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是不是处的?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达到了目标,三人畅聊甚欢,司马家父子离去的时候,萧秋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与这些人打交道并不轻松,司马家老树盘根的人际关系,如果没有到万不得已,他也不希望成为敌人。

    他的敌人已经够多,而朋友实在太少。

    京城现在是他的禁区,因为他的力量与势力还没有达到目空一切的地步。

    没有绝对的力量,任何的东西,都是苍白无力的,这一点,他比任何人都明白。

    吃过一次亏,萧秋风并不想人生再有第二次,他已经厌倦作为一个棋子,他要作主人,不受任何人左右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遥远的目标,而他已经在努力着。

    “萧少,凤姐请你。”林玉环轻轻的从门口走了进来,那温柔的语气,就如春风一般,淡淡的让萧秋风有种很是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被诱惑到了,虽然这一次,林玉环很是本份,没有故意的散发性感风情,但她并不知道,自己在合适的时间,做了合适的事,如果这一刻她卖弄风骚,也许会惹人讨厌的。

    人走近,手很是突然的抬起,萧秋风有一瞬间的冲动,就如一般男人都有的**,占有的**。

    手已经托起了林玉环的脸,很是仔细的审看着,那精亮的眸子,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,林玉环就如中了魔法,身体在颤动,但却半分也无法挪动。

    “萧、萧少--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很是温和一笑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说道:“玉环,其实你长得很不错,如果你想做我的女人,就乖乖的听话,知道么?”

    有一瞬间地窒息,林玉环不敢相信。但是头却拼命的点动着,她一定,一定听话,很听话很听话的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已经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玉环,你发什么呆啊,萧少都已经走了,可怜的人,爱情真的有这么神奇么,会让我们聪明的玉环妹妹悲忧成病。变成林妹妹么?”

    玉婵走了进来。很是涩戏地调笑着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林玉环没有害臊的制止,而是一个猛然的回身,粉嫩俏美的脸上。满是狂动的惊喜,兴奋的抱住了玉婵,很是激动的叫道:“成了。成了,真的成了-------”

    “什么成了,玉环,什么好事,兴奋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萧少说,只要我听话,乖乖的听话,我就是他地女人。”

    林玉环并不是一个喜欢炫耀地人。但女人都有些这种渴望。自己已经不可能像凤姐一样,成为东南第一。但是却希望自己的男人,可以为她弥补这种遗撼。“这是萧少的女人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在整个东南,对很多女人来说,是一种期盼,东南是萧少的天下,哪个不女人不想享受这种尊荣。

    玉婵也是一惊,问道:“不会吧,这么容易,天啊,刚才我也应该试一下地,吃点亏我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她们并不知道,萧秋风之所有在那一瞬间产生这个念头,除了凤兮已经跟他提起过,更因为这个女人恰当合适的表现,男人看女人,有时就是这一瞬间。

    “真好,真是太好了,咱们四个姐妹,终于有个可以把自己推销出去了,玉环,记住了,有了幸福,不要忘记咱们好姐妹,我相信,萧少一定是个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这一刻,萧秋风并不在这里,不然这句话,会很让他感动,为这些小女人做了一点点,就成了她们眼中的好人。

    可见她们对人生地追求,是如何的平淡,不敢有一丝的奢求。

    相对高贵的柳嫣月与林秋雅她们这些大家之秀,林玉环与施艳她们这些女人,更值得让男人怜爱,因为只要一点点,她们就已经很满足。

    萧秋风走进了红楼,两个神兵战士出现行礼之后,又悄悄的消失了,虽然李强兵已经去了欧洲,但是黄金水城,却防域更严,除开凤兮本来的产业安全,这里已经是东南地下势力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一张红漆的木桌,一个很是婉约文静地花样**,凤兮坐在那里,正在招呼着一个客人。

    这个客人,萧秋风见过,只见过一次,但是一次,却已经是终生地记忆,不会忘记,因为他就是白色。

    他不带一丝的杀气,谦谦有礼地就像一个君子,一个绅士,穿着雀尾服,整整齐齐,一丝不拘,表现着良好的风度。

    坐在凤兮的对面,脸上平和淡然,但是看着萧秋风走进来,他平静的脸上,微微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介绍一下?”凤兮站了起来,轻轻的问道。

    白色连忙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用了,我们已经认识了,东南萧少,不认识他的人,估计已经很少了。”

    凤兮没有再继续下去,而是对着萧秋风问道:“萧少,要不是来一杯?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客气,坐了下来,坐在了凤兮刚才坐的位置上,这个位置是主人的位置,上面铺垫着很厚的天鹅绒毛毯,很舒服,还带着一股清香,那是凤兮的味道。

    白色的脸色再动,手中的茶端起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杯空,轻轻的放下,白色神情有些微微的萧索。

    “凤小姐,没有想到三年不见,你已经找到了新的朋友,看样子,我也该走了。”白色站了起来,连看也没有看萧秋风一眼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中,凤兮是他唯一的牵挂,这是一个秘密,谁会想到,传说中的杀手之王白色,竟然为一个平凡的东方女人着迷,一恋就是八年。

    凤兮没有站起来,甚至没有送别的意思,而是把茶壶放下,脸上无惊无喜,轻轻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让你误会了,其实凤兮还是比较喜欢东方人,不要看我平日里有些疯颠,但是心还是很传统的。”

    白色已经明白,毫不犹豫的转身。

    “三天之后午时,黄城山巅见。”

    这一战,对白色来说,是一种荣誉的维护,凤兮让他的心失落,他其实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没有抬头,但清明的声音,却能够让白色很清楚的听到:“我会到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凤兮真的对他有意,那么他可以**之美,但是凤兮已经拒绝,这个人应该给些警告。

    东南虽然不是龙谭虎穴,但也不是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地方,这里,是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凤兮有些担扰,这一点,从她转变的脸色上,已经可以看得到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去?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,白色的是一个高手,也是他进步的台阶,这种机会,并不太多,他当然不会拒绝。凤兮却说道:“萧少,你的身份不一样,你肩负着太多的东西,有些事可以不冒险,就千万不要冒险,不要让关心的你的人伤心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戏谑的问道:“如果我出事,那伤心的人里面,会不会有凤姐一个?”

    凤兮一愣,骂道:“鬼才会为你伤心,你又不是我男人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暧昧的笑了,笑得凤兮有些傻傻的,不由的回头看自己的着装,是不是有些疏漏的地方,但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凤兮大姐,有件事,我真的很想知道,不知道可不可以问问你?”

    凤兮脸上似乎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,不像黑道的女皇,倒像是初婚的娇羞**,媚笑的瞥了萧秋风一眼,似乎在说,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啊,嘴里却淡淡的应道:“你问吧,我对你还有秘密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很正经,很正经的开口问道:“你现在还是不是**?”

    安静,很安静。

    凤兮脸上妩媚的红润变成了紫红,然后,重重了喘了一口气,很是大声的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很多读者都想知道这个问题,而且都担心这个问题,需要我的回答,其实我也不知道,所以试着让主角问问凤兮自己,结果你们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凤兮都已经发飙了,如果哪位不怕死,自己去问吧,我还想多活几年呢?

    看样子,也只有等那天,真正等这个妩媚的优物有了心仪的男人,办了正事之后,我们才能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**的问题,所以各位,就不需要再问了,该知道的时候,自然就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