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二十六章 决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黄城山,上海市区郊最出名的一座风景山,平日里游人络驿不绝。

    但是一般的游客,也就到半山腰,因为半山腰以上,由于地势陡峭,无法开发修路,形成了高不可攀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在黄城山顶之上,更有一座峭壁,高达百米,从来没有人攀登过,而此刻,在这百米石台之上,一抹修长的身影,巍然伫立。

    萧秋风到达的时候,白色早就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世上能尽情一战的高手,已经越来越少了,没有想到,今天能碰到你。”白色慢慢的开口,似乎已经把所有的思绪杂念抛开,甚至这一刻,连凤兮的倩影也变得模糊起来,战成了他全部的意念。

    萧秋风战意也是郁浓,豪迈一笑,抛开恩怨,这一战的确让人震奋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期待,只希望你不要让我太失望。”

    白色没有争辨,此刻也用不着,看着萧秋风一眼,有些羡慕的说道:“天命曾经跟我说过,在这个世上,他只有一个朋友,如果我没有猜错,那个唯一的朋友,就是你,萧少。”

    能被天命视为朋友,不论那个人是什么身份,就算此刻萧秋风是一个乞丐,白色也会尊敬他,因为那是天命的朋友,天命对他们杀手来说,是一道永不消失的彩虹,也是一个代代相传的奇迹就算是白色,他也没有办法达到那种境界,也许用不了多久,新的白色会出现。但天命,却永远只有一个,无可替代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隐瞒,微微的点头,说道:“天命的确是难求地对手,他也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白色明白朋友两字。对杀手来说,那是过命的交情,像他,就没有朋友。

    凤兮不是他的朋友,那只是他的一个梦,而现在梦已醒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真的很想见识一下,天命称赞地人,会是如何的了得?”白色已经动了。他的速度。并不比萧秋风的影子身法逊色,或者这就是他为何很是自傲的选择白天行动的原因。

    白色,果然不像表面看的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萧秋风劲力早就布满全身,四周一种暖意缓流。自从香港一战,他的力量又提升了不少,此刻一战。正是融合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每一次力量澎涨地时候,他就充满着杀戮地戾气。

    这种情绪,让他更是有种迫不急待的充盈战意。

    “来吧------”双臂舞动的狂风,带着强大的气息,在这一瞬间,已经让他看起来,就如高高在上地天神一般,不可撼动。

    但是白色已经靠近。双手带动着一种很奇妙的姿势。那绝对不是任何属于武的范畴,就像是蛇。他地手就像是蛇般的灵活,那弯曲的程试,萧秋风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当年,萧秋风遇到了东洋武士社里一个很出名的忍者高手,他的身体也可以随意的扭曲,但是他的手,却还是比不上白色的灵活,那根本已经不是手,而是一种喷着毒烟地蛇。

    那个忍者,最后被萧秋风打得四肢残废,因为他地速度,实在的比萧秋风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变化莫测地手,攻向门面,但是虚影下的真实,却直取下腋,这种手法,不仅快、狠,而且有着迷惑视线的玄妙,让人妨不胜妨。

    就算是萧秋风身法绝顶,这种躲避,仍很是吃力,因为白色的灵活程度,几乎已经到了人体的极限,这也是一种超越。

    武学的最高境界,本来就是一样的,殊路同归。

    三招之后,萧秋风已经退了八步之多,可见这个白色,是如何的难缠。

    “我的灵蛇手法,还不错吧!”白色心里已经有些得意,他今年已经有三十八岁,从六岁开始,他就学习着这套手法,整整已经有三十二年,而这么多年来,他只用过三次,就是为了这种出奇不意的效果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,轻轻的说道:“的确不错,但光是这些,怕还不够。”说话的时候,身体的力量形成了无坚不摧的罡气,白色的修练全靠岁月的积累,而萧秋风,却是常年累月的杀戮,两人之间,就已经有了差距。

