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八十五章 杀了一个畜牲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看着青萍儿差点惨被污辱,青竹帮的人都义愤填膺,几个平日里视青萍儿为梦中情人的帮众已经抽出了腰间的手枪,对准了这个王八蛋,只要青玉堂一声令下,就要他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萧秋风就静静的呆在窗外,虽然今夜再也没有办法探什么消息,但是能救这个女人,也算是不虚此行了,这一刻,他才清这个女人的样子,二十上下的模样,很是娇美,也许是在这种环境长大的原因,身上自有一股不输于男人的英气。

    “帮主,他们太过份了,一边与我们合作,一边竟然对萍儿小姐如此无礼,杀了他——”一个小头目很是不愤的开口叫道,身后已经响应一片,本来与小日本合作,他们就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他们混迹黑道,本就是不怕死,但是却受不了这种窝囊气。

    青玉堂却是紧咬着牙关,没有再吭声,因为他是一帮之主,有些事,他想的比任何人都多,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,如果杀了他,整个青竹帮会被毁灭,而且自从与庙街对战以来,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

    看着四周气愤的人群,佐滕边已经抽出了利刃,凌然相对,神情却依然很是嚣张的喝道:“青玉堂,你不要忘记你的位置,杀了我,你青竹盟家族三百多口,一个也不要想活着。”

    门又一次被挤开了。走进了一列同样地武士,大约有十几个人,把这整个卧房给挤满了。

    “青帮主。怎么回事?”领头的是一个中年的武士,从他那稳健地步伐,萧秋风很清晰的观察到,这是一个少见的高手,此刻双手撇在身后,有着一种凌然不可侵犯的威严,阴冷的扫了众人一眼,然后喝道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人。青玉堂已经不能不开口:“佐滕木先生,你的属下竟然潜入小女卧室,企图污辱小女,请你给我们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武士既然被称为佐滕先生,那很显然,他就是山口盟核心的家族成员。

    佐滕木冷冷的说道:“青帮主误会,刚才有夜行人潜入,边君受我派遣,追踪至此,真正想对你女儿无礼地是那夜行人。而非边君,你一定问清楚才是,我山口盟一向荣誉至上,岂会干这种偷鸡摸狗之事,只有你们中国人,才有这般的嗜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很多人都已经变色,这是一种**裸的人格污辱。

    青萍儿没有想到,这个所谓的青竹帮伙伴如此的无耻,不仅不承认自己属下的罪行。竟然还大肆的为他辨驳,说什么荣誉至上,至上个***东西。

    “爸,他们是一丘之貉。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,把他们都抓起来,我要杀了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青萍儿虽然受这种奇耻大辱,竟然还很有理智,指着佐腾边君,很是愤怒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青小姐,请注意你的用词,我们大和民族一向信奉仁字。但并不表示。我们会忍受这种挑衅,青帮主。你应该好好地教育你的女儿,对客人表示最基本的尊重,如果你不想违背盟约的话,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众武士要走,而且要把佐滕边君带走,很多青竹帮众都非常的不满,而青萍儿更是,但是青玉堂却已经喝道:“让他们走,萍儿,你既然没事,这事就不要追究了,佐滕先生是我们青竹帮的客人,也许真是有误会之处。”

    其实青玉堂也知道,这事绝对是百分之百,但是此刻,他不能得罪山口组,因为他已经坐上这条船,只能进,不能退了。

    青萍儿没有想到自己的父说出这样的话来,满脸的惨白,虽然青玉堂一向的软弱,但是此刻竟然连自己女儿也保护不了,没有一点男人地样子。

    “爸,还是不是男人,我青竹帮的兄弟,哪个有胆子杀死这个畜牲,我青萍儿就答应嫁给他,如有违背,让我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佐腾木一听,就已经怒意的回头,眼中的杀戮气息一闪而没,接着冷冷地瞪了青玉堂一眼。

