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七十四章 女人的心思真难猜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桌上还放着四枚戒指,萧秋风不经意的用手把玩着,让除了林玉环之外的四个人都有些紧张,在她们的心里,有一种念头,如果这戒指,能送一枚给我,那该有多好啊!

    “想不想要------”萧秋风脸上带着一种邪然的笑意,众女的渴望,哪里可以逃过他的眼睛,只是这轻轻一问,三个小丫头已经点头,而且是拼命的点头。

    最忍受不住的当然是施艳,三千多万呢,如果以后没有钱用,用去卖了,也是好大一笔钱呢?

    她把手伸了出来,涨红着脸说道:“玉环,不要怪姐姐了,实在是我受不了这种诱惑,萧少,戴了你的戒指,施艳以后可就是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哈哈大笑,这女人,虽然浪迹水城这种烟花之地,但是不掩饰,不做作,还是挺可爱的,女人嘛,虚荣一些有什么关系,不要明明想要,却装着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,那不是虚荣,倒有些虚伪了。

    当那颗黄色的钻戒套在了她的手指之上,施艳那个激动,简直就是欣喜若狂,都忘记了眼前这个男人,是自己姐妹的相好,双臂一张,就把萧秋风紧紧的抱住了,一边脸送上了一个香吻。

    唉,这钻石的魅力,果然是无敌的,没有女人能抗拒。

    “格格-----”清脆的快乐笑声,已经传出,施艳把手上的戒指。映着灯光,欣赏着这种迷人的芒彩,心里兴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你们看。漂亮么,漂亮吧!”地确很漂亮,玉婵忍不住了,纤纤玉手也抬了起来,媚眸散发着浓浓的挑逗眼神。声音更是嗲娇让人不堪忍受:“萧少嗯,人家也要一个嘛!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刻没有担搁,这女人的声音听着就让人受不了,此刻特别的发嗲,更是让人有些发狂了,戒指套在她地手上。一枚紫色的钻石,透着灵秀的幽光,看上去,很是相衬。

    “怕了你,玉婵,你的声音实在很勾人,听着就了。”

    玉婵用手指摩触着钻石,让这种媚态与诱惑更是淋漓尽致,艳绝的美丽,几乎就是一只修练千年地狐狸精。

    “萧少。人家也只勾你一个人,要不要人家多勾你几次?”带着甜甜的笑意。这种风情,对男人来说,还真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萧秋风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还想多活几年,受不了你,来昭慧,你那漂亮的小手呢。我来帮你戴上。”

    年纪最小的昭慧也没有客气。几个大姐都有了,她为什么不能有。再说了,这种戒指,也许一辈子就只有这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手伸了出来,这个小丫头又有些搞怪了:“萧少,你这是向我求婚么?那玉环姐姐怎么办?”

    萧秋风哭笑不得,这也只是借花献佛,如果不是碰到那对讨厌的男女,他是一定不会买这么多戒指的,此刻倒变成了求婚,真是亏她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行,行,等你身上地东西都发育完全了,我再向你求婚,这可以了吧!”也不看看自己,就是一个青苹果,还想着嫁人。

    嘴巴立刻翘了起来,昭慧不悦的叫道:“人家都二十岁了,哪里没有发育好,只是胸部比玉环姐姐小了一点罢了,有什么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气得连女孩子的文雅都不知道了,一个小丫头,竟然连这么深奥的问题,也说了出来了,果然是人小鬼大。

    施艳在一旁叫道:“啊,原来这是求婚啊,萧少,你可是走桃花运了,戴了戒指,是不是表示就是你的人了,唉,可惜这戒指太漂亮了,我舍不得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不堪与这些女人拌嘴,她们说这种挑逗的话,可是功力深厚的,在黄金水城里,什么样的男人都需要摆平,因此,什么样的话,也多少会一些了,不能与普通地女人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剩下那钻石是红色,红似胜火,就如凤兮地美丽一样,永远都带着火热的**,这本就是萧秋风特意的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凤姐,喜不喜欢,这个给你吧-----”连盒子带戒指,一起推了过去,女人都应该喜欢的。

    但是凤兮眸子有些淡淡的一愣,接着脸上显现出不在意表情,默默的地转头,说道:“还是留给别地女人吧,我从来不收男人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凤兮并不是不想要,甚至这一刻,她地手已经准备伸出来,但是这个男人很让她生气,为什么轮到她的时候,却不亲自给她戴上,这对一个女人来说,有着如何的意义,他难道不知道么?

