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七十六章 没用的男人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凤兮醒了,她是幸福的笑醒的,醒来之后,才发现,这一切,原来都只不过是一场梦,孤影的卧房里,永远都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没有立即起床,裹着被子,很平和的躺着,回味着梦里的幻境,那才是她渴望的幸福日子,只是那个男人,真的能明白她的心么?

    “唉,你这个可恶的男人,究竟要找多少女人才能满足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想起昨夜隔壁的声音,就知道玉环这丫头已经被占了便宜,为什么明明知道,他有别的女人,却依然没有办法选择遗忘呢?

    或者从那一次的铁血团的扬州之战开始,她就已经下定了决心,给这个男人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人生第一次,凤兮有了爱的感觉,或者这也是一种冲动。

    以前爱在她眼里,是一种傻瓜的行为,为了一个男人舍生忘死的,女人不是傻瓜是什么,但是当这种事落到了自己的头上,她才明白,任凭再聪明最强势的女人,在爱情面前,依然只是一个俘掳。

    如果不因为那抹关心与心动,她岂会让他在红楼里胡来,就算是林玉环喜欢,她也不会让男人进红楼一步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给我戴上那枚戒指呢,笨蛋,你可否知道,只要凤兮戴上了那枚戒指,就会全部属于你一个人的,难道凤兮真的就这么没有诱惑力。这么不值你萧少一顾么?”

    越想越是有些郁闷地凤兮失去了一惯的冷静,双手抬起,狠狠的抓着头发。她是一个女人,这种事,难到还要她自己开口,那多没有面子,何况还有那些小丫头在一旁看着呢,以后让她如何做人?

    一抹不自在地异样,传入她的脑海,在她的指间。似乎有种与往日不同的感觉,冷冷的,紧紧的缠绕着,手已经挪到了眼前,那红色如滚动的火焰般钻戒,此刻就稳稳的套在她白嫩修长地无名指中,如此的耀眼。^^

    凤兮一下子坐了起来,盯着手指间那枚钻戒,很仔细很仔细的审视着,甚至还擦了擦眼睛。害怕这也是一个梦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它,就是这枚红色的戒指------”凤兮喜欢红色,在五彩钻戒里,她第一眼,就是看中了这枚,却没有想到,此刻还是戴在了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鼻息间,似乎已经闻到了那个男人的味道,他进来过了,他一定进来过了。

    凤兮偷偷的掀开被子。一脸的羞喜与悸动,但是最后,很是无力的把被子放下,冷声的骂道:“没用地男人。人家睡着了,都不知道占占便宜,好了,这是你放弃的,不要说我没有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凤兮亲了亲指间的钻戒,已经开心的在床上打滚翻腾,幸福的感觉就如梦中一样,那个男人真的来过了。而且亲手把这可以套住女人一生的戒指。套在她的指上。

    “萧秋风,既然你已经承认了。那老娘也就不怕你跑掉了,你萧家的女主人卧房里,总会有我一间的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赖床,最后还是四个小女人有些不太放心,一起过来敲门地时候,凤兮才一副慵懒的爬起来,这一个多时辰,她的眼睛,总是看不够手指间的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梳洗好走出房间地时候,四个女人都有些惊然发现,这个大姐昨夜满脸的阴云此刻全部散尽,那柔柔甜美的模样,与昔日更是不同,那感觉竟然是如此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哇,凤姐,你今天真漂亮,满面春风,就跟玉环一模一样。==”施艳马上开口很是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如果不知道的,还以为昨天晚上萧少跑错了房间呢?”以凤姐的冷艳,就算是萧少跑错了房间,也不可能得逞的,这一点昭慧还是很自信地。

    玉婵也嗲声地说道:“凤姐这是春心驿动,估计是人生的春天到了-------咦,你们看凤姐地手-------”

    四女齐眼望去,凤兮这一刻,有了从来没有过的羞涩,平日对四个小丫头的威严,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那只戴着戒指的玉手,有些不堪的想放到背后藏起来,这种动作,却更是让四女没有放过她。

