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在床上打败你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一战很是惨烈,黑夜与教宗的三千余人,最后除了一些没有大作用的帮徒,高手几乎全被毁灭,教宗的四大高手,只有一个逃走,跟着他一起走的,还有十几个护皇卫队的精锐,其余的人,都已经成了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神兵战队三人受伤,但是与对手的惨败相比,他们已经名扬整个欧洲,就算是屠神余众,也对这支战队有着很祟拜的尊重,把他们当成了英雄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的时候,战事才堪堪结束,整个屠神的古堡总部,已经变成了地狱的惨状,不过对些逃生的人来说,活着,的确已经是一种福气。

    强者,就算是杀再多的人,也是可以受到别人的拥戴,何况他救的是屠神众徒的生命,就像是萧秋风,此刻已经成了屠神的贵宾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心中,萧秋风就如天命一样,是人间的神,只会接受众人的昂望。

    后面的事自有屠神处理,萧秋风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身轻松,利用水气洗掉了心里的疲惫,这一战,对他来说,的确是畅酣淋漓。

    而内院的血迹都已经整理完毕,安静的吵杂声,慢慢的从外面传来,如果不是那血腥的气息,还隐隐的存在,或者很多人都不敢相信,那惊动整个欧洲的狂霸之战,才在这里结束。

    每一次与黑夜接触,萧秋风就多了解他们一些,只是太多的枝叶,到了今天,却也没有办法理出一个头绪。不过顺着刀剑门的方向,萧秋风知道,一定可以知道更多的事情真象。

    那样,刀的行踪,就犹为重要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因为黑夜,刀还是萧秋风最充盈杀戮地人。

    这里是露丝的私人小别院,此刻静静的。没有人敢来打扰,但是这一战的胜利,古堡外却已经是热火朝天。连李强兵与铁柱他们也被众人拉入了庆功宴会上,那些火热的西方女郎。用性感火暴的身体,诱惑着这些勇士。

    此刻应该是享受的时刻。

    门轻轻地被打开了,露丝走了进来,这一刻的她很是有些不同,换下了平日随时的便装。穿着一件让萧秋风很熟悉地衣服,端着两杯红酒,盈盈如风般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精心梳洗过地容颜,散发着丰满成熟女人特有的飘香,似乎是一种暗暗的诱惑,这一刻。萧秋风似乎不由的多看了几眼,杀戮之后,男人总会有某些方面的需要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女人,他不敢碰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在想什么?”露丝走到他地身边,很是柔柔的问道,与萧秋风在一起,他们一向都是以汉字交流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回答。但是露丝那冷冰魅惑的娇艳脸庞上。动魂的美丽间,呈现出了几许笑意。说道:“你不需要担心,他们已经离开伦敦了,今夜我们一定可以睡个好觉,你不需要怕有人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露丝还以为萧秋风担心对手的夜间偷袭,这一点,她早就已经想到了,也让人作了安排,她是一个杀手,小心为上的警句,她比任何人都懂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黑夜与教宗实力大损,此刻在伦敦已经没了支柱,就算是偷袭,也起不了大地作用,他并没有太多的东西,刚才只是在思考着黑夜的事情,当然还有如何才能找到刀的行踪。

    “你的衣服-------”萧秋风轻轻的开口,转开了话题,他与刀的恩怨,他不想让露丝插手,免得又惹上大堆地麻烦。

    露丝甜甜地送上了一个秋波,嫣然喜气的脸上,多了一种放纵,很是突然地转身,裙风一摆,衬托着她高挑的身材,几乎美若精灵般的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“这是嫣月姐姐给我买的,我觉得很漂亮,所以就带回来了,你看,我穿着是不是很性感。”与西方传统的晚礼服相比,这衣服已经保守了许多,因为这是根据东方女人传统的性格设计,但萧秋风的确喜欢看露丝穿这件衣服。

