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十章 惨然的背叛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远河一惊,就已经不抑的叫出声来:“新民!”

    没有错,这个施施然走上来的正是借住萧家的远房表哥王新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萧秋风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,你竟然问我为什么?”脸上阴森的神质中,暴发出病态的狂笑,“这真是天下最好笑的话,你竟然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王新民已经走到了萧秋风的面前,双眸闪烁着狂热的**,那不是男女的**,而是杀戮的**,他已经忍得太久。

    “新民,我们萧家养你这么久,待你不薄,你为何恩将仇报。”萧远河并不知道其中的事情,王新民的出现,打碎了他平静的心海,他想不到,这个平日里温和的外侄,会背叛萧家。

    “待我不薄,萧远河,我在萧家做牛做马,如今也只是一个初级的经理,这败家子有什么比我强,为什么他一进集团,就是总裁,你说,这就是对我好么?”恨意的看了萧远河一眼,此刻他不需要再伪装,他要把所有的不满,一股脑的泄出来。

    “难到为了这,你就要陷害我们父子?”萧秋风现在才知道,为何很早就感受有一种被监视的波动,原来就是这个身边亲近的人,一直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王新民更怒,厉声的喝道:“当然不是,萧秋风,这一切都是因为你,你这个禽兽,你夺走了我最心爱的女人,你强暴了我的爱人。”

    操,一听这话,萧秋风脑海里就直冒火,又是这鸟人以前的陈年烂帐,现在都算在了他的头上,不过这鸟人玩过的女人还真是不少,一时之间,也想不出,哪个女人是王新民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一边的坤哥听到,有些淫笑道:“萧少爷,你的口味可真是不同凡响,连表哥的女朋友也暴强,果然是同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也是虎眸怒瞪着萧秋风,好像也相信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苦笑道:“我没有这种嗜好,表哥,你是不是弄错了?”

    “弄错了,美美,你可还记得美美?那一夜,我就在你的房外,亲眼看着你强暴她,这一幕我一生都不会忘记,萧秋风,今天,我要把你剁成肉泥喂鲨鱼。”

    手在腰间一抽,一把砍刀已经握在了手中,看着他厉然的眼里,泛着惊喜慌乱的神情,就知道他真的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想了起来,那个交际花美美,那个一夜**之后,拿走她一百万的女人,那一夜,他们玩的就是**游戏,却没有想到,她竟然是王新民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想来一定是那个美美借助王新民的关系与自己靠近,她的目标根本就是他这个风流公子,只是可怜的表哥,却钻进了牛角尖里,那样的女人,会看中他那样一个卑微的胆小男人么?

    这一刻,萧秋风哭笑不得,看着那一副愤怒的王新民,很是不忍心的说道:“表哥,我只说一次,那个女人并不纯情,那一夜,他拿走我的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的,美美是爱我的,她是被强迫的,而且强暴她之后,你还杀了她,我都知道,你不要想着狡辨。”

    王新民真的已经走火入魔了。

    “她没有被杀,只是移民了,听说是去了新加坡,表哥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到了这个时候,萧秋风也存在着一抹希望,这个表哥能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劈了你。”砍刀已经挥舞,朝着萧秋风落下,美美在他的心中是完美无暇的,不允许任何人污蔑她。

    “新民,住手-----”虽然儿子做了错事,但是看着这种危机,萧远河还是急叫了出来阻止。

    刀并没有落下,在坤哥的示意下,两个壮汉已经把王新民拉开了,他们的目的还没有达到,此刻还没有到杀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畏惧,知道时候已经差不多了,看了坤哥一眼,很是淡然的说道:“你不需要再废话,如果想要风正集团,还是请你背后的人出来吧,躲躲闪闪的,只会让人看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个合约,我是绝对不会签字的。”萧远河的语气也很坚定,不过心里,他有些后悔,为何这一次出门,没有多带几个保镖。

