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艰辛的一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吉而逊想不明白,数万人的队伍,到了比兹城,却恍若被别人的包围了一样,如果不了解魔鬼佣兵营的低细,好像他们有十万大军一样的气势。

    面对着属下一次又一次失利的报告,吉而逊已经不想再听,他掏出了手枪,在总指挥车里,朝天一击,喝道:“近卫连,上前督战,任何退逃者,就地击毙,给我冲,冲过去-------”

    既然他已经没有退路,那么,他也不会给任何人退路,吉而逊的神情,已经变得有些疯狂起来,在中东几十年,也许是安逸太久了,他已经不再是当年能征善战的将军,他其实只不过是个老人。

    天空几万佣兵队又一次的蜂涌上来,枪林弹雨中,街道已经变成了地狱的血池,比兹城恍若下了一场红色的雨,这种激烈的战争,生命实在显得卑贱,不值一分钱。

    一千,二千,五千-------血拼的后果,是战员的大副度减少,魔鬼营如果光靠狼牙提供的武器,还真是不够用,但是好在之前的几次血战,收缴了大量的武器与弹药,特别是西北联盟,十几个小型的军火库,都变成了魔鬼的私有,此刻几乎全部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冲锋一次,就留下上百具尸体,这些可怜的天空佣兵,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,用生命来承诺实现一纸契约的买命结局。

    五百狙击手。已经用大口径地长枪,结束了至少上万的生命,天空佣兵成了可怜的靶子。每一枪传来“哧”地一声,就一个生命消失,连吉而逊的指挥中心卫兵,也一个接一个的倒下。

    沮丧,失望,灰心,所有的负面情绪已经紧紧的缠绕着他的心,电话又响了。

    不幸的消息又一次传来。天空佣兵的总部基地,已经被攻占,数百名佣兵被掳,彻底地断绝吉而逊想要撤逃的想法,在这一刻,他已经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眸里闪发着死光,但是一瞬间,变成了强烈的恨意,这个西方的老头,已经抓起了手枪。不顾近卫官的阻拦,冲出了被围得水泄不通的车子。

    “命令所有的部队,统一冲击,灭不了魔鬼,所有的人都得死------”

    血腥的灭绝命令,让那些本来气喘吁吁的士兵又开始了继续血战地征程,一万魔鬼的地面阻击军队,此刻的确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边缘。

    屠神的狙击手与魅影,也放下了狙击枪,敌人的冲锋已经密集得用狙击枪也打不过来。那些临近的枪手,已经在屋檐上,窗户里,每个可以藏的角落。架起了重机枪,露丝的设想,果然周到,再加上五百人人的四方射击,天空地又一轮攻击退了回去。吉而逊击毙了三个后退的佣兵,又催赶着他们充当敢死队,仅剩的一万多人,不要命的又开始冲锋。这已经到了战事地最激烈。连神兵战队,也开始展开了杀戮。只要是离群的佣兵,马上就会被屠杀。

    整个比兹城,已经乱成了一团,唯有临时政府的所有地,靠着几万军队的保护,撼然未动,但是他们也不敢出来探听虚视,这种强大的火拼,真是比他们军队还嚣张,他们也只能等一切平静以后,再来收拾残局了。

    而且对支持天空的M国人,这个临时政府并没有太多的好感,中东地势本就不好,贫脊得连一颗粮食也无法种植,吃的大多靠进口,而M国仗着世界大国地权威,硬是霸占了中东最值钱地矿山与石油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到天空面临灭绝的时候,这些政府地官员,甚至还有些兴奋,举杯庆祝了。

    看着街面上的情形,魔鬼的士兵已经筋疲力尽,此刻的冲锋,随时都有可能被突破,一万士兵,此刻剩五千都不到,而佣兵营里,那些士兵却都是没有装备武器的,就算是赶来支援,也不过是增多几具尸体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可能,就是天空佣兵团整个的溃散,而要达到这样的目的,就是吉而逊死,只是可惜,他的保护人墙实在太严密,就连露丝的三枪,也未曾了结他的狗命。