    青玉堂已经把青萍儿拉住了,喝道:“萍儿,不要乱来,不要给青竹帮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佐滕边君就如得胜的将军,很是高傲的从众青竹帮的帮徒中穿过,眼色在众人脸上扫过,一副很是轻视的表情,真是让人恨不是给他一拳,但是却没有人敢。

    佐滕边君已经走了出去,青萍儿此刻才大声的嚎叫起来,所有的悲伤,她已经忍得太久:“懦夫,你们都是懦夫,你们都不是男人,青竹帮,就没有男人

    这种叫骂,让这里所有的人,包括青玉堂在内,都颜汗无以相对。

    他们地确是懦夫,为了生存,放弃了尊严。

    “只是杀一个畜牲而已,我帮你!”一种很冷地声音,从窗外传来,萧秋风从头到尾的看着这出戏,对这些人都已经不抱什么希望,连这种耻辱也可以忍,青竹帮,地确已经走到尽头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实在不配当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众人皆惊,但是青玉堂却已经面容失色,低低胆寒的叫了一声:“萧少——”当泪流满面的青萍儿抬起头的时候,窗户除了清风徐动,已经没有了人影。

    但是楼下,已经传来了尖叫声:“杀手,杀手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青萍儿一个箭步,就已经冲到了窗口边上,身后的人都也围了过来,一道凌厉如风的身影,已经直扑佐滕边君,而一旁的佐腾木,却也已经出手。

    夜空里,燃烧起一种璀璨的光芒,如流星般的一闪而灭,但是刺耳的惨叫声,已经在这宁静的夜里响起。

    刚才高傲得不可一世的佐滕边君,此刻已经被人一刀两断,头与身体已经分得很远。

    “来人报上名来!”那身影如鬼魅一般,佐滕木根本捕捉不到,只得厉声的喝道。

    高高的屋檐上,一抹飘逸的身影,朗朗的声音传来:“二十五年前,山口组惨遭灭绝之戮,此刻却不思悔悟,再起贪念,这个悲剧,还会再一次重演,替我去告诉佐滕老鬼,让他把脖子洗干净了等我。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冲了进来,枪声更是响起,萧秋风身形如风,御风而行,就如雄鹰一般,很快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但是青萍儿却盯着那身影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也许她还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人,但她深深的知道,这一生,她都不可以忘记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因为她说过,只要谁杀了那个畜牲,她就嫁给他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不算是无功而返,虽然不知道青玉堂为何在背叛,但是山口组的加入,这一切就不会奇怪了,世界三大组织之一的山口组,要收拾一个青竹帮,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救了一个女人,也杀了一只畜牲,不虚此行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不知道,这一趟,他取走了一个女人的芳心,一辈子无法遗忘的初恋情怀。

    青萍儿已经回头,望着脸上异常苍白的青玉堂,已经不再有昔日的感情,母亲早早的离去,皆因为这个男人对权力的痴迷,因为母亲是被他的对手,活活的折磨三天才虐待至死的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说,那是被迫无奈,但是今天,她已经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真正面目,她可是他的亲身女儿。

    或者她已经彻底的失望。

    “他叫萧少,就是青竹帮背叛的人?”青萍儿已经冷冷的开口,虽然她年纪不大,却已经是青竹帮手足轻重的人,如果不是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压制,她早就与这些小日本闹翻了。

    他不认识这个男人,但是却听到关于他的很多传说,当然这些,都是从那天与青玉堂一起参加公证会的帮众口中得知的。

    这种如神般俯视天地的男人,会是如何的一种威严,那一刻,青萍儿就已经是满心的好奇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这种好奇,已经变成一种爱慕。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说,我亲爱的爸爸,你的决定是如何的英明,抛弃一个神灵,却让自已变成了魔鬼,也许,你本身就是一个魔鬼,一个懦弱的魔鬼

    心中有一种痛,这种痛让他有了一种感觉,隐约间,他似乎又回想起妻子临死憎恨的表情,正因为他的懦弱,才让妻子无辜的枉死,或者那一刻,她一定后悔选择他这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,她已经没有办法说话,只是用眼神表达这种怨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