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三十一章 每人挑一个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玛丽有一种惊心胆颤的情绪,眼前的男人,如果不是疯子,那么就是神,无论哪一种,都会让人恐惧。

    万达的血腥,这几天她可是亲眼见识过了,每一个与他面对的人,不死就伤,此刻他满脸的怒意,已经有种戮血**,这并不是好念头。

    “他会丧命的。”这是她唯一能提醒的,因为这一刻,台上的战,已经开始酝酿着撕裂的暴力,台上观众的热情,已经被提高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说话,而是让一种最平静的心态,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,他并不是在看台上的表演,因为在他幽幽的思感里,有着最冷魅的寒气,如果狼犬没有料错,这个人,就是青光,他本就是血皇的伙伴,不会离开太远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李强兵这一年来的训练有着不可思议的提高,就算是铁柱差他,也不止一个层次,或者说他已经开始领略到力量的权术,知道如果要战胜对手,除了绝对的力量,还有一颗灵慧的心。

    灵慧的心,就需要超常规的思考。

    刚才萧秋风稍稍的有些担心,此刻全部融合成了一种欣慰,李强兵可以说是他当教官以来,培养出来的最顶尖的高手,更为重要的是他不会背叛。

    面对着自己,萧秋风知道,他会每天面临着挑战,而且不可能逾越,因为修为这种东西,也是需要天份的,而李强兵有坚韧的性格。严厉地律已,还有良好的体魄与在军中锻练的身体,但唯独缺少天份。

    这是没有办法后天弥补的,或者他可能成为最锋锐的刀,但永远也成不了握刀的人。

    血皇也不是笨蛋,几招之后,他已经发现了眼前这个体形与他不成比例的东方人,心绪开始有烦躁,迅猛的攻击::几乎是招招致命。

    而在短短的瞬间,他地身体,已经中了李强兵的三拳,就算是三只老虎,此刻应该都趴下,但是血皇没有,他只是手粗壮的手有些痛苦的揉了几揉,然后更猛烈的攻击,又一次呼啸而起。

    李强兵没有血皇这般的强悍体质,这种重力的攻击。他如果承受一下,估计都已经够受了,所以依着灵便的身法,左右开弓,根本就不与这个血皇正式面对,有种猫戏老鼠的味道,不,看两的体态,应该是猫戏老虎。

    这种策略是对地,因为李强兵必竟还没有萧秋我的境界。如果那三拳由萧秋风出手,血皇已经筋脉尽碎,就算不死,也会成为废人。

    世上从来没有真正刀枪不入的人体,血皇的护身罩门,只是比一般的坚硬一些罢了。就算是乌龟。有再硬的壳,也挡不住大象的一踩。其实除了硬碰硬,还有一种借力打力的玄妙功法,只可惜,李强兵还没有学会。

    因为李强兵的训练,一向只注重力的爆发,用强大地力量,打败敌人。功法的运用上。还稍稍的欠了一些火候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并不担心,他全心防备是青光。那个阴暗角落躲着的鬼魅高手,也许是李强兵的强大,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,先前淡隐地平凡,此刻无形地散发着一种冷幽的寒光,也许只是一瞬间,但是萧秋风却已经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是他这一次来的目的,没有想到,他们也凑在一起,这的确是减少了他的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台上,李强兵已经开始反击了,他避开了血皇最坚固的胸部与腹部,巨大的拳头,随着箭般地身形,像爆炸地雷,轰向了对手的头部,他也很不相信,这个大块头地脑袋,也会练成刀枪不入的坚硬。

    “咔喀”一声脆响,血皇重重了受了这一拳,但这家伙的脑袋的确够硬,晃了几晃,竟然还没有倒下,双手托着脑袋,有种不堪的昏炫感,片刻,在他的脸上,出现了血痕,只是这一次,是他自己的血。