    三十六神兵队员在李强后的率领下,早就藏身各个角落,侍机斩敌于万变之中,但是这种杀法,对如蚁般涌入的军队来说,并没有太多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露丝,掩护我,吉而逊今天不死,我们没有取胜的希望了。”露丝闻言一震,正待开口制止,萧秋风却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把耳边的通话器移到了嘴边,露丝严厉的命令道:“所有屠神成员听令,集中火力,射杀指挥中心近卫兵,马上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屠神二百多人,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重重保护之中的指挥车,四周的护卫佣兵,惨叫连连,倒下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身影如电,电闪而至,刀中凝聚的真气,形成了无坚不摧的霸道剑气,布在他的周身,所到之处,士兵哀叫之后,血喷如水,纷纷仆地而亡。

    在吉而逊的四周,此刻都有超过三百佣兵的围护,其中一个像是近卫官的家伙一声厉喝:“有刺客,保护将军。”

    这三百多名佣兵已经高度的紧张起来,四面八方,全方位的戒备,组成了最强的保护圈,而坐在车中的吉而逊更是握着手枪,鹰眼一眨不眨的巡视着前方,身体略略的有些不经意的颤抖。

    与魔鬼一战,最后的结果竟然会成为这个样子,也是他未曾想到的,五倍的兵力,经过几番的骚扰,到现在,死伤四分之三,仍没有办法突破这街市的抵抗,这不由的让他深深的泄气。

    虚影一晃,枪声立刻大作,三百名精锐的佣兵,在那近卫官的指挥下,阻挡着任何人的侵入,这种密集的防护,不要说是人,就算是一只鸟,也飞不进去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的身法,比鸟更快,苍鹰般的垂直而下,剑心灭绝的气劲,已经如狂风袭入,卷动着空中,形成了大海汪洋般的气息,一些佣兵脚站立不稳,身形摇晃,而只见萧秋风身形突现,手掌已经劈到了这辆车顶之上。

    一声脆响,这辆小车的车顶如被锋利的刀割下般,露出了一面车顶窗户,车内的吉而逊惊叫之间,已经身形伏下,手枪连连乱射,阻止着车顶的袭击。

    一边更是大声的喝道:“车顶,杀手在车顶-----”

    所有的佣兵的枪已经抬起,但是刀气已经挥到,前面的十个佣兵已经被这强大的刀气,一劈两半,拦腰斩断,而远处的露丝,却已经亲自持枪,连连击杀这里的防护近卫佣兵队伍。

    惨叫声,与血,就未曾停过。

    刀势以成,锋利光耀灼眼,萧秋风凌声轻喝,似乎渗穿了天地之间,那飞身而起,刀芒呼啸而下的气势,威临冷俊的面孔,泛着寒冰般的气息。

    刀落,气止,那辆小汽车已经被利斩两半,“哐当”一声,汽车分尸,而吉而逊竟然一点事也没有,从车里滚了出来,样子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保护将军-------”近卫长官一喝,但是随着传来“哦”的一声,他已经尽忠到最后一刻,被狙击手一枪射中了脑袋,随着冲跑过来的惯性,一直到了萧秋风的脚下,才倒下,没有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数百佣兵合围过来,但是萧秋风却已经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,一脚踢去,已经把躺在地下的吉而逊踢得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飞就已经是十米开外,萧秋风身形更快,那些佣兵的枪口还没有转过来,一击重拳已经实实的轰在吉而逊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不要说一个吉而逊,就算是一流的高手,在这重拳之下,也没有活下去的命了。

    吉而逊发出一声惨叫,身形如滑水板般的,在空中又滑出了十多米,估计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,嘴里鲜血直流,带着灰暗的眼眸,有种无力的留恋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身体依然没有落下,萧秋风抓住了他的手,已经重重的用力,把他甩了出去,转眼间就已经甩到了天空佣兵冲锋的最前面,插在遍地的尸体中,如活人般的伫立着。

    “将军-------”随着一个佣兵的突然止步,另一个佣兵已经叫道:“将军,将军死了,将军死了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