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七十章 隐约的心绪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红楼依然未变,红色的涂料,红色的砖,连里面的装饰,也清一色的中国红,这本是一种大喜的颜色,可以让人热血沸腾,但是正因为有了凤兮几女的存在,让这种热血,变成了**的冲击。

    不过能走进红楼的人并不太多,而且可以搂着四大公主之一,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的人,以前一个也没有,而现在,有了一个,东南四大公子之一的风流公子。

    就算是进了红楼,萧秋风也没有放开怀里的女人,搂着舒心,就多搂一会儿吧!

    凤兮依旧的沉稳不迫,优雅到极点的姿态,很是悠闲的坐在天鹅绒的毛毯上,慢慢的品饮着红茶,听到脚步声的那刻,已经抬头,眸里光芒一绽,瞬间又收敛得无影无踪,但是脸上,出现了一种很是妩媚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终于记起我这个朋友了,自从你回来,这里都有人等你一个星期了。”她说这个的时候,望的当然是萧秋风怀里的林玉环,但是她自己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萧秋风这一刻,才放开了林玉环,捏了捏她俏丽的脸,吩咐道:“玉环,让我看看你的手艺,泡杯茶红给我。”

    林玉环羞喜交加,握着水壶的手,都有些不抑的抖动,突其而来的幸福,却已经让她恍若梦中,只希望这一刻,永远的凝固,不再醒来。“凤姐。你就没有想过我么?”萧秋风有些不悦地问道。

    凤姐把手里的茶杯放下,淡淡的脸上,似乎多了一种落寞。轻声地说道:“想萧少的女人实在太多,想来萧少也不会在意多凤兮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似乎有些微微的酸味,萧秋风笑道:“凤姐,我怎么觉得,你越来越有女人味了,不错,不错,男人都喜欢有女人味的女人

    凤兮却是没有笑。有些不悦的瞥了萧秋风一眼,说道:“在中东闹得天翻地覆,一回来又跑去林家闹,你这人,怎么天生就不安份,难到你不知道,很多人都在为你担心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,辨解道:“凤姐,你也看到了,这可不是我惹出来的事。人家逼我,我总不能让人家欺负吧!”

    “人家就欺负你,怎么就没有人来欺负我呢?”凤兮很是不愤的喝道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无赖地戏道:“哪能呢,凤兮这么高贵美丽,大方优雅的女人,人家讨好还来不及呢,又怎么会有人欺负你?”

    冷冷的脸上,突然的“哧”的一声,笑了出来,在这个男人的面前。她终是没有办法保持那颗高傲冷寂的心,或者这也是她的缘份吧!

    “我真的有这么好么?”凤兮对自己一直很有自信,虽然她并不是最美丽的,但那种成熟女人地风情与韵味。却是从来没有任何女人可以媲美,但是这个男人一向的无视,都让她有些怀疑以前的自信了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凤兮的美丽可是东南一绝,就说这个红楼吧,哪个男人不想进来看看,这还不都是冲着你凤姐的芳名来的。”

