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三十五章 灭绝之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”一声长笑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身形如虎入羊群,从护皇卫队与七十二精锐的包围圈中闯入,一抬手,就已经捏死了两个冲在最前面的卫士,尸体飞向了两个正在强攻露丝的教宗战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对这个青年人的强势侵入,四个护皇高手已经是一震,身形纷纷的退开,其中一个从萧秋风的身形上,感到了当年伦敦一战的熟悉气息,那就如一个噩梦,今生都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“当年一战,你们教宗损兵折将,十大战将只剩下你们七位,连教皇的玉杖也被抛到莱运河里,看样子这个教训,你们好像已经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战,是教宗的耻辱,被新一代的教皇严禁传播,但是七大战将当年可是亲身参与者,这种事,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话,更是让他们心里有了寒胆的一惊,其中一个喝问道:“你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这关乎着教宗的尊严,就算是逃得一命的七大战将,在平日里也把这个秘密烂在了心里,不让任何教徒知道。

    露丝已经走到了萧秋风的面前,看着这些屠杀他帮徒的教宗高手,已经愤恨到了骨子里,但是她受伤了,而且伤得不轻,一旁的护盟高手,也十之有**伤势严重,满身的鲜血,已经让他们失去了一向的平和。

    当年如果不是遇上了萧秋风与天命这两个变态,教皇的权力,就是世界上真正的皇者,无与伦比的。

    “是他伤了我,只要你杀了他,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。”露丝知道自己真气不继,无法再与教宗战将相抗,唯有把所有的希望。放在了这个东方男人身上,他们纠缠了这么多年,这一刻,她才真正明白,师傅所要让她明白的道理。

    师傅跟本不是要让她杀他,而是不停的鞭策她,鼓励她。给她一个努力追赶地目标,让她不至于在修行的道路上失去方向。

    露丝知道,自己根本就杀不了这个男人,就算是真的有这种力量,她心里很清楚,她也不会真正的下手。

    萧秋风看到露丝本就有伤势的手臂上,又挂上了两条新的伤痕。慢慢的回过头来,那种狂妄地傲然,变成了深深的冷寒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,你们不需要知道,现在,我要杀你。”而他所指的那个人,就是刚才伤害露丝的四大战将之一。

    四大战将连同一气,此刻当然站在同一战线,另外一人目射寒光。有些豪气的叫道:“护皇卫队,杀,杀无赦!”

    他叫完,第一个已经冲向了萧秋风,不论在何时,他们都需要维护教宗的荣誉,不能让任何人毁坏,萧秋风对他们的漠视。已经严重地损害了他们的尊严。

    “萧少,这个鸟人交给我吧!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铁柱已经闯了进来。这个猛人,现在满身是血,都看不出他本来的样子,如果不是他的声音,萧秋风还以为是从哪个地狱里爬出来的血色修罗呢?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动了,所有的护皇卫队也动了,而屠神方面压力大减,上千人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萧秋风把那个狂妄之人交给了铁柱。而他对上了他说了要杀之人。

    而露丝已经退到了战圈之后。由狼犬握着血淋淋的利刃,护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那个东方男人真是强大得有些变态。”狼犬也经常杀人,但是就算他见惯了血腥的场面,看到那个男人地杀戮,仍然有暴吐的冲动,杀人就杀人吧,如此残忍干什么?