    萧秋风哪里知道这么多,四个小女人,随便一些是无所谓,但是他一向对凤姐很尊敬,就算是偶而开些不痛不痒的玩笑,他也是点到为止,却没有想到,这种尊重,此刻变成一种轻视,也变成一种误会。

    四女皆是一愣,她们不明白,为何凤姐不收,只是一旁贴着萧秋风的林玉环却在这种很是微妙的气氛中,领悟到了什么?

    可是就算是知道了,此刻也不敢说出来,因为这种事是自然而然的,如果要人提醒,这诚意也就减轻了许多,就算是萧秋风真的做了,凤姐估计也不会太高兴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尴尬,脸上讪讪的笑了笑,不好意思的把那戒指拿了回来,自我解嘲的说道:“凤姐,不要生气,是我唐突了,其实戒指,的确需要特别的人送才有意义。”凤兮气得身体都有些颤抖,心里已经骂了上百遍王八蛋,笨蛋,但是这个男人,却当着她的面,把戒指又装进了口袋。

    “叫东西吃,我饿了,多叫点。”心里的恼火没有办法发泄,只有用吃来压制了。

    四女都感受到凤姐的不高兴,兴奋的声音也轻了很多,连忙转移了话题,但是很可惜,凤兮却再也没有开口,只是不停的吃,吃,再吃------

    点最贵的菜,却也是凤兮吃得最多,至始至终,就没有抬起头来过,连萧秋风想开口说话,也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一抬头,就看到四个小丫头手里的戒指,她心里好受么?

    撑饱了,站了起来,说道:“回去------”

    三女跟了上去,很是歉意的望了萧秋风一眼,只留下了莫名其妙的萧秋风与温情相对的林玉环。

    这凤兮乍了,出来的时候不是挺高兴的,再说了,她也不是一般的女人,有什么事,让她会这么生气,如果这一刻,萧秋风还看不出来她生气,那还真是笨蛋了。

    “玉环,我做错了什么,凤姐如此的不高兴?”他想不出来,有些汗汗的问身边的林玉环。

    林玉环轻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萧少,你是真的不知道,还是装糊涂?”

    萧秋风苦笑一下,说道:“不要讽刺我,说来听听,看看我哪里得罪这位女菩萨了,等明天向她陪罪去。”

    “萧少,女人的心与男人不一样,有些时候,很敏感的,你这五枚戒指,其实分配得的没有错,但是最后一枚送给凤姐的,你也应该亲自给她戴上,你或者只当是一种礼物,但是女人却想得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又问道:“什么不一样,反正不过是一枚戒指罢了,没有什么不同吧!”

    林玉环说道:“当然有,就如萧少给我戴上这枚戒指的时候,玉环心里想的是一生的承诺,这一生,只爱萧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冷汗直冒,急问道:“那她们呢?”

    林玉环这一次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以一种很是暧昧的眼神,盯着看了很有一会儿,才说道:“一个女人接受一枚戒指,最起码对这个送戒指男人不排斥,或者简单的说,愿意做他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样说,我那三个姐妹,估计已经很难再喜欢上别的男人,并不是因为萧少人好,而是因为你已经占扰了她们心中的那个位置,她们没有办法再给别的男人机会,女人,一生只戴一枚戒指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凤姐,萧少,我不知道,她从来不与任何男人接近,从我跟他的那天起,已经整整五年了,她的身边从来没有男人出现过,我们姐妹还以为凤姐准备一生不嫁呢,没有想到,萧少你却出现了,你或许还不知道,你还是第一个能与凤姐如此靠近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如果不是林玉环说出来,萧秋风估计一辈子也想不出来,也猜不到,因为他真的不够了解女人的心思,就算是此刻拥有的女人已经不少,但是很多东西,他知道的还远远不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