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可遗忘的耻辱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但是青萍儿却一直记得,母亲死去前那双眼睛,此刻她的眼睛,就如当年她母亲一样的充满着怨恨。

    青玉堂知道,他已经失去了女儿,失去了女儿的心。

    “帮主,佐滕先生请你去商议事情。”一个帮众已经急步冲了进来,很是恭敬的禀报道。

    虽然此刻是黎明最黑暗的时候,但经过几件事的闹腾,谁都已经没有了睡意,萧秋风或者他们没有多少人认识,但是他的传说,却如一个噩梦,潜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。

    青玉堂点了点头,看了对他越发冷漠的女儿一眼,叹了口气,没有说话,就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头目趁着这个时候,上前对青萍儿说道:“小姐,帮主这一次是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,也许是自取灭亡,如果可以,属下希望你能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没有关系,因为这是他的选择,但是青竹帮上万兄弟,我不能放任不管,小平头,告诉兄弟们,平日机灵一点,有任何的风吹草动,都必须告诉我,还有,内院增设护院,我不希望今夜的事再发生。”

    青萍儿果然不愧是黑帮头头的女儿,身体里有着不服输的基因,就算是经历了如此的惨事,她仍然没有被击倒,反而越发的鼓起了勇气,她绝对不会让些小日本好过的。她才不管是山口盟。还是口山盟,她是女人,凡是得罪她地人。她都会记得很清楚,当然,帮过她的人,她同样的也会记得。

    小头目点头,很快地离去,房间里,又只剩下青萍儿一个人,一抹朝阳。已经在天际升起,大地有了五色的光芒,万物经过一夜的休眠,此刻又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青萍儿伫立在窗台边,不禁望向那抹身影停立屋檐处,恍若脸前又浮现那个男人的样子,磨灭不定。**

    她很清楚的记得,这个被称为敌人的萧少,就是她的救命恩人,因为是他撞破了那块玻璃。对一个夜探的人来说,这需要冒多大地风险,但是他依然做了。

    不仅让她逃过了这一劫,更在她最失望,最痛苦的时候,完成了她的承诺,那瞬间凌然斩杀那个畜牲的潇洒,她忘记不掉,或者所有看到的人,都没有人可以忘记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。他比传说中的更让人难忘!

    青玉堂被请入了佐滕的休息室,为了迎接这些客人,青竹帮特意的把这些房间弄成了榻榻米,虽然不奢华。但是很是清净素洁,让人看起来,很是超脱宁然的平和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人阴森的表情,却污染了这唯一地宁静,从门口那两列武士,就可以发现,他们都在愤怒,武士道宣扬的忍字。此刻已经当成了放屁。

    “青帮主。你真是让我们太失望------”青玉堂脚一踏入门,一声很冷冰的不悦声。已经喝出。

    青玉堂也在愤怒,女儿差点被遭踏,他已经在忍,佐滕边君的死,其实关他鸟事,那是你们山口组所谓的高手无能。

    但是想归想,他不敢发怒出来。

    “佐滕先生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,请尽管说出来,青某一定会改正。”青玉堂更是有些后悔,早知道这些山口组的人如此难相处,他根本就不会与他们合作,更不会有妄想的决心,只是一旦事以致此,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大和民族的勇士,竟然在你的地盘里被对手刺杀,你份责任,你必须付全责,青帮主,你必须经我们一个交待。::::”

    青玉堂实在不堪忍受,为了与十三妹火拼,他地青竹帮死了上千弟兄,他又找谁要交待去。

    “佐滕先生,对边君的死,我也很难过,只是我也与你说过,这个人非同一般,你没有听信而已,再说这一次大家同船共渡,应该同进退,责任大家都有,非青某一人造成。”

    这些武士与忍者的确很有实力,当日与十三妹庙街一战,还多亏了他们,但是就凭这种实力,就狂妄自大,实在是井底之蛙,如果不是有山口盟的根深蒂固作为背后地支靠,谅他青玉堂,有几百个胆子,也不敢背叛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一次他拥有的盟友,还不仅仅只是山口盟,所以他并不担心,不过为了自身的安全,以后内院,也必须增加更多的护卫了。

