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八十四章 无耻的武士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个星期之前,十三妹收到一封措词带着很是嚣张的威胁信,让她三天之内,宣布归顺青竹帮,而她把这封信交给了步蛇之后,步蛇就神秘的失踪了,连带着着一起失踪的,还有上百个精干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而第三天,我们就被青竹帮很突然的攻击,他们似乎是有备而来,所以除了青竹帮本身的人马之外,还有很多不清楚身份的高手。”十三妹说的时候,还很是气愤,她与青竹已经连成一体,共守香港,却没有想到青玉堂如此背信忘义。

    “被青竹帮偷袭的第一战,我们庙街的人损失惨重,最让我生气的是莫名其妙,青玉堂这人虽然不是十分聪明的人,但是也见识过当日陈通路的死,应该知道萧少的力量,他却连原因也没有说,就选择背叛,这其中很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听着十三妹的话,却没有想到,她本身,也没有真正的弄清楚,庙街被攻击背后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这并不奇怪,一定是更强大的力量,让青竹帮有了依靠,也让他不得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点了点头,这一点,她当然也想得到,但是却没有办法确定,不过青竹帮一下子多出了那么多高手,肯定不一般了。

    “那步蛇呢,在这紧要的关头,他不应该失踪的,何况香港就这么大,除了他,还有上百个手下,就算是被人杀死,至少也可以找到尸体。”

    知道步蛇失踪,她已经吩咐庙街的人很仔细的找过了。但就是如烟雾散尽一样,一丝痕迹也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十三妹有些激动,手不堪的捂住了手臂上地伤口,萧秋风安慰道:“不要担心。不管这里有什么阴谋,早晚都会暴露的,现在这里有我,一切我来处理,十三妹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正因为一无所知,萧秋风才知道。这背后绝非平凡,青竹帮发起这么大的攻击,连十三妹也蒙在鼓里,可见计划是如何的周密。

    十三妹一笑,说道:“庙街现在不相信萧少。还能相信谁,萧少,这里还有三百多个忠心地兄弟,都是从小与我一起混大的,绝对没有问题。他们随时可以为了庙街牺牲,有什么事。你尽可以吩咐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萧少,就算是上刀山,下火海,只要你吩咐一声,我胡头要是皱下眉头,就不是男人。”十三妹的话一落,旁边的头目已经开口,原来他的名字就是叫胡头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你现在的任务。就是保护好这些兄弟。需要的时候,我自会开口地。现在,找个人,送我去青竹帮的地盘,我真的很想去看一看,青玉堂哪里生出这么大的胆子?”十三妹有些急了,叫道:“萧少,你不要去冒险,现在青竹帮霸占了几乎整个香港,帮众超三万之多,而且也不知道他们多哪里购进了大量的武器,防守很是严密,而且更有许多神秘地高手相助,我们还是从长计忆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说自己天下无敌,但是想要杀我,却不是这么容易的,放心吧,我定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胡头什么话也没有说,应声而去安排,反倒是萧秋风这种无匹的气势与平和的态度,让他异常的祟拜,神就是神,而对着再强大地敌人,也没有一丝的紧张,不像他们这几百兄弟,几天来,已经是有种亡命天涯地落魄了。

    此刻对萧秋风来说,最重要,就是搞清楚事情的真象,步蛇竟然失踪了,如果他没有死,那么还能不被十三妹寻到,那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他已经不在香港了。

    青竹帮并不在九龙区域,一个庙街的帮众开着小车,趁着最黑暗最安静的夜色,把萧秋风送到了一处很是僻近的山体旁。

    “萧少,从这山坡上去,再翻一个山体,就是青竹帮的总部,小的身手一般,就不拖萧少的后腿了,萧少一切小心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从这里到青竹帮地总部,至少还有五六里路程,但是却已经不敢再靠近了,可见他们地防守,已经层层包围,延伸到如此之远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一句话也没有说,身形就已经在黑色里失去了影踪。