    黄金水城能有今日的成就,除了里面的服务一流。美女如云之外。凤姐的存在,也是一种诱惑。

    对男人来说。越是得不到的,越是想,所以红楼也成了来往客人心中地向往,每个人都想进来看看,就算只是与凤姐说上几句话,也会很满足的。==脸上冷冰的气息,瞬间活了过来,妩媚重生的艳色,带着一种挑逗似地诱惑,凤姐玉指轻弹,带起了几滴暖茶水,在空中溅落,声音甜甜的说道:“那萧少也是不是与别的男人一样,想见识见识一下凤兮的魅力?不如今夜就留在红楼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少,不如今夜你留下吧,玉环不奢求太多,一夜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没有说话的林玉环此刻脸上满是期望,这些日子,她已经在凤姐的教导下,把自己当成了萧少的女人,只是没有事实之前,她有些心慌慌的,好像一切都不属于她地,就如做梦一样,梦醒一切就不会存在了。“对啊,既然搂了抱了,萧少总得给玉环一个说法吧,她们几姐妹虽然浪迹风尘,但身子却是清清白白,还请萧少不要看轻她们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感动地握住了林玉环的手,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好吧,今夜我就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刚才我还误会了,以为凤姐要铺被侍寝呢,唉,天下间不知道什么样地男人,才配得上凤兮的美丽,我真是想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凤姐脸上多了一种红润,装着很放纵的样子,挑逗道:“那还不容易,今夜我就在玉环的隔壁,如果你有这个胆子,尽管过来就好,我会帮你把门留着,就怕你只是嘴上功夫,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真是哭笑不得,说实在话,他还真是没有这个胆子,玉环这种女人,很好对付,她们善良的心里要求的很小,但是凤兮,就算是有这样的机会,他都不敢碰,在没有让她爱上之前,想占她便宜的人,估计是自找死路。

    “凤兮大姐,你可不要诱惑我,我这人抵抗力一向很差的,再说我这人有自知之明,没有这么大的魅力,可以让凤兮大姐投怀送抱,我还是抱着玉环安稳一些。”

    林玉环笑道:“萧少,你不要没有信心,玉环与三个姐妹,就都很喜欢你的,每次看到你,就心里乱蹦,只是玉环机会好些,能与萧少靠近多一些,如果萧少想,施艳姐她们都愿意对你投怀送抱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把林玉环搂了过来,很是放肆的在她娇嫩的脸上亲了一口,说道:“怎么,难道你们还真的想把我留在这里,以后都不让我走了?”

    凤兮酸溜的瞪了一眼,说道:“谁敢留你,在家里你有柳嫣月这朵清纯百合,在中东有一个西方的优物露丝,现在更加了一个林秋雅,哟,这东南三朵花,萧少可是占了两朵,只是不知道最后一朵郁金香,萧少要不要再努把力,把这三美都收回家中呢?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问道:“凤姐,你找到郁金香的资料了?”

    这个人当初可是他特别的交待,要凤兮查寻的,听凤兮此刻的语气,似乎已经有眉目了。

    凤兮冷哼一声,又说道:“你萧少交待的事,我哪里敢怠慢,关于郁金香的资料,我的确是查到了一些,但是却没有办法查到她的确切位置,她是一个很神秘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说来听听------”

    说到正事,凤兮脸上妩媚艳色淡淡的化去,很是清明的说道:“东南三花的郁金香,真名叫卓凝雪,从她中学到大学,表现得都很优秀,家境很是一般,但是五年前,却举家移民,让人很是有些意外,而且通过绝密的渠道,我了解了一些很**的问题“卓凝雪的母亲有先天性的心脏病,这需要很大一笔医疗费,再包括移民,短短的时间里,这一切都做到了,原来有人在帮他们做这件事,萧少,你猜猜,这个人是一个神说中的人物,相信你应该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凤姐,说吧,不要打哑迷,我这人头脑简单,猜不中的。”

    凤兮急得翘了翘嘴,似乎对萧秋风的不配合有些生气,但还是说了出来:“帮卓家的人,竟然与金手指有关系,金手指,你不会没有听说过吧,当年上海股市一战,你们风正集团几天时间,赚了上千亿,就是因为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还真是被雷到了,说来说去,说到自家人身上了,声名远播的东南一枝花郁金香,竟然与大伯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哇,萧少,你可真是有钱呢,一千亿,那要花多久才能花得完?”林玉环也被这个数字惊得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一辈子都花不完,来,玉环,这是给你的,做我的女人,我总不能太寒酸,以后不要担心生活问题,我会养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这拿出来的,当然是银行卡,也是准备平时零用的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不能、不能要你的钱,我、我是真的喜欢你,不是为了你的钱------”但是林玉环有些急了,她爱上这个男人,真的不想拿他的钱,那样好像变成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心里知道就行了,玉环,我相信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