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二十一章 淫贼遇险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在那张名单上,萧秋风看到一个很熟悉的名字------钱宗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还真不会知道,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同,就是萧秋风看着,也只有苦笑,这个鸟人,这么些日子了,这个名字,依然在用。

    钱宗就是淫贼,其实作为龙组高手,只有代号,没有名字,当然临时的名字不算,而钱宗,就是淫贼的临时用名,萧秋风记得很清楚,他以前用过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想当钱的祖宗,那样就可以不用劳碌奔波的连脚也着不地了。”萧秋风还记得,淫贼很痛快的叫骂。

    “萧少,怎么了?”凤兮看着萧秋风一惊,也是一愣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时间解释:“所有的人都撤走,这里交给我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着白色这种项尖的杀手,太多的人只是给他作掩护,留下来并没有太多的作用。

    凤兮没有再问,挥了挥手,就已经把命令传了下去,当她回身,萧秋风已经走进了三重山大门。

    “白色,你最好不要做伤害他的事,不然,我就是拼了不要这条命,也要让你知道,世上没有杀不死的人,你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听到,他所有的意识,都已经融入了探索的思感里,感应着淫贼的存在,希望他来得不算太晚,不然,也只好说声报歉了,白色的刺杀,的确不是淫贼这样大大咧咧的人可以想象的,虽然他也是高手。

    三叠山地浴池里,淫贼很是舒服的泡着温水。那热气蒸腾,带着如烟雾般的仙境迷离,他都快要被这种感觉陶醉得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警觉并没有放松,也不知道为何,这些天,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四周总有些飘忽的身影。只是当他很仔细去观注,却发现,其实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我太紧张了。所以产生了这种幻觉?

    “先生,需要我为你服务么?”轻轻的脚步声。已经让淫贼惊醒,但他并没有移动,那种脚步声,来自一个女人,而且轻巧得很是温驯。

    纤纤玉指。已经搭在了他的肩上,带着一种挑逗地抚摸,那双手,绝对的细腻清香,想来身后的人,也绝对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淫贼虽然名字不太好听。但并不好色,轻轻地摇头,拒绝了这种诱惑: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会让你很舒服的,试一试我地手艺吧!”玉手向下,就在淫贼准备阻拦的时候。这双手。已经有些变了,快如闪电。一下子伸到他的腋下,柔嫩的玉指,幻化成最锋利的铁勾,已经御掉了他半身地力量。

    淫贼身形爆遁,但是那只手臂,却已经没有办法再抬起来,回头一看,面前是一个粉妆红润的女人,高挑的身材,身上仅着一件性感的比基尼,依然让人看不出一丝的异样,脸上甜甜的微笑,如此动人。

    淫贼有些不太相信,刚才袭击他地,就是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人笑得更美,温情一眸,却还有了几分挑逗的风情:“我是白色,今天,我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淫贼浴巾一抖,全身的气劲已经布满,他实在想不到,传说中的三个杀手,竟然有两个是女人。

    声音变了,变得有几分苍桑,那不是女人的声音,此刻让淫贼看到的,却是变幻术。

    “我白色杀人,从来都是光明正大,只是你的这只手实在太危险,而且我没有把握驱散你地迷香,所以只能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刀,也没有剑,甚至没有一丝地铁器,但是这个女人,不,应该说这个这杂种是变性人,这个变性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,却比钢刀更锋利。

    迷人地酒窝显露,淫贼看得他妈有想吐,但是即使如此,他都百倍的小心,白色盛名之下,的确不是闹着玩的,说不定今天自己的命,就搁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莲花,把淫贼包围起来,但是白色并不太在意,一条白色的丝巾已经握在了手里,就如女人的手绢一般香气飘飘,但这就是他的武器。

