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二十四章 权力的联谊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像赵光平一样,司马云天与萧秋风的见面,也没有安排在家里,这一点萧秋风知道,但是当他走进黄金水城的时候,还是有些不太相信,司马云天好这一

    是的,司马洛给他的地址,就是这里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来了,司马公子正在等你。”在门口迎接他的正是林玉环,而侧房探出的脑袋,除了施艳,还有另外的两个很娇很嗲的女人,不用说,就是水城的四位公主了。

    艳绝的美丽,带着一种隐藏的羞涩味道,在黄金水城这种烟花之地,还能保持着这份真诚,萧秋风也不由的多看了几眼,却不知道,这是凤兮特别交待的。

    要想让萧少喜欢,一定要出泥而不染。

    林玉环的心思,并没有瞒过三个姐妹,更没有瞒过凤兮这个大姐,所以这个迎接萧少的任务,才会落在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点头,说道:“麻烦你引路。”

    颜容俏丽的风情,当然从凤兮的身上学到了很多,那背影的窕窈,更突现着她丰腴的**肥美姿态,长长的旗袍下,有着不堪欲裂的饱涨。

    玉峰已经是一种诱惑,那肥臀更是一种挑逗,每一步,就是一个符号,让男人可以欲血沸腾。

    林玉环转身,嫣然一笑,甜甜的说道:“萧少,司马公子就在里面。你请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重重地舒了一口气,这个女人还真是性感,不愧是凤兮调教出来的徒弟,那诱惑,连他也有些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------”心情狂动,但是脸上还是装着平静,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。就已经推门进入,凤兮交待过,这里只允许萧少一人进去。

    身后跟踪的几女都已经冲了过来,兴奋的表情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施艳立刻问道:“玉环,怎么样,怎么样,凤姐教的招有用么?”

    对她们姐妹来说,这个林妹妹喜欢萧少,已经不是秘密,自从上次萧少把她从贾流公子手上救出来。她就已经芳心暗动,身心相许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容貌艳美,花色飘香的女人也是凑上问道:“我看管用,你们没有看到萧少,刚才看玉环地屁股的时候,眼睛都在发着光么?”

    “玉婵。淑女一点,那是臀部,美女的臀部。不要屁股屁股的叫,难听死了。”那模样最小的,看起来青春扬溢的女人。带着浓浓的江南嗲声,说出话的话,声音都可以把人腻死。

    对男人来说,光听着她的声音,就会被打败了。

    而她,就是四大公主里最小的昭慧,正是苏州本地产地美女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吵,听玉环说。”作为四人老大。施艳很有权威的。

    林玉环看着姐妹们戏谑调笑的话语。芳心也是一片羞喜不安,此刻微微的点头应道:“我不知道。但是萧少看起来,并不讨厌我。”

    施艳鄙视了看了林玉环一眼,说道:“如果玉环这样的大美女也有男人讨厌,那才是天大的笑话,你看来咱们黄金水城地男人,哪个看到你,不想摸一把,放心,只要萧少是男人,凤姐绝对有办法把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玉婵也点头赞成,说道:“玉环,你可要记住,咱们可是好姐妹,如果有一天,你攀上了高枝,不要忘记我们哦!”

    林玉环羞愧不已的骂道:“你们说什么呢,好像我真的已经-----好了,不说了,如果你们羡慕,自己想办法好了,反正凤姐说了,这种事,由着咱们,她不管地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姐妹们,咱们要想找个依靠,萧少绝对是最好的选择,至少他不会把我们当成玩物,在这里呆了这么久,才知道,这个世上的好男人,已经快要绝种了。”

    昭艳年纪最小,今年才十九岁,但是在这黄金水城,却已经呆了三年,看到地东西,比普通人三十年接触到的更多,对这个社会,已经有些不太信任。

    可以说,萧少是唯一一个,对着她们没有**的男人,如果不是知道他有未婚妻,四个女人还想着他会不会不是真的男人!

    萧秋风走进去,一眼就看到了司马洛,他正坐在茶几旁,独自品尝花色红酒,而在里面的房间里,一个闭眸的中年男人,正舒服的泡在温水里,静静的享受着水地美感。

    “老三,来了------”司马洛马上站了起来,这个房间是凤兮亲自安排,司马云天地化妆可以瞒过别人,但是如何能瞒得过凤兮的眼睛。

    当听说他们来这里,只是为了方便见萧秋风地时候,她当然明白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萧少来了,阿洛,你们进来吧!”声音打断了司马洛的客套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房间并不太大,一个浴池,一张细枕床,显得清静而素洁,并没有一丝复杂的做作,对那些大富大贵的人来说,这样,反而更让他们喜欢,可见凤兮深知人性的喜好。

    司马云天是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人,样子显得年青,也许是保养的关系,与司马洛站在一起,就如兄弟俩。

    与长像平凡的赵光平相比,司马云天绝对是一个焦点,因为他那张脸,充满着男人的俊秀与洒脱,可以想象,年青的时候,他一定是个美男子。

    “萧少,来这里见面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司马云天并没有从浴池里起来,而只是轻轻的坐正。

    “不会,这里挺好。”萧秋风当然知道原因,与他们见面所要谈的事情来讲,哪里见面,实在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司马云天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错,这里的确很让男人享受,很早就听说有这个地方,这却还是第一次来,遗撼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笑道:“爸,你们不要太客气,我与秋风是兄弟,你就叫他名字可以了,他不会介意的,是不是老三?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,司马洛与他套近乎,这表明着司马家对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司马云天马上就改口:“我也觉得客套,是一种虚伪,那就叫你阿风,这样大家说起话,也亲热一点,阿风,你也不必叫我市长市长的,叫我叔叔吧!”

    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,萧秋风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司马叔叔这一次约我相见,有什么事需要交待的?”萧秋风装着一副有些受宠若惊的表情,很是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云天笑了笑,说道:“也没有太重要的事,只是听阿洛说,你前几天与赵家联系过,我这做叔叔的很有些好奇,你可以说说么?”

    这只是试探石,堂堂一个市长,又如何会像个小女人一样的八卦。

    萧秋风淡淡的回道:“司马叔叔又升了一级,我还没有恭喜呢,像司马叔叔这样聪明的人,有什么事是想不到的?”

    司马云天没有太大的表情,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是啊,老赵最近不太顺利,情况有些糟糕啊!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对赵家来说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他们安逸得太久,是该走出去看一看了,世界可是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得多。”

    司马云天眼睛一亮,但是司马洛却在一旁插问道:“老三,你是说你准备帮助他们?”

    司马洛终是嫩了些,没有办法与他的老头子这种权力场上的老狐狸相比,这种问题,他实在不该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人终只能靠自己,何况是这种救命的事,不过若明怎么说也是我兄弟,能帮的时候,我还会帮他们一把的。”萧秋风淡淡的语气里,已经把自己的立场摆在了司马家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既然阿风你都说了,我也不瞒你,有些事,司马叔叔还需你的帮忙,当然这是相互的,司马家也可以为你做些,你不想处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我是要动了,但是司马家的根还是在南方,阿风现在已经是南方的领头羊,所以,我希望,大家能成为朋友,而不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明白了司马家的意思,他们并没有要帮谁,因为他们与赵家也不在一个阵营,他们所做的,只为了他们自己,不希望在司马云天走后,南方的司马家被人排挤。

    “我与阿洛本就是朋友!”

    既然司马家目前对他没有危害,交个朋友又有何不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