    血是从眼睛里冒出来的,没有多久,就已经形成了如泪滴般的两条红线,挂在脸上,让他暴怒的神态,如地狱的魔鬼,更是恐怖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------”血皇一声巨吼,笨重的身体,也可以敏捷如猿,长长的手臂,左右开弓,扑向了李强兵,战意随着血的出现,李强兵全身充盈着无比的狂霸,那才是他真正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杀戮中取得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好强大。”玛丽在一旁很是兴奋的惊叫道,血皇进驻这里,已经打倒了上百个挑战者,从来没有人让他受伤过,虽然胜负未分,但是李强兵的战果,却已经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说话,当玛丽转过身来的时候,身边的位置却已经空了,似乎就从来没有坐过。

    萧秋风动了,他动是因为青光动了。

    青光动,并不是想暗袭李强兵,帮血皇取得战果,他动,是因为察觉到杀机,想溜了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忍术与剑道大成的高手,的确有几分灵敏的触觉,但是这种弃伙伴而逃的做法,却是他们岛国的传统,卑鄙而无耻。

    这样,却让萧秋风有了动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青光身材削瘦,穿着长长的怀旧长袍,出门那一刻还带上了帽子,如果不是萧秋风,还真是没有人敢断定,他就是阴冷诡异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杀你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冷冷一吐,萧秋风强大的真气,已经夹着致命的攻击,呼啸而至,他并没有想过给青光武者的尊重,对这种狠毒的高手,斩杀一定凌然果断,不给他留下一丝翻身的机会,仁慈在这种人心里,只是一种幼稚。

    “哧哧-----”的撕裂声,青光心感危机一动,两柄长刀已经出现在手中,那长袍已经成了数片,变成了围裙,但是他的脸,却满是冷冰的漠然,这种强大的力量,让他不敢有丝亳的疏忽。

    刀光现,手如弥漫的黑幕,遮住了所有的光芒,青光心里一震,抽身急退,只听空气里传来了“叮当”一声,一把青钢的锋利长刀,已经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冷汗如注,青光也是年青一代顶尖高手,但是眼前的人却来身影也未曾看清,就已经损失了一把护身长刀,这种战果,却还是他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萧秋风趁着黑雾间的一抹月光,淡然的出现,庞在的力量,紧紧的锁住他的所有去向,让他没有一丝逃跑的机会,才冷冷的开口说道:“那个废人没有告诉你?”

    从青光的刀法里,萧秋风感受到一种熟悉的东西,如果他没有猜错,这个年青一代的高手,却是与那个被他打成废人的家主有些关系吧!

    青光脸色大变,惊叫道:“黑色影子!”

    青光乃佐滕家第三代,而被萧秋风爆打成废人的正是上代的家主,佐滕原上,也是他双绝之一的师傅。

    “喝-------”双手紧紧握刀,战意仆死阴阴,带着尸气,知道这个男人的来历,他知道这一战,已经没办法避免,唯有希望拼死一战,寻机逃走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沉思,右手抬起,五指莲花的梦幻,就如黑夜里的霓虹灯,绽放着灼热的白光,青光眸子一闪而避,双手的刀,却已经舞起了片片雪花,大声喝道:“迎风一刀斩!”

    “***,又是这垃圾的一刀斩,你们佐滕家族上千人,难道就会这么几式?”萧秋风的鄙视,却让青光心情败坏,这一刀斩是他们东洋武学的精华,经数代人的提练与改进,有着锐不可挡的杀戮,被人说成垃圾,他不能不气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没有气太多的时间,因为等那光芒沉息的时候,青光已经没有了知觉,身体有种上浮的不可控制,眼睛所见的,却是自己的刀,染满鲜血的插在自己的咽喉之上。

    “我有告诉过那个废人,这一招,有八处破绽,每一处,都可以让施展者死一次,对我用这一招,你不会是嫌命太长了吧!”萧秋风拍了拍青光的脸,很是有些意由未尽的说道:“实在没有挑战性,就凭你们这些废物,再练二十年,也没有做我对手的资格。青光听到了,他实在很想说:枉冤,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,我最得意的迎风一刀斩,会有这么多破绽。

    但此刻他生命之火已经息灭,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,弱弱的倒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