    佐滕目光带着一种阴然的狠毒,手里握着的那把长刀,发出“霍霍”的声响,心里地气息,似乎在咆哮着。

    突然,他身形如野牛般地暴起,手起刀落,刀已经很民厉声劈在那长桌之上,“咔喀”一声,桌子已经裂成了二半。

    “八格,青玉堂,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我都需要尽快的找到十三妹,把庙街地势力一扫而净,还有这个姓萧的人,也必须死-------”

    佐滕把怒气都倾注长刀之中,不停的砍动着,因为那个年青人竟然知道二十五年前的山口盟覆灭之战,一下子激起了他耻辱的涌动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时候,他才二十岁,但那悲惨的一战场景,却是一生不忘,因为在那一战中,他的父亲,他的战友,还有他的两个哥哥,全部战死,很多都是拦腰两截而亡。

    不管这个年青人是什么身份,只要与当年的杀神有关,他就必须死,因为山口盟,需要用血,来洗去这份无法消逝的仇恨。

    青玉堂退去,十三妹的事,就算佐滕不说,他也会加紧追查,因为他知道,在这个世上,十三妹或者就是那个最想他死的人。

    庙街大多的人,都是死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佐滕却气喘吁吁的扔下了长刀,拨通了电话,这件事他需要向组织汇报,虽然这一次的香港行动由他负责,但是在山口盟里,他只是一个三流的角色,连佐滕的姓氏,也是用一家人的生命换来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回到庙街藏身处的时候,天色已经大亮了,当他把所知道的事,告诉十三妹的时候,这个女人竟在从床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她样子,昨天被萧秋风疗治之后,再经过短暂的休息,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了,破口就大骂道:“这个***青玉堂,竟然与小日本合作,就算他想找死,也不要带上青竹的这么多弟兄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太了解山口盟那些日本人的个性,十三妹真是又气又无奈,青玉堂一向的懦弱,竟然也会如此的疯狂,这种改变,真是如失去了理智一般,就算是成功了又如何,他也会被香港鄙视,遗臭万年。

    香港不是台湾,这里对山口组,绝对不会欢迎的。

    “这王八蛋,老娘真的想活剐了他,看他有没有长脑子,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,枉称为男人。”

    多年的黑道生涯,十三妹都很少把自己当女人看,扪心自问,如果自己的女儿要遭这样的惨事,她第一个就劈了那个杂种,合作,合个屁,不干死不罢体。

    但青玉堂不是十三妹!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说道:“好了,你不用担心,那个杂碎,已经被我取了脑袋,也算是给小丫头泄恨了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一惊一喜,有些克制不住的拉住了萧秋风的手说道:“萧少,你这样才是男人,真正的男人,我十三妹要是再年青二十岁,一定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汗了,他对大婶可没有嗜好,再说了,有了一个凤兮这样的御姐在,应该是没有什么人可以超越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,十三妹,我这一露面,青竹帮一定会加紧搜索你们的存在,你们一直躲在这里,并不是上策,我们要想办法反守为攻,把主动权夺回来,只是这一次,我却没有查到关于步蛇的消息,很奇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步蛇与他手下上百号人,竟然离奇的失踪,萧秋风很是不解,隐隐的感觉到,这其中一定有一个很大的阴谋,步蛇是一个聪明的人,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,但他究竟在哪里?

    胡头也在一旁说道:“萧少说得对,只要你命令一声,我就可以马上集合庙街所有的力量,再与青竹帮战一场,老子才不当这个缩头乌龟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藏得很是憋气,胡头早就已经忍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十三妹却不是没有脑子的人,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我十三妹也不是怕死的人,但青竹帮上万精锐,还有大量的家伙,我们这样空手相拼,却与送死无异,萧少,你有什么打算,我十三妹,一定听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