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七十五章 这只是一场梦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两人出来的时候,四人早就已经先走了,看样子凤姐这一次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找个时间,把戒指给凤姐戴上,她一定会很高兴,不会再生你气的。”林玉环小鸟依人的赖在他的身上,丰满的胸脯弹力十足的摩擦着,融升出一抹淡淡沉绽的**。

    “而且今夜,萧少是属于玉环的,此刻,你只能想玉环一个人。”妩媚的秋波,几乎如水般的涌动,这个女人动情的模样,的确娇美可人,就如挂在枝头的荔枝,已经可以剥开,品尝里面白嫩的果实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感动,捂了捂她的头,很是正经的问道:“玉环,你不会后悔?”

    脸上蓦然的有了一种苦涩的笑意,轻轻的摇了摇头,林玉环把自己的身体挤入男人的怀里,似乎想多汲取一些,这种温暖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萧少有很多女人,不可能只属于某个人,但是玉环不后悔,此刻,玉环已经很幸福了,比其她的三个姐妹都幸福,因为玉环的心里,已经有了寄托,未来的日子,我不会再是孤单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萧少在不经意的时候,可以想起世上有一个叫林玉环的女人,在为你默默的守候着,玉环就会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只需要一点点,萧秋风捧起了她的脸,重重的亲了一口,这种为爱只会付出。不求拥有地女人,让男人不得不去呵护她,至少与她在一起。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心里负担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是一个花心的人,但是此刻,他却已经不可能拒绝林玉环地这份柔情,在萧秋风来说,也许拒绝是为她好,但是他又不是林玉环,哪里知道她究竟需要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玉环有了这枚戒指,有了萧少女人这个位置。x其它的,什么都不需要了。”轻轻的暖语,一句一句的让萧秋风有种怜爱。

    拥她入怀,今夜,她会真正的成为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红楼里有不少的卧房,但是住地人并不太多,每个人按照自己的喜欢与习惯来装饰自己的房间,林玉环的卧房,带着一种天空蓝的色调,走进有种清新恬静的感觉。就如独身伫立在天空下,伸臂呼吸大自然空气一般爽快。

    捕捉到萧秋风眼里的疑问,林玉环轻轻的说道:“我喜欢蓝色。”

    连床上的被子,也是蓝色的,看上去很是舒适,但是有些疲惫地萧秋风没有躺上去,而是被林玉环拉入了浴室,并不是他一个人,林玉环就在他的面前,解开了衣带。没有说话,只是媚眸里带着一种羞喜与激动。

    慢慢的,裙衣褪去,内衣也是蓝色。几朵白云飘动,雪白的肌肤如水润般的滑腻,带着淡淡有清香,很快的充盈了整个浴房。

    萧秋风就躺在宽大的浴池里,那喷洒的水珠,有些迷糊了他的眼睛,但是他没有闭起,也没有眨动。因为他担心。那一瞬间的风景,会在眨眼之间错过。

    超大码地内衣。还并不是很合适,那鼓起的果实,带着香甜可口的诱惑,有些不堪的从薄薄地衣料间泄出,没有一丝的虚假,这个女人的本钱,硕大饱满得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手伸到背后,内衣挣脱,林玉环任由它的跌落,美丽很是分明的呈现,在萧秋风的眼前怒放,让他可以尽情的欣赏,这人世上,也唯有这个男人,可以拥有这种权力。

    当林玉环弯腰褪下了最后一抹掩饰,抬脚进入浴池的时候,萧秋风全身都已经充盈着欲火,就算是用满池里地水,也浇灭不熄**

    这个女人实在太惹火,天生地优物,任何男人都会渴望拥有,这一刻,萧秋风知道,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。

