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二十二章 赵家之主的约见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飞剑想逃,但是被萧秋风的意念锁死,脚步就如同被凝住,迈不出第一步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认识萧秋风,此刻他绝对不会这么害怕,问题是他认识萧秋风,而且更知道他庞大的力量,还未对战,他就已经信心全失。

    淫贼翘起了拇指,骂道:“***,上次的事还没有兑现呢,现在又欠你一个,不过老子这条命算是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理会,让这丫的吃点亏,他才知道什么是死字,盯着飞剑,不让他有一丝喘息的机会,冷冷的问道:“刀在哪里?”

    飞剑一听,眸子里暗灰神彩一变,飞扬的绽放出耀眼的亮光,脸上恐惧的表情,瞬间散去,好像看淡尘世的意味,说道:“你可以杀我,但是你休想从我的口中知道任何消息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再追问,作为龙组高手,他就给这个人留下最后一份尊严,此刻刀在哪里,都没有关系,他们之间,早晚有一天会见面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用你最快的剑,只要可以闯过去,我就不杀你。”双手撇在身后,萧秋风每一句话,都已经带着杀气,冷冰的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飞剑没有放过一丝的机会,这个男人的强大他亲眼见证过了,只是此刻,他已经没有退路,全身的气劲,融汇剑锋之上,光芒冷寒刺骨,这才是剑中极道,与刀的人刀合一,是同一个修练法门。

    “心剑如一-------”这就是刀剑门传留下来的剑法最高秘技,虽然最高境界他还没有完全的领悟,但他相信这种至柔的力量,可以战胜一切。

    剑影布满整个浴房。飞剑消失了,而这一刻,萧秋风也消失了,他们就如同消失在剑影光环之中。

    空气中,传来了萧秋风冷冷的蔑视:“你比刀差得很远!”

    “叮当”一声,剑太刚而易折。此刻已经断成了两截,心剑如一地剑心,竟然被犀利的劈开,这种力量不止是强大,更是显得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飞剑身体稳稳的站着。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突然。嘴一动,一口鲜血溢出嘴角。他眼里的神光,已经消失,淡淡的变成了阴暗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超级强者。只有刀师兄才可以与你一战,萧秋风,你胜了------”话未说完,一股鲜血爆喷,飞剑已经坚持着最后一口气,整个身体,缓缓的向后倒下,仆地而亡。

    萧秋风慢慢地转过身来。脸上有些汗渍。而西服的衣袖,有一只已经被削成了两半。虽然强势之下,让飞剑不留余地的毙命,但他的反弹之力,的确已经显示着,飞剑地剑术,已经开始步入极道,只是很可惜,他遇到了萧秋风这个致命的克星。

    “死了没有,没死起来吧!”甚至没有看地下地淫贼一眼,一脚已经踢了过去,这可怜的淫贼双手被制,身体飞起来,又一次狠狠地撞在了墙上,手臂上的伤口,喷出大股的血水,染了一身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淫贼痛苦不堪地叫了起来:“你这臭小子,老子是伤号,你竟然动粗,与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当淫贼爬起来的时候,却发现,双手已经可以动弹了,那被抑制的气劲,像洪水一般的涌向四筋八脉,一瞬间,力量又回归本源,生龙活虎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这么心无防域,下次就不会再有人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淫贼大叫:“喂,你不要走啊,这王八蛋的尸体怎么办?”

    萧秋风径直的离去,救他一命,还拿这些杂事烦他,他又不是保姆,真要事事为他费心,淫贼不是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淫贼见萧秋风根本就不理会,只得闷闷的回头,不太乐意的说道:“看样子,今天又得浪费我地宝贝尸虫化骨水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到飞剑地尸体化成了一抹黑色的烟雾,在这里彻底地消失,淫贼才缓缓的离开,看样子,他得马上把这件事情,好好的与夜鹰商量一下了,在龙组里,他最信任的就是夜鹰,也知道,夜鹰是最聪明的人,可以帮到他。

    等所有的人都离去,白色又回到这里,只是这一次,他不再是一个女人,而是一个身材偏瘦的西方中年男子,不过就算是此刻萧秋风在这里,也不能确定,这究竟是不是白色的真实面目。

    他蹲了下来,那与脸庞很不相衬的细嫩修长玉指,慢慢的在飞剑留下的剑痕中扫过,脸上有些急变,嘴里惊然的喃语道:“好强大的力量!”

    萧秋风还没有回到家,就已经接到了赵若明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没有时间,我家老头子想见见你。”那一夜的惊战,赵若明对他已经格外的尊敬,简直就恍若神灵一般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赵光平要见他?

    如果没有赵若辰的关系,他可能会一口拒绝,但是此刻,萧秋风也想见见这个只是闻名,却未曾谋面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萧秋风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在哪里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萧秋风已经见到了赵光平,但并不是在赵家,而在是一个很是僻静的穷苦窑里,除了赵光平与赵若明,在四周,还有几个很是精悍的高手贴身护卫,这应该都是赵家的人。

    赵光平看起来很平凡的一种人,但萧秋风并不敢小看他,一个能混到东南军权老大的人,就算长像再平凡,也会有内在的魅力,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我叫赵光平,若明是我儿子。”看到萧秋风,他似乎早就已经认识,淡淡的语气很是简单的介绍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与你萧家的一切,也知道现在整个东南,都由你控制,当然我更知道,你是一个绝对的超级强者,至少在我们东南,没有人是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隐瞒,这些都是他知道的,要想这个男人答应他的事情,他必需拿出足够的诚意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没有办法区分黑与白,但是却可以分辨强与弱,只要是强者,你说你是白,没有人敢说你是黑的,萧秋风,今天这样的见你,希望你不要介意,其实我应该好好的招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句废话,但是萧秋风并没有开口,因为这种秘密的约见,正是因为他已经掌控不了东南的局势,实在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就说吧,我会帮你。”这个老人已经有足够的诚意,萧秋风也不客套,此时此刻,对赵家落井下石的人很多,但是雪中送炭的人一定很少,不是没有办法,他一定不会见他的。

    因为毕竟目前,他们还不是一条路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赵家目前有些麻烦,不过我可以处理,只是我需要萧少帮我照顾一下若明,受些苦无所谓,只要活着就好,那样我做起事来,才可以无所顾忌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个赵家家主究竟想干什么,但听他这种语气,一定不会是小事,虽然这事与他鸟关系也没有,但是赵若辰却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看着赵光平,很是淡然的说道:“我答应你,会照顾若明,而且会让他变得很强大,但是我想劝你一句,不管你做什么,记住你还是一个父亲,肩负着一个大家族的运命,我并不太喜欢你,但你却是若明与若辰的父亲,所以,你不要做傻事,而且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李光平很明显有些不相信,问道:“你可以帮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得到你失去的,而且可能会得到更多。”

    李光平脸色有些惊然,这一次,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赵若明就站在一旁,他很想开口,提醒一下老头子,这是他们东南四大公子中的老三萧家萧秋风啊!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站了起来,他没有准备回答这个问题,就像是对自己喃语般的说道:“一个人要想得到,首先要做的,就是先学会放弃,东南实在太小,没有必要太在意斤斤两两的得失,眼睛应该看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走了,但是赵光平却没有开口,一直静静的坐着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连一旁的赵若明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因为谁都可以看出得,这个一向平静的老人,脸部的肌肉抽搐着,心中似乎在交织着是与非的争斗。

    最后,他终于很是轻松的站了起来,好像已经想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