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八十三章 十三妹的遭遇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阴森的眼里,射出愤怒的光芒,但是萧秋风却一点也不在乎,杀他,的确比杀一只蚂蚁困难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这一连出现的四个忍者,已经让他嗅到了一种危机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死得痛快一点,就告诉我,你们来香港的目的是什么?”萧秋风的声音,淡淡如水,不急不躁,似乎脚下的忍者说与不说,他并不是在意。

    能当忍者的人,绝对都是硬骨头,他也只是试一试,并不奢望,这个忍者能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忍者脸上露出一种残忍的笑意,有些疯狂,鸟语传出:“所以与庙街有联系的人,都得死,山口万岁,佐滕万岁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所以发出最后的声音,他已经死了,口中就有毒药,对每个忍者来说,随时准备的就是死亡,为主人殒命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,却已经告诉了萧秋风,山口组真的已经出动了,而且他们对付的竟然是小小的庙街,这却是有种大刀砍蚊子的奇怪感觉,以山口盟盘根世界的力量,何必为香港这小小的庙街大动干戈呢?

    而佐滕家族,就是山口组的核心力量,当日在雾都伦敦被他杀死的青光,就是佐滕家族培训出来的年青一代的高手。

    四个忍者,短短的几分钟间,全部变成了尸体,而萧秋风已经静静的离开了。这些尸体,自有人会收拾处理地。

    不过山口盟的出现,会让世界黑暗的地下势力重新洗牌。如果萧秋风没有料错,另外地塔塔班与黑手党,也应该很快有动静的。

    “萧少”一种很是小心,但非常的惊喜的声音,已经在萧秋风的身侧响起,密集的小贩摊位里,一个戴着草帽的瘦个中年人已经向萧秋风投来了别有深意的眼色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震,这个男人应该认识他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。手已经拿起了摊位上其中一顶皮帽,朗声地问道:“老板,这帽子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摊主连头也没有抬起,戴着的草帽沿依旧压得很低,声音当然也只有萧秋风一人听得到:“地铁路,十六号,找一个叫小妖的人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再吭声,随手就掏出了一百块,扔在了摊位上,戴起了那顶帽子。不需要再问,他也知道,这就是十三妹留下的其中一个探子。

    地铁路,十六号,这算是贫民居,香港虽然被称为东方之珠,但是穷人依然不少,看着那火车皮摆弄成一间间小小的铁皮房,就可以想象这里的人有几多辛苦。

    世界总是这般的现实。

    “帅哥,需不需要找个美女陪啊”一个长着三分姿色的女人。穿着一件露胸的短裤,已经凑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一根细长的香烟,很明白地表示着。她就是出来卖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拿出了两百块,说道:“我想找小妖找到她,这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脸色马上有些不太好看,却马上就接过了钱,塞到了大腿处的丝袜内,一点也不在乎,是不是被人看到不该看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嘴里还有些不悦的哼道:“男人就喜欢这个调调”

    萧秋风不解,但是当她看到小妖的时候。才明白。这个所谓的调调,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***。这是个人妖,虽然很是装作的发嗲,但是萧秋风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也难怪那个女人会生气,好好地生意,竟然被一个男人抢走,她不气才怪。

    “帅哥,快进来,算你有眼光,我小妖可是方圆十里的一枝花,服务铁定让你满意。”生意上门,小妖那让人作呕的模样,已经让萧秋风都有引起想吐了。

    见过丑的,但这般不堪入目地人,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女人一离开,萧秋风连一刻也没有罗嗦,喝道:“带我去找我想见的人,马上”再与这个人妖多呆一会儿,他怕是忍不住回出手杀了他。

    小妖有不经意的一颤,但是马上又很是媚笑的发嗲道:“帅哥,我不就是你找的人么,要不要马上爽一爽!”

