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八十二章 山口盟忍者的出现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心里有了认定,脸上就出现了一种嫣红的娇色,就算是历练再多,这种发自深心深处的感情,也会让她产生无力的羞涩感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真的太精明了,没有瞒过你,你说的没有错,我的确是喜欢这个混蛋了。”凤兮最终也没有否定,她认定的事,就算是错,她也会错到底,这就是她的个性。

    田芙笑了,听到这个女人叫自己儿子混蛋,她也没有生气,因为曾经她也这的叫过,只有当一个女人,爱一个男人爱得没有办法回头的时候,那又气又无奈的心里,就把大骂这个男人混蛋了。

    女人到了这个地步,都已经是没有选择,这一生的路已经注定了。

    “小风是有点混蛋,但你不就喜欢他这种混蛋模样么,女人,其实都是一样的,伯母也曾年青过,凤兮,有时间,多来萧家坐坐,这些事,就随缘吧!”

    没有拒绝,也没有答应,但这是机会,凤兮心里当然明白。

    有些感动的点头,说道: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与萧秋风搂在一起,终到了要分开的时候,柳嫣月脸上没有泪水,但是那绝美的眸子里,却酝酿着水潮,估计萧秋风一离开,今夜,她就会躲在被子里哭了。

    “凤小姐,走吧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风情万种,孤傲冷霜地女人。竟然与老母这种喜欢罗嗦的人聊在一起,萧秋风还真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道了一声告别,凤兮坐上了萧秋风的车子。慢慢地离开了萧家庄园。

    望着车子的背影,身后的两女,各有不同的心思,萧远河懒得感受离别的愁绪,竟然连大门也没有出来,儿子大了,的确应该自己去飞翔了。

    车上,凤兮脸上带着很是特别的笑。这种笑与她平日的妩媚不同,似乎洗尽铅华地素淡中,带着一种真正只为笑而笑的纯然,此刻,她不是凤姐,而是一个女人,一个美女人,很是醉人的浅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这么高兴?”萧秋风很是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凤兮扭过头来,绝美的面孔。散发着快乐的气息,很是有些调皮的说道:“你猜猜,你妈给我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还用猜么,老妈的性格他又不是不知道,肯定是当乔太守,乱点鸳鸯谱了。

    “凤姐,不好意思了,我妈就是那个性,好像每一个找我的女人,她都想拉进我们萧家。唉,没有办法,我也挡不住,其实我不用猜。她已经看到你的戒指,所以联想了很多,没有对你说一些难听地话吧!”

    凤兮摇头,说道:“没有,我觉得你妈很好,比很多父母都好。”连她这么对亲情淡漠的女人,都很享受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不用在意的,老人说说而已。你就当没有听到好了。下次有机会,我会好好的给我妈解释一下。让他不要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什么好解释的,伯母也没有说错,你的确是送了一枚戒指给我,这不,我还戴着呢?”玉手伸出,在那指间的钻石戒指,散发着腥红深邃的光芒,很是吸引人的眼眸,也难怪柳嫣月一眼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还想开口,说这只是一件很普通的礼物,但是想了想,没有再说了,免得惹得这女人生气,反正以后她也没有多少机会去萧家,这事,老妈应该会慢慢地忘记的。

    黄金水城到了,车门已经打开,凤兮却没有立刻下车,小心的瞄了萧秋风一眼,说道:“萧少,谢谢你送我回来,那我下车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到了以后,有什么消息,我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下车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晚上做个好梦。”

    等了好几秒,这个男人竟然真地什么表示也没有,凤兮有些恼火的下了车,车门用力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踩油门,车子已经飞驰而逝,很快的在凤兮的眼前消失,他可是不是女人,做事犹犹豫豫的,牵肠挂肚,香港的战火狂烧,正等着他的前往呢。

    但是凤兮却已经在背后跳脚地叫骂起来:“混蛋,王八蛋,笨蛋,干嘛不亲我一下,蠢死了,以后不要再来——”但是说了一半,顿觉得不对,这个男人去香港一定很危险,可不能说这种不吉利地话。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,老娘再跟你算帐。”她很相信,这个男人很快就会回来,心里,也默默了多了一种牵挂。

