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三十四章 杀杀杀杀杀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杀掉他们,一个人不留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满腔的怒意喝着,自己已经面对着挡在他面前的黑衣首领,这是一个很强大的敌人,至少比三人塔要强大很多。

    而他一身的黑衣,让萧秋风想起了黑夜四老,应该是一路货色,不过此刻不是他询问的时候,里面需要他,这里,他不能久留,必须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会死得很惨。”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,萧秋风有着无此的杀意,看着黑衣人,他已经看到了血,浓浓喷涌的鲜血。

    人未动,但是空气中的意念却已经开始了相拼。

    一旁的所有人都已经听到了萧秋风的怒吼,李强兵力量的勃发,就如一只凌然的狮子,下手之处,毫不留情,三人塔已经微微的感受一些吃力,但是力量的相仿,一时之间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神兵战队的杀戮在这一刻,显得更是狂暴,数十个黑衣人已经死亡无数,但这一切并不能影响到了黑衣首领的情绪,他冷冷的注视着萧秋风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一个黑衣众似乎受不住这种恐惧的气息,锋利的刀凭空出现,猛然的向着萧秋风劈去,因为他也感受到,在这里,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最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刀锋已经握在手里,庞大的力量,已经带动着逆向而击,萧秋风带着无比的怒意,暴然而动,刀芒过后。黑衣人一刀两半,萧秋风身影已经从分尸间穿过,血液纷扬,如漫天的樱红,嫣然艳丽。

    身体如电般地一旋转,长长的手臂,已经带起了空气中凝聚的力量,向着黑衣人凌然攻到,手握拳。拳变刀,刀气冲天。

    黑衣人身体四周生起了一种强大的护身罡气,淡淡的染着黑雾的弥漫,让他变得有些不真实起来,那仅露出眼睛的双眸,更是阴森,带着冰冷死亡的麻木,此刻,他是死神。?

    他本就是死神,因为这些黑衣人都死尸。由他一手训练,是黑夜三大力量之一。

    这一次死神出动,就是为了屠神,警长的命令里很简单,配合教宗地行动,围而歼之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男人的强大,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,也难怪当日黑夜四老香港之行,无功而返,除了一人当场被杀。其他三人也被警长下令灭口,以敬孝优。

    黑夜需要人才,不需要懦夫,这就是警长冷冰无情的提醒,任何黑夜成员,务必要很清楚的记住这一点。

    凌厉的杀气。带着庞大的力量。呼啸在两人之间,转眼间,两人已经对过了八拳,萧秋风的拳迅猛有力,滔天之势如海啸涌起,挡无可挡。

    而黑衣首领的拳,阴然毒辣,出招之时。往往从他黑衣下莫名而起。让人分不清他的方位,只是刁钻无比。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啊”一声惨叫,三人塔有一个已经被李强兵击毙,这种杀戮地声音,让人很是震奋,连萧秋风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双手如钢爪,已经撕掉了这个黑衣人的长袍,在长袍里,这是一个老人的身体,竟然半体**,老骨弥而有劲,让人一见,就是内外兼修的高手。

    老人愤怒之下,也扯下了自己脸上的掩巾,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东方人,至少已经超七十岁了,如果不是此刻脸上的狞狰表情,他几乎有种宗师般的风范,只是没有想到,这般的高人,也会伦为黑夜的爪牙。

    “气刀”身份显露,老人脸上地杀意更浓,手微微抬起,枯瘦的老手已经带起了刀气,这是刀剑气最精粹的刀韵心法。

    萧秋风又是一声冷笑,又是刀剑门的人,看样子刀剑门也应该彻底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刀灭万宗”一块冷冷的轻喝,萧秋风地手也带直敢无匹地刀气,俊雅的脸上,如染了胭脂,红火一片。

    剑如水,刀如火,此刻萧秋风已经使上了身体先天的炎火之息,犀利无可抵挡。

    “刀魂!”

