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六十八章 幸与不幸的对比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从进林家到出来,只是差不多一个时辰,在人生来说,不过是弹指一挥间,但是对林秋雅,却是生命的全部,因为从这一天起,她已经不再是林家的秋雅,未来的路,由她自己掌握。

    “萧少,谢谢你,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淡淡的笑了笑,其实很想开口劝慰一下,但是临时改变了主意,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话:“我们是朋友-------”

    林秋雅也笑了,很温柔的甜笑,点了点头,低声的接道:“是,我们是朋友------”看着这个男人神俊的面孔,散发着沉敛的魅力,她的心,却有些苦苦的酸楚,他们只是朋友,不是么?

    没有想到两人回来得这么快,萧家人都惊讶不已,难道林秋雅的事,这么顺利就解决了?

    但是当了解了事情的真实经历之后,那种惊讶变成愤怒。

    “小雅,不要伤心,林家不把你当家人,我们萧家认你这个女儿,如果你愿意,以后就叫我干妈吧,那样萧家就是你的家了。”

    田芙或者并不是一个百分百好的女人,有很多的缺点,但是无可否认,她是一个好母亲,这一点,萧秋风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一家之主的萧远河,却因为爱,而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林秋雅有一瞬间的迷失。她抬起头,心神意动,很是渴望地问道:“真的可以么?”

    萧远河笑道:“有什么不可以。你与嫣月本就是好姐妹,与小风又是好朋友,我们萧家早就把你当成自家人了,不需要想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萧伯母人很好的,跟我妈妈一样,秋雅姐,你认了干妈。可真就是我姐了,以后一定要照顾我哦!”

    柳嫣虹也开口赞成,一家人愉悦地表情,与在林家所受到的待遇截然不同,林秋雅这瞬间,有哭的冲动。^^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开口,面对这种被家族放逐的痛苦,他没有办法帮她化解,但家庭的温暖,却可以多给一些安慰。所以,他也默认了老妈的想法,女人嘛,总需要一种寄托的。

    “干妈-----”轻轻的一声呼唤,田芙却是喜不自禁,连声叫道:“乖了乖了,没有想到,我一直想要一个女儿,今天终于梦想成真了,嗯。要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吩咐道:“玉婶,让厨房多准备些材料,等下我要亲自下厨。还有你,去把那两瓶藏在床阁里地红酒拿出来,放了这么多年,今天也该到喝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这句话,却是对萧远河说的,顿时就让他脸色尴尬至极,扭捏的问道:“老婆,你、你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田芙很是诡异的一笑。说道:“老娘是什么人。你什么动作能瞒得过我,下次给我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笑声。很爽朗开怀的暴出,这对老两口,却也是很幸福的男女,这种平淡生活中的逗趣,却也是这些年青女人渴望的。

    林秋雅也笑了,尽管没有像柳嫣虹这般地热烈,但是总算是乌云间,有了一抹阳光的绽放,感染到这种幸福,她似乎有了某种对未来的期待,离开林家,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已经失去。

    那两瓶红酒,极品,按市价正常出售,至少也要十万一瓶,连最不该喝酒的柳嫣虹也倒了一杯,脸色通红,笑声一直未停,也不知道是因为酒染成,还是因为兴奋所致,不管如何,此刻这一家人,都是幸福的。^^

    “嫣月,从明天起,我也要出去找工作了,不如帮你打工吧!”席间,心胸已经平静的林秋雅很是突然的开口,带着一种戏谑的表情,轻轻的问道。

    一家人都在努力,她可不想在这里白吃白喝,虽然以她的积蓄,十年不做事,也不会饿死。

    柳嫣月笑道:“秋雅姐,你可不要跟我客气,如果你愿意来风正,我正是求之不得,以后我可以轻松一点,多陪陪风了。”

    每做一件事,她都会想到这个心爱地男人,浑然就没有在意到,这个男人现在啥事也不干,都成了吃白食的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谁叫萧家业大,钱多,可以足够他的奢侈呢,再说了,柳嫣月这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真的要她闲下来,她估计也受不了地。

