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三十三章 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三人塔都已经不再年青,四十多年的年纪,皮肤青紫,从外表,看不出他们属于哪类人种,也不会有人胆敢询问,因为据不确实的谣传,他们的亲生父母并不属于正常人种,而且是被他们三兄弟亲手所杀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一生都抹不掉的污点,所以他们只能用杀戮,来满足平衡自己的心,这一次,黑夜给了天价,可以让他们一生无忧的隐居起来,过完下半生。

    黑夜的要求很简单,并不是要他们灭掉屠神,而只是让他们冲进古堡,那就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,这对三人塔来说,是再容易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当冲锋的信号发出的时候,他们三人闯关最快,除了随手灭掉的极个别挡路的枪手,几乎就没有停下过,或者因为对手实在太弱,他们也没有动手的**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杀人就像是玩女人,太顺从的没有味口,需要一些强暴反抗的刺激。

    眼看着前面就是古堡,他们遇上了强手,屠神里的勇士挡住了他们的脚步,这十几个勇士跟着天命征战欧洲大陆,战功累累,每一个都是百里挑一的战将,杀气滔天。

    在三人塔后,紧跟着一批黑衣人,他们没有与外围的帮众纠缠,随着三人塔打开的路,畅通无阻的也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十几个勇士,就是一道坚固的城墙,没有人可以逾越,唯一突破的方法,就是他们死了。

    “灭了他们”

    这句话并不是三人塔说的,一个冷气寒冰的黑衣人,轻轻的度步上前,黑色的衣袍,黑色的面布罩,这个人露在空气里的。只有那双眼睛,深邃地杀意,不带一丝人的理智,整个人站在那里,就如一柄屠刀,满是血腥的味道。$君$子$堂$首$发$

    他身后的黑衣人已经冲了上去,三人塔也不例外。他也不是为了帮助黑衣人,虽然他们是同伙,都是为了闯入屠神的总部。

    但一个是为了杀戮而战,一个却是为钱而杀戮,目的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玩的事,哪里能少了我牛仔。”一个白色皮肤,北美牛仔穿着地男人闯了进来,他一身都是血,但是脸上却带着很满足的笑容,灿烂无比。

    高筒靴。短匕首,腰间还别着一根长长的鞭子,花色的衬衫,已经看不到本色,只是被血红染尽,变成了一种黑黑的颜色。

    这一路冲过来,他已经割断了十八人的脖子。仅仅只是割破,他的匕首很锋利,而力度刚好,并不会浪费,他本就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,从来不浪费自己的力气,杀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叫牛仔。M国人,但是在世界上并不出名,甚至前五十名的高手里。都没有他地名字。

    不过他是高手,这一点,不需要怀疑,因为他一上来,就缠住了一名勇士,锋利的匕首已经划破了对方的肚皮,没有人看清他如何出手,但是这名勇士退开的时候。肚皮已经有了一道深深的血痕。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三人塔也不例外,三个兄弟合在一起。围住了三个勇士,就如一张无形的网,任凭三个勇士用尽了方法,也没有挣脱出来,最后被累得精力大减,被三人一人一个,用脚踢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算是不死,也会重伤渗体,无法再战。

    才不过片刻的功夫,十几个勇士,已经三死六伤。

    三死却是死在那些黑衣人地手里,甚至那个气势最阴森的黑衣人,甚至没有动手,他只是把手都藏在黑布下,冷芒的看着这一切,他也在等,等值得让他出手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黑衣人没有人用武器,但是他们的身体与手,就是一种锋利的刀。

    “那三只老鼠交给你。”萧秋风从侧面闪身而出,感应这些人的气息,却没有想他们地速度如此之快,这片刻,就已经闯入了最后一关了。

    李强兵没有说话,身体已经闯入了三人塔的合围之中,就如萧秋风刚才所说,要想进步,他就需要面对更强大的敌人,用死来激发身体地潜能,这样,才能成为高手。

    或者他这一刻才了解,什么才是高手。

    高手并不是强大的力量,而是一个勇者的进步,一个人就算力量再大,不进步,总有一天,他也会被人淘汰,萧秋风之所以被称为高手,是因为他会在每一次的杀戮中,不断的进步,无从追赶。