    坤哥的脸上很不高兴,手里的橙汁重重的放在了桌上,冷冷的说道:“我黄坤做事一向是干净利落,不喜托泥带水,酬金我已经收到了,上家已经说过了,就算是不签,杀了你们两个也是一样的,这是你们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杀机毕现,看样子背后那人已经特别的交待过,不允许透露关于他的消息,萧秋风知道套是套不出来了,唯有逼问了。

    “干掉他们,对了,小的留半条命,让这小伙子玩个尽兴。”厉色一闪,黄坤已经转头,而在他四周守护的几个壮汉,皆已经把手放到了腰间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身体的确虚弱了一些,这些日子,他已经很努力的在提高,不过与他影子的强暴还没有完全融合,但是对付这十几个帮众,却还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王新民脸带喜色,脚步最快,能够把这个男人千刀万剐,就是他最满意的事了。

    萧远河心如死灰,正准备拉着儿子的手,一起面对,萧秋风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王新民已经飞了出去,重重的撞在了船舷上,连吭也没有吭一声,就被打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黄坤听到异响回头的时候,地下更是已经躺上了三个属下,其中一个好像已经死了,五孔流血,惨状凄然。

    “开枪,打死他!”

    萧秋风的身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黄坤也不是一般人,马上就感到不对,他哪里晓得这个纨绔子弟,会是高手,收集的资料里,根本就没有提到过。

    枪响了,一连响了两声,但是惨叫而倒的,却是两个壮汉,是黄坤的属下,一人被击中了肚子,一个人被中了大腿,倒地哀声连连。

    玩枪,他是祖宗,萧秋风一声冷笑,直击的重拳,已经飞身袭到,黄坤抬手一挡,却已经被这重力打退了十步之多。

    “咔咔-----”的两声脆响,他自己的手臂,已经敲碎了自己的肋骨达三根之多。

    脸色变了,心惊慌失措,黄坤扶住扶梯,狂喘一口气,也不顾得上面的兄弟,逃向了一边的快艇,但是等他到了才发现,萧秋风已经在上面等着他。

    船上十二个人,现在已经倒了九个,而在黄坤的身后,萧远河也慢慢的走了下来,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惊讶,本以为会难逃一死,此刻却安然的走下来,刚才发生的一切,恍若梦中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,短短的两分钟时间,都倒下了,萧秋风的表现,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手伸到了衣间,才刚握住手枪,手腕已经被萧秋风如钢钳一般的夹住了,手骨响着碎裂的声音,枪到了萧秋风的手里,而且正对他的额头之上。

    就算是亡命之徒,在这种情况下,也惊吓出层层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想干什么,我是铁血团的堂主,铁血团知道么,南方黑道霸主,你敢动我,你们萧家将会鸡犬不留。”

    铁血团,的确知道的人并不太多,但是能够知道的,一定是有身份的人,萧远河就听说过,此刻听到,脸色已经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萧家的确可以在商业上称霸,但是黑道,毕竟是另一个世界,这个世界,对他们来说,是很陌生的。

    枪响了,打中了黄坤的膝盖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吓我,我这个人不经吓的,说不定下一枪会打中你的心脏,那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痛苦还有害怕,或者恐惧,每一种负面的情绪,此刻黄坤身上都有,他肠子都悔青了,没有刚才意发不屑的神情,这一刻,他就如一个帝王,被拉下皇坐关入猪圈一般的卑劣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萧秋风只想知道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------”咬着牙,他闷声的抵抗着。

    枪又响了,对这些人,萧秋风从不怜悯,如果今天不是他,那死的人铁定是他们父子俩。

    另一腿中枪,黄坤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说-----”萧秋风说完,那黄坤稍一迟疑,又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还有两颗,如果你能坚持再中两颗而不死,我就放你一马。”萧秋风的话冷冷的,邪魅的笑意如杀戮的诡异光芒,让黄坤心房彻底的崩溃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,什么人要风正集团我真的不知道,只是知道铁血团收了一百亿,副团主交待我们做的,萧少,真的,我真的只知道这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