    白色要杀人,任何工具都可以,哪怕是一条丝巾。

    当他脸上的酒窝消失,寒气包融的时候,丝巾动了,就像是一条在空气中舞动的小蛇,扑朔迷离,忽影神灭,四朵黑色的莲花,此刻已经被击碎了两朵,掉入水中,整个水池的水都已经变黑了。

    淫贼的手臂,至少已经出现了三条刀口,血水如注。

    但他的气势却一丝未减,单手相搏,能在白色手下留命而退,其实已经是一种荣耀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样的对手,才有些味道,只是可惜,不能与你全情一战。”他是高手,高手与高手之间,有种默契,但很可惜,他也是杀手,要做一名合格的杀手,很多东西,都必须抛弃,没有所谓的公平,那会让他随时送命。

    三招之后,淫贼气力不竭,任何人被废制了半边身体,就算力量再强大,也会无能为力的,他的脚步已经有些不支的颤动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好现象。

    “淫贼,出了什么事?”如此关键时刻,飞剑冲了进来,一看到白色,长剑已经出鞘,剑意弥漫,指着白色喝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如此大胆?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问。”白色冷冷一哼,手中的红绢已经出手,飞剑凌然怒意,剑气一抖,已经扩散出道道剑光,一记逆行剑招,剑已经出手。

    淫贼用力的喘气,心情大肆安慰,这该死的白色,不男不女的东西,实在太厉害了,还好飞剑来得快,不然他这个淫贼,还真说不定要挂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这种放松,却让淫贼更是致命。

    那剑光与红绢明明已经相碰,却在这一瞬间,朝着同一个方向电闪而致,那个地方,正是淫贼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-------”没有时间叫骂,淫贼气劲虚软,哪里能逃开如此迅击。

    仅剩的一只手,已经被剑刺过,而那红绢,更是在他的肚皮上,钻出了一个小窟隆,一口鲜血狂喷,淫贼身形已经飞跌六米之远,撞在墙上,然后“叭”的一声掉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“飞剑,你为什么?”淫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企图爬起来,但是双手皆已经被伤,关节脱位,他已经没有抵抗之力了,就算是要死,他也想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眸里闪动着一种残酷的光芒,飞剑没有给任何答案,手中的长剑一挥,七道剑花,已经形成了致命的杀着,不给淫贼任何一个机会,他没有这个解说的义务。

    “果然心狠手辣,真是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剑光如遇到至强的罡气,发出“碰碰”几声脆响,飞剑身形已经后退到原地,而在淫贼的身前,伫立着一个让飞剑有些胆寒的男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到了,要不是感应到这些杀气,要想在这三十层的大厦里找到淫贼,还的确不太容易,只是他没有想到,一出现就看到如此的歹毒杀戮。

    很早就觉得飞剑有些问题,但是却没有想到,他凶残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想起萧秋风在香港一战的雄姿,飞剑顿时就矮了半截,马上对着白色喝道。

    白色却只是收起了手绢,婉若一个盈盈温和的女人,很是不屑的拒绝道:“对不起,我收到的酬劳只是诱敌,并不是帮你杀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切,只是为了对付淫贼定下的计策,真正动手杀淫贼的,却正是飞剑,可惜,此刻已经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酬劳加倍,杀了他。”飞剑已经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白色丝豪不以为动,摇了摇头:“这个委托,我拒绝接受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不想再罗嗦,喝道:“白色,你可以走了,今天我不杀你,你的命,我就留给淫贼吧!”

    白色竟然很听话,连看也没有看一旁的飞剑一眼,他们虽然合作,但并不是朋友,而且他的任务已经完成,至少没有杀掉他们想杀掉的敌人,这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男人让他也有种畏惧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希望有一天,我可以与你公平一战,这是我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白色离开前,只留下这句话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是没有想过留下白色,但是他没有把握,留下白色的时候,也可以把飞剑杀掉,因为相对白色,飞剑更该死,这一次,绝对不能让他逃掉。

    而白色的帐,需要以后慢慢再算,他逃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