    再灵敏的身法,也挡不过最霸道的力量,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拳头,蓄满了摧毁的真气,这一刻,杀戮的心,已经开始无法抑制,他需要发泄。

    灵蛇手再攻,已经失去了作用,萧秋风的拳头所到之处,空气都被搅动,形成了只属于他的世界,控制了白色的施为,护身的罡气,更是似乎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,白色的力量,始终都逊色了一些。

    拳在这一瞬间变成了刀,运刀如飞,萧秋风大喝一声:“刀心灭-----”庞大的力量,形成了开天劈地的能量,向着白色泰山压顶般的盖了过来。

    匆促之间,白色已经脸色大变,双臂撑托,却已经禁不住这种气势的压迫,双腿沉受不住,一只脚已经跪在了地下,石沫飞溅,膝盖之处,已经是一个半尺的深坑了。

    外表无伤,但是内肺却已经被真气侵入,一口甜甜的鲜血涌上了心头,却被他硬硬的压了下去,这个男人的强大,的确已经超出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萧秋风,比对付飞剑时,更让人恐惧。

    白色当然不会明白,萧秋风的特性,在遇到杀戮的时候,愈强的反抗,他的力量就会被激发得更多,所以,这就是为什么,他都是在战的杀戮中提升自己的缘故。

    慢慢的站了起来,白色的白晰的脸,开始幻化,变成了紫色,接着变成了黑色,双手猛然的向下一顿,头昂起,发出一声厉声的嚎叫,等他再低头的时候,他已经不再是白色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被惊吓一跳,叫道:“野性基因-------”

    这是生物学的一个秘密研究,知道的人并不太多,但世界上,却有五六个国家已经掌握了核心部分的资料,就是利用野兽的野性,提取增强人体的激素刺激,从而提升人的能量潜力。

    这项研究是被禁止的,就算是军方,也不得运用,而白色,却已经获得了基因的潜能,看他面目全非,有种猿的狂暴,看样子,他的身体里注射的,就是猿人的野性基因了。

    没有给他太多的思索,白色已经冲了过来,萧秋风不敢怠慢,重拳呼击下,两拳都已经落在了他的胸口之上。

    白色只是晃了一晃,他的胸口,似乎盖着弹性的凯甲,对这种重力,竟然可以防域得如此完美。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如此强度的基因能量,白色不可能不知道使用基因所要承受的后果。

    身体会被野性控制,慢慢的成为非人类,为了力量,这样做,真的值得么?

    但是白色越逼越紧,眼里没有一丝清明,就如被迷失的丧尸一样,唯一想要做的,就是把萧秋风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我-----真的不想杀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退无可退,身体的强大气劲,陡然化成淡淡的冷光,冷峻的脸上,有了一种可惜的无力,随着种冷冰,他的力量变成了光芒,形成一种无处不在的气,刀气。

    那就是刀诀之中,最极致的刀心力量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学过刀,甚至没有学过刀的心法,但是除了影子心诀之外,他还有一种特别的功夫,那才是真正杀人的功夫,专为杀人而练。

    他可以把武学的十八般武器秘诀都幻化到极致,就像传说极致剑法孤独九剑一样,几乎是无坚不摧的功法。

    为了对付刀,他对刀的融合,已经接近完美。

    “化刀-----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轻喝,所有的光芒聚汇成刀气,就如虚幻的空影,在白色的眼前一晃,就已经凌然的劈下。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血水喷溅,白色抗拒的右手,已经齐膀而断,黑色的脸变成了紫色,当刀气消散,那基因猿人,又变成了真正的白色,只是手膀之处,血依然不止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幻觉,这一刀的凌厉之下,白色败了。

    “我败了,你可以杀了我。”没有止血,白色只是静静的站着,没有一丝的生气,也没有一丝的挣扎,或者他早就已经有过准备,面对这一天,尽管来得比想象中早了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