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一样的切蹉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并没有因为天空的收敛,坦克就放过了掠夺,在这种地方,没有同情一说,如果魔鬼到了绝境,又会有谁来同情他们,在中东这里生活了几十年,残酷的现实,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石油霸占了之后,有了大量的收入,坦克似乎从中尝到了甜头,又开始把矛头对准了矿厂,既然萧少已经说过,需要一个战的理由,那么就让魔鬼给天空一个霸王的吞并作为借口吧!

    虽然这些做法,坦克很爽,但是他也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蝎子一战,天空损失不少,但是实力仍在,这些日子面对魔鬼的挑衅,却步步退让,这似乎不是吉而逊的性格,最后密探回报说了天空的情况,坦克才在心里想明白,原来萧少早就已经在无形中着手对付天空了。

    他的担心,还真是白费劲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些,他连最后一抹顾忌也没有,对天空所有赚钱的生意大肆的掠夺,一时之间,让天空陷入了绝境,尽管他一而再,再而三的向国内求助,但是所有的答案只有一个字,那就是等。

    竞选局势没有明朗之前,所有的事都可以放下,暂搁一旁。

    吉而逊处在一种最尴尬的局面。

    一方面忍让已经让他成为中东佣兵营的笑柄,另一方面,却是等待的没有希望,已经磨失了他最后的耐性,他已经决定,寻找机会,拼力一击,人家说兔子急了还咬人,何况他是中东第一佣兵团。

    就算是损失了蝎子部队。逃走了一些,但是他的精锐还有四万多人,他不想这种情况再恶化下去,不然等待他们的只有被扫地出门的结果。

    天空佣兵虽然效力于M**部,但是并没有算在正规编制里,他这个将军,在离开中东佣兵营之后,却什么也不是,所以吉而逊很明白。此刻,他已经没有得选择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萧秋风已经登上了尖刺佣兵团的大门。

    听到他来,尖刺地几个高层很是惊讶。面对着天空的随时反扑,这个传说中的东方男人。竟然会来拜访他们,实在有些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史暮夫已经是一个老人,头发斑白,脸上倒保养得不错,很是红润。只是那双眼睛,让人看到的时候。缺少了几分热情。

    “萧先生如此时刻拜访,不知有何贵干?”最先说话的是麦罗,在史暮夫身后,除了他,还站着三个散发着凌然悍气的E国人,不用问就知道是高手。

    上次萧秋风拒绝了他的提议,让他很是没有面子。如果这一次。面对着天空,想要让尖刺帮忙的话。麦克也会立刻拒绝的,就算不拒绝,条件也不会像上次那样地优厚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在意他们眼里的敌意,以一个三流的佣兵营,短短的几个月内,就已经吞并了北部联盟,然后势力与天空一较高下,这种速度地发展,谁都会有些嫉妒的。

    “史暮夫上将好像不太欢迎我。”萧秋风嘴里说着,但是身体却已经坐了下来,一点也没有别人不欢迎,他不好意思地感觉。

    史暮夫开口说道:“哪里,哪里,萧先生突然拜访,我们还真是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的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摆了摆头,看了看那冷眉旁视的麦罗,淡然的说道:“魔鬼与天空一战,马上就要展开,如果尖刺有兴趣,不如一起加入对付天空如何?”

    “萧先生,先前你已经拒绝了我们的邀请,如果再谈合作,条件会稍稍地改变一下。”麦罗的脸上,泛着一种阴然地满足,天空的强大,因为有世界强国M国的支持,小小的魔鬼,就算偶然的占了便宜,也如一只蚂蚁,不可能吃掉大象的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抬起手,伸出了食指,轻轻的晃动着:“条件当然会改变,但是麦罗先生误会了,我们并不是合作,大家一起对付天空,只是为了给你们留下一些未来在中东地生存空间而已。”