    萧秋风脸色一寒,说道:“他们都叫我萧少,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,我杀人,从来都不眨眼,如果你再多说一句,我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那冷冰的杀戮,让这个小妖连脸上笑容也凝固,但是更让他惊讶的,却是萧少这个称呼,十三妹口中一直念唠的人,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终于,小妖转头,有了一种淡淡地宁静,说道:“你跟我来!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小妖领路,这深更半夜地,不可能有人可以找到这里,九道十八弯的进入,萧秋风还真没有记全,就已经到一处废弃地集装箱堆积场。

    几支枪口已经对准了他,这并不需要特别的去探索,身旁的小妖已经把手伸到了口中,吹出一手哨,就如笛声,悠扬飘缈般的深远。

    很快的,在萧秋风的耳边,传来了很杂乱的脚步声,这或者就是他们的暗号,警戒的暗号,此刻,是有外人来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个人已经急步的冲了出来,这个人,萧秋风并不认识,壮年,三十多岁,一脸的激动,冲着萧秋风就叫道:“萧少,你终于来了,十三妹等你等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其实并不久,也不过短短的一星期,但对他们这些死里逃生的人来说,却如度过了七年那般的漫长,他认识萧秋风,是因为当日对付陈路通时,他也在场,被当**质威胁十三妹的庙街帮众之一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冷漠气质,他不可能忘记。

    “萧少”然后就是这连串的惊喜叫声,在他们心中,萧秋风就是救星,虽然大部分的人并不知道萧秋风的厉害,但关于他的传说,却把他传得比神还要威严冷酷,十三妹说过,只要萧少出现,他们就有救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心情与这些人客气,当下很是冷声的问道:“十三妹呢?”

    “哦,十三妹在里面,她受了伤,又没有办法去医院,情况很不好。”那最先出现的壮汉,似乎就是目前这里的头目,手一摆,身后上百号人又慢慢的散去,隐身在这里每一处角落,而在这些人中,不少人都有枪械。

    在一个劈开两个窗户的集装箱里,有一张简单的木板床,这对他们来说,已经是一种奢侈了,十三妹就躺在上面,一脸的苍白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都已经这般的年纪,却还异常的坚强,此刻估计是身体上的剧痛难忍,额头冒着冷汗,却咬紧牙关,没有发出一丝的痛苦叫声。

    “每夜都会痛,没有办法,我们没有止痛针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说话,几步就走了过去,在十三妹的身上,至少有超过十处伤口,皆是被利刃砍伤,而最严重的就是她的手臂,那白色的织巾上,还有鲜血在流尚,这种伤势,却已经熬了整整一个星期,能够不死,这女人还真是命长了。

    手已经凝带起气劲的暖流,慢慢的压在这个女人的胸口,此刻最简洁的方法,就是用真气帮她疗伤了,还好只是外伤,应该不是很危险。

    那气劲一进入十三妹的体内,女人就已经慢慢的平息,紧咬的牙也放开,呼吸渐渐的顺畅,然后四肢气劲渗入,驱散寒气,融合伤口,一个小时之后,当萧秋风放开手掌的时候,十三妹已经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苍白的脸上,更是多了几种欣慰,一旁的小头目连忙拿了些水,喂她喝下,都已经很多天了,却没有想到,萧少一到,十三妹就能够如此坦然的清醒,也许这个男人,真的是他们的救星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来得真是及时,不然我这个老女人,真的要与你说永别了。”不仅如此,脸上还多了一种戏谑的笑意,对十三妹这种一生闯荡江湖的女人来说,对生死,早就已经看淡。

    并不是她不想放下来,而是没有办法放下来,香港是她的家,有些东西,已经注定是她一生的宿命。

    从春青的耗逝,到此刻人到中年,她已经把自己所有的一切,都融入庙街之中,再也不分彼此,只要庙街存在一日,她就奋斗不止。

    “十三妹,你放心,只要我在,你就死不了,好了,现在先把香港发生的事,慢慢的告诉我吧,现在所有的事,由我来处理,你可以安心的休息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这个大婶级的人物,还真的很听话的点头,让人在背后给他垫了一个枕头,开始向萧秋风叙说一周前很突然的变故,那就是一切杀戮的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