    惨叫的杀戮声,因为萧秋风的出现,暂时的停止,勇士们已经退了下来,暂且地休息,而三十四个神兵,除了还在外围当屠夫地铁柱,所有的人都已经到齐了。

    “灭掉他们”这句话,刚刚那个黑衣人已经说过了,但这一次,却是萧秋风说出来地。

    神兵战队已经涌向了那五六十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一场血战就此拉开。

    而萧秋风对上牛仔,黑衣首领没有动,但是他的目光,却只盯着萧秋我一个人,或者他已经感受到了,萧秋风的强大,不过他也许想不到,不止是强大,而且有些变态的离谱。

    “你也可以一起上!”这就是萧秋风的蔑视。

    白人虽然身体块头大,但是心胸却不怎么宽阔,牛仔已经生气了,他动了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那个勇士是如何被他划破肚皮,没有人看清,那么这一次,所有的人都看到了,匕首握在萧秋风的手里,但是柄却在牛仔的手里,之间有一根韧性的无形钢丝细绳,小得同乎用肉眼都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二指一弹,这钢丝发出一种如古筝般的音符,然后脆声的“叭”的一声,断了,萧秋风松手,匕首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实在不太喜欢牛仔,因为他们都太自大。”

    牛仔没有说话,腰间的皮鞭已经握在了手里,嗡嗡的说道:“我要以勇者的名义,与你决斗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冷眸寒光,微微一闪,除了对他的蔑视,还有对一旁黑衣首领的监视,他可不能保证,这个人不会趁人之危。

    在他的思感里,这个人是众人里最强大的黑夜高手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个接一个倒下,神兵战队,第一次发挥了他们全部的力量,这一刻,他们才知道,平日里的严格,是如何的重要。

    这是力量的比拼,没有一丝的虚假。

    皮鞭夹着刺激的气劲,每一次落下,皆掀起了大片的灰气,萧秋风身形转动,无影不定的闪动,这里瞬间,又被黑雾笼罩。

    这支皮鞭牛仔已经握了三十年,比他的手都灵活百倍,就算是空中飞过一只苍蝇,也难逃他鞭舞之力,但对着萧秋风,并没有太多的作用。

    皮鞭把萧秋风缠住了,牛仔喜意还没有显露出来,这卷起的身形,已经飞快的转得更急,更向他靠近。

    牛仔有些不安的感受,当萧秋风离他三米的时候,那紧紧的缠着他身上的皮鞭,已经随着一声冷喝,发出“吱吱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皮鞭断了数截,截截跌掉。

    牛仔还来不急惊讶,拳头已经袭到了脸上,这一拳,萧秋风用尽了全力,人们耳朵很分明的能清到一种“咔嚓”的裂声,然后牛仔身形已经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飞了十多米远,才落地,不断的挣扎着发出尖锐的嚎叫,痛苦死亡的嚎叫,但没有理会,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小,终于不动了,而脸上染满的血,却让他看上去,显得异常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黑夜列为头号敌人的萧少,的确很强大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还没有转身,那黑衣人已经很冷然的开口,没有人知道,他在想什么,刚才萧秋风至少已经给了他好几次出手偷袭的机会,但是他没有。

    “萧少,萧少,快、快,里面危险”从里面,很是急切的冲进来一个人,狼犬,他一脸是血,弄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,但是手中那柄细窄的长刀,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使用,此刻见到萧秋风,已经失声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已经动了,他已经慢慢了靠近萧秋风,有些得意的声音,慢慢的说道:“你是不是很奇怪,看你杀了牛仔,我却没有出手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今天真正的对手并不是我,而是教宗,不过现在,我还不能让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***,萧秋风知道自己被这些人瞒住了,他们竟然只是为了托延时间,而真正要对付屠神的力量,却早就已经进了,他们的进攻,却是里面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