    老人脸上现出了一种惊讶的恐慌,手凝成的刀式一顿,而萧秋风的刀却已经袭到,刀幻化成影,凌空而下,变成了刀气超过十米的虚形,轰然劈到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两个黑衣人被拦腰切成了两半,而黑衣人不敢硬接,身形倒下,就地一滚,但是土沫纷飞,等他从地下爬起来地时候,脸上五官都已经被土掩埋。

    “你都已经活够了,早该入土为安了。”

    无形地刀气,已经又一次,如电般的劈到,黑衣人所到之气,萧秋风一共劈出了三十六

    血,已经出现,在老人地身体上。

    就算有强大的护身罡气,但是刀气的无孔不入,却也让他遍体鳞伤,他的胸口,已经超出了二十道伤口,道道鲜血不止。

    气喘如注,但是老人眸子射出一种愤恨不已的戾气,杀戮一生,这还是他一生最惨败的一次。

    刀剑门已经隐成了中华古武学的霸主,但是却没有想到先知一言言中,他们终于遇上了天生的克星,萧秋风就是他们的克星。

    也难怪刀这个新一代最杰出的弟子,行事如此低调,世上有这么一个人,刀剑门的确处处受抑。

    就算是死,也要清理这个障碍,黑衣老人微微的一沉思,眼里冷光已经变成了死光,为刀剑门,他需要生命证实他的承诺。“血噬**”

    血已经流得很快,但是当老人微微的沉重喝出这四个字,血不是滚,而是喷,喷洒的鲜血已经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“体爆”萧秋风一看就已经明白,这些练武之力,每个都有些杀手锏,就算死也要让敌人同归于尽,而血噬**,却是其中最残忍的功法。

    “刀心毁天灭地!”刀气形成了黑色的莲花,朵朵黑得发亮,亮光来自这些花的花瓣,花瓣就是刀,朵朵刀形成了三抹最诡异的黑莲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没有攻上去,这一刻,他中指一弹,三滴鲜血已经染入莲花之中,那黑色的莲花,已经变了,变得嫣红,如三盏黑夜中的***,闪动着最娇艳的颜色。

    老人心如死灰,喃语的叫道:“血色竟然是血色,天亡我也!”

    三朵莲花动了,在动的那一刻,莲花不见了,刀也不见了,刀形如一,在空气里失踪,连那些雾气也在一瞬间,散去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切恢复了平静,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老人还是站在那里,身上的血,继续喷涌,相信很快就会流尽他身体的最后一滴血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

    三声最惨的痛苦叫声,老人昂头望天,这却是他最后能够留恋的一眸。

    身体发出“劈啪”的声响,然后两个碗口大的血洞在他的胸口出现,刀气渗入身体,此刻压抑不住,暴力透体而出了。

    老人死得粉身碎骨,变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脸的杀机,身形未有一刻的停留,转眼就已经在这里消失。

    “杀掉,一个不留。”这是他最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黑衣老人的死,就如世上最有效的兴奋剂,李强兵已经杀掉了三塔的第二人,剩下那个,已经摇摇欲坠,意志开始有些迷乱了。

    数十个黑衣人,却还是如亡命之徒般的向着神兵战队攻击,他们的本就被迷乱了心智,主人已死,他们只有一个意念,就是杀死眼前的人,杀死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***,去死。”一个神兵队员,已经蛮力的扯下了一个黑衣人的胳膊,然后看着这个黑衣还拼命顽抗,愤怒之下,那胳膊被当成了武器,插入了这个黑衣人的胸口,击碎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或者这一刻,他们才真正的领略到,什么才是人世最间戮意的战争。

    萧秋风三个起伏飞跃,就已经到了古堡之中,他看到了熟人,教宗的护皇卫队,此刻已经把屠神总部的高手团团围住,地下,更是躺满了两方的战员尸体,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而此刻,露丝一人面对的,却是教宗七大高手之中的两个,一柄流星般的匕首,变化莫测,恍惚间,萧秋风似乎看到了天命的影子。

    露丝,本就是天命的女儿,另一个天命的诞生,看着她,萧秋风身体里豪气冲天,似乎又回到了当年伦敦一战的热血沸腾时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