    史幕夫地脸上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太好看,问道:“萧先生,不好意思,我实在不太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魔鬼拥有了天空地势力,尖刺所能生存的空间就会越越小,为了大家能交个朋友,我可以保证你们存在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麦罗有些不屑的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-------”

    “萧先生真是会开玩笑,最近上空有不少我国的战机,不知道魔鬼可以打下几架,我们尖刺的生存空间,并不需要任何人的给予,谢谢萧先生的忠告,这些,你还是拿回去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站了起来,连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想再说,只是叹了一句:“那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先生,你就不怕我们与天空联手,一起来对付你么?”史暮夫觉得这个男人妄狂到了极点,或者有些白痴了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却应道:“我不在乎。”因为他知道,E国与国是最对立的较量,他们绝对没有可能联合,就算他们愿意,他们的上面,也会为了国家的面子而拒绝。

    萧秋风要走的时候,麦罗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萧先生上次说过,有机会大家切蹉一下,今天既然见面,不如让我体会一下东方高手的魅力,可以么?”

    当年军种比拼的那一战,他一人夺魁,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,有种俯视苍生的高傲,在他的意识里,他就是第一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听闻麦罗先生一直被人称为军中第一人,今天有机会讨教,当然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的话一出,史暮夫已经很爽朗的笑了,而跟着一起笑的,还有他身后的几个佣兵军官,他们似乎都已经看到了这个东方的男人狼狈的败状。

    话已经有些虚伪:“麦罗,我也一直听说中国功夫很是了得,你等下要给机会,让萧先生多施展一些。”

    在史暮夫的心里,他的想法,倒正好是与讲的相反,这样说,只是为了表示一下他所谓的绅士风度而已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轻轻的浅笑着,但是身后的李强兵几人,却没有人笑,他们神情淡然的,就像是什么事也没有,在他们的心里,从来就没有想过眼前的男人会败。

    操场,很宽,很静,这一刻,不止是他们这一群人,有更多的尖刺佣兵已经围了过来,当然是史暮夫暗中让人通知的,这是扬尖刺威风的时刻,他就是要让所有的人看到魔鬼的败,增强尖刺佣兵的信念。

    尖刺是中东最强大的。

    “早闻麦罗先生的大名,一直期待这个机会,你请。”虽然这个E国人高傲的有些无礼,此刻并不是生死相搏的时候,萧秋风还是保持着一惯的平和,但是身体里的战意,已经如洪水般的涌动。

    气息已经有些不同,一种沉重的压抑,延升到十米之外,四周围观的佣兵都已经有些喘不气来,这就是高手的气势。

    李强兵与铁柱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,站在一旁替萧秋风掠阵,不允许任何人搔扰。

    麦罗是高手,当然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庞大,刚才的不屑已经换成了一种凝重,他知道这一战,会很辛苦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请吧,我与人对敌,从来没有先出手的惯例。”麦罗豪气的话一出,掌声一遍,这就是高手的风范,不少佣兵已经翘起了大拇指,表示着敬佩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客气,只是轻轻的点醒到:“麦罗先生,你可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凌然的真气已经凝成了刀与剑的气息,在烈日下却散发着更强的白光,缠绕在萧秋风的身体四周,盘旋而舞动,气势滔涌,这一刻,连史暮夫也感受到了战意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方男人好像不弱-----”他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上将,你不需要担心,我这一生还没有见到比麦罗教官更强大的高手,放心吧,他一定会赢的。”倒是那一旁的副官,却很有自信。

    他的自信,却正是因为他太无知。

    “刀厉------”刀厉并不是最极致的心诀,刀心才是,萧秋风还是想试一试,这个曾经的军种冠军,究竟有着如何的犀利,当然同时也想学习一番,并不想一出手,就让他没有施展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算是初级的刀厉,那种杀戮的寒气,已经让人撼惊,麦罗右手紧握着那把两尺的三棱军刺,一动不动,但是冷冰的眸子里,却散发着一种更厉然的光芒,那是突发的战之光,他已经知道这个男人非同一般,一出手,就施用了全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