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三十七章 难以接受的真实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在萧秋风彻底失去理智的时候,有些东西很清楚的记得,被下了药的他,把露丝扔在了床上,准备让她害人害已的曾试一回被**的感觉。

    后面的事,渐渐的变得**,他如牛般的征服,反正是把露丝这个女人给办了。

    人生就是这么的奇怪,上次赵若辰的时候,是她被下了药,把自己给办了,这次反之,好像吃了一次亏,这一次要给赚回来,老天按排得还挺公平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萧秋风清醒的时候,床上已经是一片狼籍,可见昨夜的激战,并不比昨天的杀戮逊色,除了露丝**身体的卷着被单,连他都有着几分轻飘飘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把谁打败了,萧秋风揉了揉怀里的女人,却只是轻轻的呤喃几声,然后身体动了动,找了个更合适的位置,畅快的睡去,估计这女人累坏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独自起身,梳洗,离开房间,露丝都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古堡的旷场上,神兵战队成员正在晨练,这是他们一直未变的规矩,昨天一战,他们更是感受到这种训练的好处,不能一丝的松懈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四周,围满了屠神的帮徒,都有样学样的随着他们一起训练,火热的气氛,虽得很是融洽,经历了生与死的磨难,他们的之间,已经有了一种兄弟的惜惜相交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也想与他们一起训练。”狼犬看到萧秋风,已经快步的冲了过来,脚步未稳,就已经很大声的叫道:“我要变得像他们一样的强,来保护露丝小姐。”

    看着狼犬,萧秋风恍若看到了拉布。那个少年,也是一脸的倔强,听李强兵说,他进步得很快,都已经了赶上了神兵战队的训练强度,那坚持地韧性。连最严格的李强兵也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马上就有了主意,说道:“这一次事了,你就跟我走吧,我送你去个地方,在那里,你可以变成了真正的强者,而且你可以在那里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狼犬脸上的表情还是很沉静,这种遇事不惊的稳重。的确已经超出了他年龄地界限,没有办法,像他这种人。已经不能用年龄来确定,他是孩子还是大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的,这一次,我会跟你走。”没有一丝的犹豫,甚至没有思考一下,昨天的血战,他已经知道自己力量的薄弱,要想保护他不想失去的人,只要让自己变得很强大,就如这个东方男人一样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。像狼犬与拉布这种少年,只要能熬得住他的训练,不需要多久。就是可堪大用的战将,他需要这种人。

    吃过了丰富的早餐,萧秋风已经让李强兵准备离开了,既然神兵战队都已经到了欧洲,就不需要回去了,陪着一起去中东吧,在那里,他们可以帮助训练出更多有用地人才。

    现在对萧秋风来说。急需要强大的力量。与他一起,去迎接前面更强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为了让这些雇佣兵团在中东能更好地生存。萧秋风已经拨通了狼牙的电话,让他提供大量的军火,当听到这个庞大数量的时候,狼牙差点昏了过去,不过最后也没有拒绝,只是尽力按排,如果能成功,这绝对是世上最大的一批军火走私。

    伦敦的战事稍停,铁柱与李强兵当然就没有兴趣再呆,有了萧少的吩咐,当然很快的安排好了行程,一行三十六人,当下中午,连午餐也没有吃,就坐上了飞往中东的飞机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有更好玩的游戏再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随他们同行,虽然他也准备去中东看看,但是露丝地事,却需要处理一下,这糊里糊涂的把人家给睡了,有些事的确也要让她自己面对了。

    吃中餐地时候,楼上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,露丝终于起床了,身上也仅穿着一件睡衣,小腿,手臂,皆露在外面,很有一种慵懒的风韵,粉白的脸上,更多从前没有过的红润。

    她在萧秋风的面前餐桌上坐了下来,修长的手指,慢慢的拿起了他大碟子中地半个酥脆饼,很斯文地咬着,似乎一夜之间,这个女人变成了真正的女人,淑女起来了,很有东方女人地魅力。

    “露丝,你不该这么做。”也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想的,就这样把身子给了他,虽然西方人对床伴显得有些随意,但露丝却还是第一次,而且她除了杀人,似乎从来没有与异**往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天命的关系,萧秋风自信,他也闯不入她的冷漠世界。

    “你情我愿,开心就好,我不是你们中国女人,没有负责任一说,所以,你不欠我的,把我需要的东西给我,你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好像昨天的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,露丝眸里闪过一丝痛楚,但是她的话意却似乎一丝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刚刚写的纸片,说道:“这就是你需要的,一个瑞士国际银行的帐号,一个伦敦银行分部的储物柜密码,希望你不要太失望。”

    露丝接了过来,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,只是慢慢的把那半个饼吃完,然后站了起来,说道:“如果你有事可以先行离开,不需要向我道别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那转头过去的脸上,突然的多了一种冰冷的泪水,她哭了,这是她人生第二次,为同一个男人而哭。

    第一次哭,是因为这个男人死了,她弄不明白,为什么想要杀的人死了,她竟然会流泪,但是这一次的哭,让她明白,原来很早之前,她就已经爱上这个东方的小男人。

    从师傅领他回来的那一天,他们就已经纠缠在了一起,其实,她根本就不曾真正的恨过他。

    但是当露丝看到那个庞大天使基金帐号的时候,也有些发呆,这是屠神三十年来,所有的积蓄,够她重建三个新的屠神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百宝箱里,有些东西,却让她陷入了对往事的怀念,一个中国式的护身符,是她第一次送给师傅的礼物,却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礼物,他被师傅扔在黑屋里关了整整三天,师傅要让她记住,修练的时候,绝对不可以分心,不可以用外界的东西,影响她的心绪,然后把这个护身符扔在了垃圾筒里,表情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从那时候开始,她就不敢再送任何东西给那个严厉的师傅。

    原来师傅已经收起来了,原来他并不像表面上那般的严厉,原来他的心里,其实已经接受了这份礼物。

    在这份礼物的下面,是二十二个很精致的小盒子,露丝打开几个,里面是大大小小的玉石雕像,很是传神的表现着雕刻者的手艺与用心,而每一个却都是她的样子,这一定是师傅亲自雕成的。

    露丝很是有些兴奋扒开盒子,在那里下面,掀起了盒底的一封信,朱红的信封上,写着露丝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师傅,露丝真的好想你。”露丝在心里狂动着兴奋的思念,但是这封信带给他的震撼,却是不亚于惊雷。

    “露丝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不在了,没有办法在你的身边照顾你,虽然我曾经发过誓,要照顾你一生一世,原谅我,失言了--------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料错,你现在已经爱上了影子,他是一个好男人,由他代替我来照顾你,那我会很放心,露丝,真的希望望你能幸福,一生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,我准备这一生,都瞒下去,但是影子曾劝过我,就算你再痛苦,也应该有权利知道,这让我思虑了很久,却没有想到,此刻只敢在这封信里告诉你,请你原谅我的懦弱,你的母亲生你难产而死,却是因为我,因为我就是那个罪孽的男人,我没有保护好露莎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不配做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----------------不管你是原谅还是责怪我这个父亲,我都爱你,露丝,你是我在这个世上最珍爱的宝贝,天堂之上,我会日日夜夜为你祷告,愿你一生平平安安,幸福快乐!”

    露丝满脸是泪,无力的倒在了地下,这一刻,她的心都已经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