    此刻的的露丝,萧秋风才把她当成女人,而不是风铃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露丝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,竟然慢慢的掀起了自己的裙角,那雪白的**,也一寸一寸的泄露,飘香的浓郁,慢慢的渗入萧秋风的鼻息间。

    一股冲动的火热,已经让他有些烦躁的渴求,对女人身体的渴求,这并不是好现象。

    接过露丝递过来的酒,萧秋风一口吞下,如果是冰水更好,他需要给自己一份安静平和的心境。

    露丝如水般的轻轻靠了过来,拿杯子与萧秋风手中的空杯子轻轻的碰了碰了,然后在萧秋风的身边坐了下来,说道:“今天的确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,这一杯,我也干了,谢谢你,风,我想我今天,已经可以完成师傅的遗愿。”

    酒一饮而净,露丝粉嫩雪白有脸上,慢慢的有了一些诱惑的红润,但是她看着萧秋风的眼神,已经有些怪异,或者那是一种阴谋得逞的笑。

    萧秋风听到那句话的时候,心里就有种暗暗的警惕,但是身体的变化,却已经让他知道,太相信女人,的确并不是一件好事,他中招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露丝竟然给给他下药,而且是在这种时刻,他才刚刚替屠神挽回毁灭的命运,这样做,是不是太不道义了。

    她是杀手,不讲道义,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不对的事。“你可以杀了我,我相信你有这种力量。”就算是被下了药,这个男人的力量,仍然可以取他的性命,但是露丝却没有一丝的惧意,甚至与萧秋风靠得更近。

    萧秋风力量凝聚在手上,但慢慢的又放下,他真的很想教训一下这个不知轻重的女人,但是体内迷炫的感受,让他知道,这种药并不会致命,他此刻并不知道,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手已经攀上了萧秋风的脸庞,露丝这一次笑容更美,就如一个女人挑逗着一个男人的**,很温柔很有技巧的抚摸着。

    “你终是舍不得,是么,我记得师傅说过,你是世上最好的男人,以前我不相信,但是现在,我相信了,为了要打败你,我想了很久,也想了很多计策,但是对你却没有一种是有用的,不过昨天,我突然的想到一种很好的办法,只要你是男人,就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这种笑有了一种暧昧,一种放纵的妩媚,这并不是露丝的本色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却已经明白,这个女人要干什么,只是他没有料到,这个女人竟然会给他下春药,很强烈春药,此刻那欲火的狂烧,已经开始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昨天,正是因为那抹淡淡不经意的柔情,已经让露丝了解了师傅的良苦用心,根本不是要她杀这个男人,而是让他们纠缠,一生都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就是师傅给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是不是很漂亮?”那件晚礼服慢慢的褪下,从胸口,到灵腰,小腹,到**,每一个她身上的美丽,逐渐的在他的眼前绽放。

    晚礼服衣裙下,她一丝不挂,成熟的丰韵身体,本就是妙不可言,如果在平日的时候,萧秋风绝对会把这个女人从窗口扔下去,但是此刻,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求我,今夜,露丝就是属于你的,整个的属于你,你会是我第一个男人,但是,你败了,记住咱们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做到了,这些年,她一直为师傅的遗物伤神费思,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巨额财富,而是那本来就属于她的秘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男人实在太难对付,直到今天,才有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已经有了女人,但是露丝从来没有想过霸占这个男人,只是想用这一夕之欢,完成这一生的使命,然后,静悄悄的离开。

    这会是他一生最完美的记忆,因为她也曾经真正的爱过,人生绝对不会再有遗撼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脸上已经通红,有些无奈了摇了摇头,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求人,更不会求女人,但是对付你,我却有更好的方法。”萧秋风凌然的气息中,已经抓过了露丝的手臂,把她整个人甩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露丝惊讶中还没有回过神来,萧秋风已经整个的压了上来,脸上的笑邪邪的,有些说不出阴险。

    “不过找个人玩玩**,却还是可以的---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