    青竹帮,真正意义上的并不是一个帮,或者说一个姓还有合理一些,在这个小山腰下面,围起了这个村落般地住处,就是青竹帮的地盘,也是青姓家族的所有成员居住地。

    青姓的家族成员组成了青竹帮核心,然后就是这些核心招录的帮众与江湖上纠集的团体,才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青竹帮。

    以前的青竹帮是什么样子,萧秋风并不知道,但是这一刻,整个青竹帮的驻地,一平宁静,处处点亮着霓虹的***,还有一队一队不断巡哨的夜卫队,气氛肃穆,防守严密,有一种如临大敌的紧张。

    夜,很静,但是一扇门,轻轻的开了,萧秋风看得很清楚,这个人一身很宽松的武士服,腰间还配有一把长长的武士刀,不需要说,山口盟的武士,山口盟除了忍者,就是武士,两个很有实力的分支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人,萧秋风很相信,青竹帮的突变,一定与二十后,再一次出现的山口盟有着很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踩着很轻柔的猫步,这个武士竟然不是出来巡哨,而是身形如鼠般的窜动,几起几跃,就已经来到了又一处很安静的偏房外。

    萧秋风冷冷一笑,连在自己伙伴的地盘里都如此诡祟的行动,不让问,这个武士一定不会是干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外围大批的守卫,但是这内层,却很是安静,也许是青竹帮高级人员居住的地方,而且个个都是高手,所以为了方便他们休息,并没有安排守卫。

    这个武士很是小心的跃上了一栋很是精致的三层小楼,人在屋顶沿边一记金钩倒立,接着一个翻身,身子已经在夜色中消失了,但是萧秋风却很清楚的看到,他已经进了其中一间卧房。

    难道这人武士想刺杀某个人?萧秋风心里想,如果有机会让他们闹火拼,那还真是再好不过了,不知道这是不是青玉堂的住处,如果是,他还可以再帮他们点一点火!

    萧秋风的脚步更轻,紧跟了上来,但是心里并没有打算拦截,这会儿,他倒是希望,这两伙人闹得越凶越好。

    室里没有打斗声,但是却很出奇的传来一种闷哼声,萧烽风探头一看,顿时就傻了眼,这哪里是刺杀,分明是夜间采花,这会儿,那个武士用腿压着一个不停挣扎的年青女人,正用布团塞着她的嘴巴,惊恐的脸上,似乎才刚醒,此刻却是连叫,也只是发出轻轻的唔唔声。

    能住在这内院的人,相信应该是青玉堂的家人吧,这背叛的代价,却是连亲人也没有办法保全,萧秋风实在不得不为他叹惜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一个女人,竟然要被这肮脏的畜牧玷污遭踏,萧秋风还真是有些不忍,正好这个时候,楼下有个窗户的灯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想都没有想,萧秋风一脚已经踢去,玻璃“哐当”一声,全部震脆,在这夜间,这种声音,传得很远。

    一种很惊吓的声音,已经从里面传来:“是谁?”接着,声音叫了起来:“来人,来人---

    萧秋风听清楚了,这个声音的主人,正是青玉堂,只是这一刻,萧秋风却没有办法杀他,也希望为楼上的女人积点阴德吧!

    接着四周很快的传来了吵杂的声音,那个武士此刻已经把女人绑在了床上,正准备解开她的衣物,这种狂动的惊然脆响,让他很是生气,怒喝一声:“八葛

    而门口,已经传来了声音:“小萍,小萍,快醒来,有杀手来了-----”时间只是短短的停了不到五秒,武士还来不及撤走,外面的人似乎感觉不对,“砰”的一声,门被人很是用力的踢爆了。

    “佐滕边君-------”门口的青玉堂已经一声惊叫,因为他看到了床上的女人,这正是他的女儿,青萍儿。

    青竹帮的人已经冲了上来,把衣服半松的武士围了起来,但是这个叫佐滕边的武士,却连一丝的紧张也没有,而床上的青萍儿解开之后,已经泪流满面的指着武士喝道:“爸,这畜牲想污辱我,你快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八葛,滚开------”半生不熟的汉语,夹着几种鸟音,但是从他不屑的表情,似乎对青萍儿的事,一点也不在乎,高傲的就像一个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