    几乎有些野蛮地拉她入怀,手已经很不老实的动弹起来,一种美妙的呤声,如最优美的音符,断断续续的响起,而且越来越是高吭。

    但是这,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当一抹嫣红的颜色在这池水中荡漾的时候,**已经不可抑制,从水池到床上,这一夜,绵绵的高歌,似乎就一直未曾停歇过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失眠了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,但是萧秋风被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惊醒,四肢间,似乎有一种很强的力量,在积蓄腾升,每一次杀戮之后,他就会有这种感觉,那是练修内力提升的最好时刻,只是没有想到,与这女人一夜风流之后,他的身体,也会产生这种特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林玉环半露的**,还静静的沉入睡眠中,对第一次尝爱的女人,萧秋风的掠夺无疑是不堪负荷的,没有办法,他也是男人,面对着这种妩媚天成的优物,实在没有人能忍受得住,一不小心,多要了两回。

    把四肢的力量,收回丹田之中,孕育成为已所用的真劲,脑海里,似乎又有了一种如刀般的凌然气息,那是刀心的力量,这是这一刻,刀心以往的白芒,似乎在边缘之处,多了一种金黄色的异变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是萧秋风很明显的感受到,自己的力量,又加强了几分。

    禁不住这种喜悦,萧秋风一下子爬了起来,他实在想活动,试试这种白黄交融的刀心,会是如何的一种力量。

    走廊里,没有声音,此刻众女都在沉睡。

    而隔壁的房间,却应该是凤兮的,想起了昨天她的笑语,萧秋风真的推了推,却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,竟然真的只是虚掩着门,没有锁上,难道凤兮真的为他留着房门,可以让他采花偷香来着?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是采花贼,但是对凤兮,却还是很有兴趣的,虽然不能占她的便宜,但是看看她的香闺,却也是一种值得期待的事。

    凤兮作为东南一姐,平日里显得很是神秘,像她这般高贵的女人,她的卧房会是什么样子?

    左右的回顾一下,静悄悄的,没有任何人的影踪,萧秋风一闪而入。

    如果说林玉环的房间是恬静的天空,那么凤姐的房间,就是火热的**,因为除了墙壁,似乎所有的装饰都是红色。

    连床上的被子,也是清一色的红,红得很是耀眼,但是床上的人儿,却更是让人不忍移开眼睛。

    如果说昨天的凤兮很美,那么此刻睡眠中的她,却是仙子,柔得让人心醉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她没有一丝的掩饰,尽纯的本色,坦然的呈现,柳眉远山飘逸,小嘴微红灵润,那裸露的玉臂,散发着莹玉之光,更是带着无与伦比的诱惑,这个女人的睡态,真是比她平日的傲然,真是要美上几分。

    白天的凤兮,是冷艳不可靠近的女人,就算是美,也没有人敢细细的品味那种美丽,但是此刻的她,静静的如一个婴儿般,美丽中带着婉柔的可爱,又好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,让人看着就忍不住的亲一口。

    走近了,萧秋风才惊然的发现,在这个女人的脸上,竟然残存着淡淡的泪痕,看样子,她昨夜里,是哭过了,会是为了戒指的事伤么?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这女人,还真是挺小气的,为了这种小事,值得么?

    戒指从口袋里拿了出来,很是小心的套入了这个女人的手指间,然后轻轻的拿起她的手,很浅很浅的亲了一口,这并不带一丝的欲念,尽管凤兮天生就是一个容易激起男人狂动的女人,但是此刻,萧秋风心里只有怜怜的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走进这个女人的房间,或者他还真的想不到,其实她也是一个平凡的女人,与别的女人有着相同的渴求与希望,唯一比别的女人强的,就是她很会掩饰自己。

    “凤兮,希望你能快乐起来

    萧秋风默默的祝福,然后默默的离去。

    凤兮这一夜,失眠了,因为耳边传来那种如春情散发的声音,让她整个人就如经历着火与冰的交杂,很难受很难受,他心里真的恨透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下定决心,明天一定要赶他走,最好是把玉环这小丫头也带走,免得听她提起他的名字,就会很烦很烦。

    后来,她慢慢的睡着了,做了一个很美却又很羞人的梦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给她戴上了戒指,还很温柔的吻了她,那个吻很甜,很甜---------

    耳边,甚至还有那个男人的蜜语:“我爱你,会让你幸福,一生都幸福----------”

    凤兮开心幸福的笑了,因为她真的已经找到了爱她的人,一生相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