    柳嫣虹很兴奋的叫道:“姐,我下学年就要课外实习了,不如也去风正帮你吧,顺便也学学管理,当然最主要的每天可以与姐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很是疼爱的拍了拍小妹的脑袋,笑道:“行,没有问题,风正再穷,养你一个绝对不成问题的,你看你,见到好吃的,就不知道保养身材了,小心胖了没有人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做的菜就是好吃嘛,再说了,我是天生吃不胖,才不怕呢?”说完之后,又搭上了田芙地手臂,很是腻人地说道:“伯母的手艺堪称一绝,如果每天有这种菜吃,我都不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田芙也很欢喜,抬手扭了扭这小丫子美丽地小脸,笑道:“不走就不走呗,还怕萧家养不起你,放心,伯母喜欢你这个小丫头,一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彼此之间没有隔阂的交融,对林秋雅来说,这是一个全新的感触,林家的子孙并不少,但是每一次聚餐,大家都是表面上寒喧,但是心里却在算计着,让人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防备,真的很累很累。

    在这里,她可以全身心的放开,没有人因为你说错话而教训你,也没有因为你某些礼仪不到位,而给你脸色,随心所欲的放纵自己,舒缓自己的身心,这才是家的作用,它本就是一个休息的港湾,不是么?

    萧秋风与老头子喝着酒,品尝着桌上十多个各色的菜肴,再有身边几个女人的嘻闹谈笑,这种生活就是一种享受,很满足。

    “小雅,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,那我也不客气了,我有份工作,适合你去做,希望你能帮我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在家里人心中,已经有几分神秘,但是老两口问了几次,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,最后干脆就不再过问了,儿子长大了,有此事,他知道怎么做。

    但是这话,却是让人一愣,萧远河连忙问道:“小风,你小子是不是在风正之外,又发展了什么赚钱的行业,说来让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也在一旁,插话道:“是啊,风,如果你做什么事忙不过来,还有我呢,我也可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说道:“你们先看看计划书吧,有些东西,你们看了就会明白。”说着,就已经吩咐一旁伫立的玉婶,去书房把那份大伯交给他的计划书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嫣月与秋雅两人能力相当,执行这份计划,绝对都没有问题,但是嫣月,你性格柔弱,没有我在身边照顾你,还真是有些不太放心,而且,风正此刻还需要你的主持,所以,我才选择秋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选我?”林秋雅怀着一心的冲动,慢慢抬头,很是不经意的问道,但她却是很想知道,在这个男人的心中,她是如何的一种形象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够坚强,而且很独立,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。”萧秋风声音显得有几分冷漠,“如果你想要重回林家,就需要付出百倍的努力,而这就是最快的一条途径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系列的计划书序,但是萧远河与两女都是商业上的天才人物,他们心里都惊骇的想象着这个计划的庞大与梦幻性。

    “小风,这个计划书是谁给你的,这种目标,真的可能实现么?”实现东南集团第一的目标,他已经奋斗了一辈子,运气不错,他勉强实现了,但是这个龙腾计划,却已经超出了他可以承受的极限。

    柳嫣月也说道:“设想出这种计划的人,如果不是神,那就是白痴,风,我也很有兴趣知道。”

    最后才是林秋雅开口:“萧少大人,你随随便便的拿出这份计划书,内容呢,你有没有算过,这需要多大的投资,就算是把风正卖了,我看也凑不齐这个计划所需要的十分之一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笑一声,点头,说道:“你说的没有错,我并没有想过动用风正的资金,不过你们不要担心,我可以调动的资金,会超出你们想象中的庞大,现在,我只想问,我亲爱妈妈的干女儿,你有没有下定决心接下这份工作?”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我说,各位哥们,大家投月票的时候悠着点,那估计是我已经被榨干了.

    如果我又说,各位支持狂龙的朋友们,大家不要投了,那表示我已经半挂中,萎了.

    但我现在要说,来吧,让这种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,我还硬硬的坚挺着呢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