    施艳第一个冲上去,看得清清楚楚之后才很肯定的叫道:“没有错,没有错,就是凤姐最喜欢的那枚红色钻戒,看样子,昨夜萧少是跑错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凤姐,不会吧,你与玉环她------不是是让萧秋一箭双雕吧!”嗲声中,带着一种捂着嘴的惊恐,玉婵的想象,的确很是让人欲念沉伦。

    凤兮真是有些受不了这些小丫头,喝道:“不要胡思乱想,才没有这事,他有了玉环还不够,敢对我动歪脑筋,我切了他。”

    他不能对她动歪脑筋,但是却没有说不准她对他动歪脑筋,所以,事情还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最小的昭慧似乎很感兴趣,凤姐她不敢追问,但是玉环却没有关系的,她拉住了玉环的手,很是好奇的问道:“玉环姐,是不是真的,你与凤姐真的是一起陪萧少睡觉的,这样,你们会不会觉得害羞啊!”

    林玉环气结无语,这种白痴的问题,竟然也敢问出来,她还真是很想敲敲这个小妹的脑袋,看看是不是只想着发育身材,却忘记长想事情的脑袋了。

    但是凤兮这种尴尬模样,她当然要澄清一下:“不要胡说八道,你们这三个女人,一点也不健康,而且也不纯洁,昨夜萧少要了我好几次,哪里有精力去凤姐的房间,就你们会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啊,好几次,这么厉害-----”施艳惊叫一声,很是戏谑的看着林玉环,这一次,说漏嘴了吧!

    “什么这么厉害,艳姐,你怎么知道要几次才叫厉害的?”啥也不是很懂,但是啥也想问的昭慧又抢白了。

    真是受不了这些姐妹的放荡,也许之前自己也是这样,但是有了男人,林玉环就决定要洗尽铅华,重做冯妇,安心的守护那抹真爱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玉环,不要给她们说了,如果想知道,自己去问萧少吧,我想,他很乐意给你们解答的,说不定还可以给你们亲自试范呢?”凤兮与林玉环此刻站在同一战线上,牵着她的手,就已经下了楼来。

    背后的三女,还是小声的叽叽喳喳个没完,因为这个问题,她们三人都很有兴趣知道。

    餐厅里,萧秋风刚刚从外面锻练回来,心情相当的不错,那黄色光芒的刀心,他体内的真气又进了一步,实力大增,应该值得开心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真是没有想到,玉环会有这种作用,一夕狂欢,不仅占尽了便宜,竟然还提升了力量,还真是天下的好事,给他一人占完了。

    如**般慵懒的林玉环款款而来,手里牵着同样艳色的凤兮,嫣红俏丽,微嗔微笑,有着绝代双娇的风彩。

    “萧少,锻炼回来了,累了吧,我去给你盛汤!”殷情的话语也与昨日不同,这一刻,林玉环知道,她已经真真正正的成为这个男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玉婵在身后,装着萧秋风的声音,说道:“宝贝玉环,你男人昨夜大展雄风,要了好几回呢,此刻当然累了-------”

    林玉环羞红着脸,已经跑到厨间去盛汤了,而同样脸红的,还有凤兮,隐隐的有种感觉,这种玩笑,似乎在说她一般。

    “萧少,今夜不如去玉婵的房间吧,也要她几回,看她明天还能笑得这么灿烂?”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知道大家只是闹着玩,点了点头,说道:“行啊,凤姐的吩咐,我还敢不从么?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这般郑重其事的样子,玉婵还真是有些急了:“萧少,别啊,别啊,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,不如你先去艳姐的房间,她应该早就已经准备好了,我说的是不是啊,艳姐------

    腰间已经伸过了一只手,不停的搔痒起来,一下子,三个小女人又闹成了一团,这种羞人的事,岂是可以随便的拿出来说的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凤兮把手伸到萧秋风的面前,有些扭捏的说道:“这是你给我戴上的?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回道:“是啊,是啊,我看这戒指与凤姐挺般配的,除了你,也没有人合适,所以就送给你了,不好意思,凤姐,我看你睡得很熟,就没有吵醒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占我便宜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我哪里敢呢?”

    凤兮冷眸一瞪,接着气气的哼道:“没用的男人--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