    午夜的时候,萧秋风已经到了香港国际机场,这一次来,他没有通知任何人,或者除了凤兮,没有别地人知道。

    九龙麻油地,此刻依然是人云密集,热闹非凡,而庙街就在这里,或者对国际游客来说,这里的夜生活,此刻才真正开始。

    萧秋风第一个想去见的,当然是十三妹,虽然并没有太多的交集,但是对十三妹的个性,却已经有些了解,面对着当初陈通路的霸道与威胁,她依然敢强头抗争,相信如果还有人忠诚,她绝对就是一个。

    但是很奇怪,当年他来过的庙街聚地已经人去楼空,里面杂乱物什散成一地,似乎走匆忙,而且还被人抄过家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陈通路被铲除之后,香港已是两人之天下,一是十三妹,一是青玉堂,他们南北而治,这也是萧秋风按排的,不需要争斗战地盘,因为此刻他们拥有的,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想象的,不可能还有更大的**。

    而步蛇的存在,只是为了稳定当时香港不安的因素,当然也是为了监督两者的均衡,一人独大,在萧秋风的心里,还是觉得不太安全的。

    但是庙街的萧肃狼籍,似乎说明,香港的黑暗世界,真的已经发生了剧变,萧秋风知道,自己真的太疏忽了。

    一种很阴然的杀气,已经在他的身后传来,萧秋风蓦然一惊,在庙街这破烂的总部里,竟然还有隐藏着如此高手。

    萧秋风走进来,竟然还没有仔细的发现,如果不是那种杀气,他一定会疏忽掉,在这个世上,总有些人喜欢这种藏头露尾,而且把自己隐藏得这么好的人,当然只有一种,那就是忍者。

    但是在萧秋风的记忆里,山口组一直没有出现,或者偶而一两个人的出现,也会很快的消失,当然,由大伯的口中,他更明白了身为世界三大帮会之一的山口盟,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,那都是因为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,却是四个,杀气涌现的杀戮,已经让人有些震撼,难到经过二十多年的休养生息,山口盟又出现了?

    萧秋风淡淡的,没有一丝的异动,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口气,似乎对找不到庙街的十三妹而懊恼,而人,更是慢慢的转身,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冷光一闪,阴冷的刀已经如毒蛇一般,无声的劈到,但是这个忍者,绝对不会想到,这个最先死的人,就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刀落,影失,萧秋风根本就已经没有在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的动作,实在太慢了。”萧秋风出现的时候,已经在这个忍者的身后,声音一出,手已经如电般的伸出,一拳击中了他的后背,这不叫偷袭,他已经提醒过了。

    “哧”的一声,喷出鲜血,这忍者竟然还没有挂掉,看样子一身力量修练得很是不错,而在这一瞬间,三个忍者已经无声的出现,三把长长的半斜刀身,已经幻变成影,形若密雨,滔然不绝。

    萧秋风身行一动一变,力量潮涌,从那夜与林玉环情欢掠爱之后,无形莫名提想的黄色刀气,在这一瞬间,燃烧起来,那冷寒压抑的气息,顿时让三个忍者惊讶一慌,这个人的力量,好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机会,黄白交杂的刀心光芒,已经倾泄而出,直扑三个忍者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——”

    三声很不舒服的声音,接着三柄刀已经缓缓的落地,连萧秋风也没有想到,这种内劲的黄色光芒刀气,竟然犀利到如此地步,这三个联手相攻的忍者,竟然连一式也接不住,此刻仆地而亡。

    受伤的忍者见状不妙,一刻也没有停留,身形如烟,瞬间消失,但是这种烟障法,对萧秋风是没有作用的。

    烟雾散去,这个忍者没有逃走,反而已经被萧秋风踩在了脚下,脸上的黑布扯开,一个三十左右的年青男人面孔,呈现在他的面前,没有立刻踩死,他想问些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