鲜血喷射,老者发出几声很无力的声音,仆地而亡。

    青竹帮与山口盟的武士,这一刻。消灭得干干净净,码头只留下了大片的尸体,当青竹帮收到消息,连夜赶到的时候,这里只有血,而庙街地人,早就撤去无影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上千人装备的军火,还有大量的弹药与炸药,就这样送到了别人的手里,面对佐滕的咆哮。青玉堂却显得很沉静,他在无力的思索着,自己的选择,究竟是对是错。他真的可以走到那一天么?

    有了这批枪枝弹药,庙街众人心里都有了希望,而百多名佣兵,都已经装备了全副的武装,战前的准备,气势已经高扬,一周前地败战,让这些憋了许多天的汉子。都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十三妹绝对是最忙碌的一个。萧秋风只面对着大局的控制,决定战与不战。而她却设想到很多的细节,她毕竟是女人,心细无比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萧秋风打破了庙街一惯的隐藏,让神兵战队出去,买了大量的食物,因为香港的战役,今天就要打响。

    而且第一战,他们瞄准的目标就是庙街,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十三妹已经从暗探地手里,拿到了许多的消息,庙街青竹帮的人马并不太多,这点她不担心,有些担心的是一旦公开了行踪,那将面对青竹帮与山口盟强力地打击,以眼前这些人马,是不是真的可以与他们对抗?

    他对这个萧少的男人有信心,但是对这些佣兵与神兵战队,却还是第一次见到,因为他还不认识李强兵,只认识铁柱,却不知道李强兵比铁柱更勇更猛。^^

    “十三妹,你不要担心,这些人很强大,我相信他们。”胡头对萧少确实敬佩到极点,这些人,个个都是高手,昨夜面对着那么多人,他竟然连一个也没有捞着,虽然他不吹牛自己如何如何的厉害,但是一般的四个壮汉,却非他对手的。

    而与这些如怪物一样的人相比,他却什么也不是,或者给人家提鞋,人家还嫌他的动作慢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与十三妹不一样,他很有信心,而且与这些人交朋友,是一种很痛快地事,想着青竹盟即将面对地屠杀,他还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的行动,当然不可能青天白日地开始,当又一个夜色降临的时候,萧秋风全体出动,分六路,数十辆车子直冲庙街。

    长长的庙街还是如此的热闹,但是当这些人冲过来的时候,莫名的角落里,已经闪出了很多人,这些人都是隐居其中的庙街探子,或者有些,就是此地的居民。

    “十三妹回来了,十三妹回来了------”在庙街,十三妹就是一面旗帜,不论香港如何的变化,庙街都只有一个老大,而且他们只认一个老大,那就是十三妹。

    十三妹在这里出生,在这里成大,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着她的回忆,说她是庙街的老大,不如说她是庙街的家主,在很多人的心中,庙街就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杀戮无可避免的展开,上百个看护庙街的青竹帮人马,根本不击而溃,看着十三妹气势汹汹的杀来,第一个念头,就是想跑,因为昨夜帮里丢私大批军火的事,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奋力抵抗的,死了三十多人,剩下的青竹帮徒,即刻全力逃走,那些没有逃出去的,也被庙街众人乱棒打死,黑道的战争,有些,也很惨酷的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而且青竹帮占领这里之后,已经杀死不少庙街兄弟,此刻报仇,没有人会手软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已经传到了青竹帮的总部,昨夜军火被抢,今日庙街地盘就失,而十三妹的出面,轰然响应,大批的人手已经聚到了她的身边,才压熄的火苗,似乎又有熊熊燃烧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好事,青玉堂脸色失青,他一统香港的目标,似乎又遇到了阻碍,而佐滕更是气得差点喷血,一而连三的出事,他已经丢了很大的面子,昨夜的事,上面已经派人下来处理,他这次的行动指军,估计已经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先是佐滕边君在他的面前被人杀死,然后就是枪械被劫,连运送军火的元西大佐也被杀死,而现在,更是让庙街死灰复燃,一切似乎又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“青玉堂,我要你马上下令攻击,攻击------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佐滕先生,现在情况不明,对方有多少人马我们都不知道,我不能冒险出击,需要重长计划,再说佐腾将军已经来电,下令暂时停止行动,三天后会有新的计划实行。”

    青玉堂早就已经与山口盟上面联系过了,他们对眼前的佐滕很是失望,连连的失利,就算不被命令剖腹自杀,也降职,所以,此刻不需要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而且山口盟已经派出更强大的增援,誓必要把香港的地盘拿下,作为山口盟向世界重新发展的大本营,所以此次用了全力配合。

    佐滕木当然知道,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想趁着上面的人员未到,戴罪立功,却没有想到,眼前的男人已经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他们的本性,不过只能他们做,而不能让别人做。

    “当”的一声,他已经拔出了长刀,冷声的叫道:“八葛,你竟敢违抗我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青玉堂有些鄙视的笑了笑,说道:“佐滕木先生,将军说过,只要你敢违抗他的命令,你的家人都会死,听说你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女儿,此时正在将军家做客。”

    佐滕木刀疲惫的放下,一瞬间,似乎苍老了几十岁,整个人已经软软的坐在了地下,在这个世上,他最疼爱的就是那个女儿,这些无情之人,竟然也有心念的感情,的确让一旁的青玉堂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佐滕木知道,这是山口盟的规矩,任何在外执行命令的成员,都必须有家人当**质,以防有人叛逃或者不听命令,而他一生为山口盟牺牲,却没有想到,将军却也如此冷血的威胁他。

    “集合武士队,我要用我们武士的精神,向佐滕家证明,山口没有惧死的懦夫!”这武士队是他的亲密手下,只听他一人之令,此刻需要用这些人的生命来证实,他的忠城,也为了保护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,青玉堂没有劝阻,只是在一旁冷眸蔑视,就凭这几个人,去对付庙街,说句不该说的话,那与找死并无差别。

    但是将军有令,只是把该说的话带给他,却不需要阻挡他的行为,所以青玉堂只是随之任之。

    自已找死,也怪不了别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