    影子身法,已经运用到了极限,此刻连影子都已经消失,就如一阵风,在面前吹过,而脖子就已经不属于自己,萧秋风割破了六个挡在这个战将之前的护卫,强大的真力空心斩,已经迎风而至。

    杀意带着狂动的愤怒,萧秋风的力量,已经到了一种骇人的地步,战将也是教宗了不起的厉害人物,此刻面对着这种萧杀气息,他几乎有种逃地冲动,如果不是教宗的荣誉不由他这么做,他估计转身远遁了。

    “黑魔手!”十个战将,每人有一种很是特别的武功,而这个就是黑魔手,那手布满了毒素,任何人只要被他摸到,都将有可能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却不怕,因为与淫贼相处得太久,对他地用药手法,与解药方式也略知一二,黑魔手却是把毒性渗入修练的气劲中,每一招一式都带着毒气,让人防不胜防,但是它们却渗不入萧秋风的护身真气。

    武学的境界,殊路同归,任何招式或者手段,在绝对的强大面前,都会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萧秋风首先要做的,就是断了这只黑魔手,因为它的存在实在太毒辣,有伤天理。

    手如刀,指如剑,刀芒动,剑意寒,萧秋风强大的冲击力,就算是战将身如猿捷,也挡不过这种速度与力度,胸口挨了一记之后,身形微顿,一措之下,新地刀气已经劈到,迅猛如雷,快如闪电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心急之下,这教宗战将也不顾得旁人观注,随后就已经抓住了一名弟子,挡住了萧秋风庞大地下劈刀势,刀溅五步,刀芒凝而尸身两断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教宗,沽名钓誉,手段了得。”萧秋风为这种人卑鄙无耻感到不屑,但是杀意却是更浓,这一次,猛然的手,紧握成拳,已经形成了冲天之锤,呼啸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战将身形半退,长长地黑魔手,夹着蚀骨的寒毒,已经向着锤头缠了过来,妄想一招让对手毙命。

    气已经延伸,布满在了手臂之上,两手相交,一种“哧哧”的声音已经很刺耳的响起。

    教宗战将脸上狞然一笑,却脸色大变,那被他黑魔手紧裹的手,却如灵蛇出穴一般,昂头而起,拳已经成刀,利索的虚幻一闪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没有痛楚,只是因为他没有时间去理会,新的劈雳攻击,已经在眨眼间,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黑魔手已经断骨无力,左手挡起,但是这雷霆之击,实在太强大,如万斤重压,教宗战将,已经整个身体的矮了半截,不堪承受之下,他已经半跪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这么客气,就算是跪求,你今天也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教宗的光荣在这一刻,被他毁灭,作为教宗的七大战将之一,被万万众的教徒昂视,此刻却跪在这东方人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可恶------”士可杀不可辱,战将有个横肉一拧,全身的力量,已经运动着挺起,但是很可惜,萧秋风没有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飞天脚已经踢到,脚正中他的脑袋之上,迷乎的瞬间,这战将半个身躯已经埋入了土里。两腿--------“劈啪”的六腿之后,战将已经只剩下那被打得半扁的脑袋还留在土面上,整个身体,已经葬入了绿草的泥里。

    其他三个战将,两个被铁柱与李强兵挡住,一个在神兵战队的围攻中,抽不开身子,眼看着自己的伙伴在片刻间,成了活生生的地里的泥塑,被这个如恶魔般的男人,如玩偶般的戏弄。

    人慢慢的走到了这个脑袋前,萧秋风抬起了脚,一脚猛力的踩下,脖子发出一声脆响,这个奄奄一息的战将,已经彻底的断下了最后一口气,脑袋挂在了勃子下面。

    被这个战将激起的无上战意,已经让萧秋风彻底的被魔化,身形如虎,闯入了群蜂痛动的护皇卫队群中,掀起了没有边际的血腥屠杀,教宗本不该介入,如此前来送死,也怪不得他心狠了。

    “干掉他们,一个不留。”萧秋风看着几方的战况,凌声的大喝,铁柱与李强兵也不由的加快了攻势,虽然一时之间,干不掉这两个战将,但是却已经让他们知道大势已去,这个男人的变态,与当年的东方人,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那股强悍的杀气,就已经让人先闻而颤了。

    七十二精锐,也算是一流好手,但是在萧秋风的手里,根本不堪一击,双手连抓连提连捏,一个个的被扭断了脖子,如割稻般的倒了一地。

    血已经成河,杀意却是愈演愈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