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二十章 分离是为了明天的相聚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柳嫣虹羞红了脸,把被子挪在了脑袋上,恨不得自己变成了聋子,她有些后悔,不应该留在萧家过夜的。

    她虽然清纯,但那种声音,她还是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又占我姐姐的便宜,明天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羞愧不已的青春萌动中,她又不由的生起了荒涎的念头,不知道舞姐是不是也与他们在一起,双手在被里又蒙住了眼睛,她已经不敢再想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柳嫣虹红肿着眼起床了,不过对让她一夜失眠的罪魁祸首,她也没有让萧秋风好过。

    用力的敲门,大声的叫道:“姐,快起来,我上学快要迟到了,搭你的顺风车。”

    正欲春风再渡的萧秋风,很是不悦的嘀咕道:“你这个小妹,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情爱的滋润,柳嫣月一脸的红光,明媚的轻笑下,有着说不出动人的风情,那雪白的手臂从被里探了出来,搂住了男人的脖子,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一吻。

    “好了,老公,小妹是真的要上学,我先起来了,如果你真的没有满足,舞姐不也在,今天,你就好好的陪陪她了,她说最多只能在这里留一个星期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龙组的成员,的确没有多少自己的休息时间,只要有需要,几乎是随时待命。

    柳嫣月开门出去的时候,那个小丫头,竟然很是好奇的把头探了进来,偷偷了瞄了一眼,看到床上半裸的萧秋风,吓得赶紧把脑脑缩了回去,还好这个小丫头不是丁美婷,如果是她。说不定还真的会冲进来,好好的欣赏了。

    舞的卧房只是掩着门,并没有锁。萧秋风推开进去的时候地,床上的人轻轻的动颤了一下,慢慢地转过头来,秀美妩媚的脸庞上,竟然有两行清晰的泪痕,舞竟然哭了。

    “舞------”

    她没有让萧秋风说下去,只是用手抹了抹脸,然后很是甜甜的一笑,叫道:“风,过来抱抱我。”

    连柳嫣虹都可以听到。她作为一个龙组高手,隔壁的声音,又如何能逃过她的耳目。

    她心里早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,但是当这一切真的来临。她发现,要承受,的确还需要更大的宽融。

    萧秋风知道舞为何伤心,轻轻的走了过去,把她搂住。

    “风,我没有怪你,嫣月妹妹地确很爱你,能和她做姐妹,舞很高兴,真的。没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哭了?”萧秋风轻轻的替他拭去串串的泪水,心里有着无限地怜爱。这种呵护,比当初对天颜悦还有强烈,因为舞,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人家只是有些心酸,为什么昨夜你怀里的女人不是我,风,等这件事完结之后,我就退出龙组。全心全意的做你的女人。为你生儿育女,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。好么?”

    吻,慢慢的品味着爱的感觉,的确,这女人全身都充盈着一种辛酸的感觉。

    萧秋风很是爽快的点头:“不管是什么时候,你厌倦了,都可以回到我地身边,这里是你永远的归宿,也是你永远爱地港湾,心灵中,有个位置,会一直为你保留。”

    舞放松了心里的沉重,整个火热的身躯,慢慢的靠进了萧秋风的怀里,享受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,虽然有些少,但至少是真真实实的拥有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,萧秋风与舞都没有出去,除了偶而与两个老人聊天,他们都是腻在一起,有着说不完的情话,青梅竹马地感情,这一刻已经升华,变成了刻骨铭心地恋情。

    当然晚上的时候,舞与柳嫣月叙说着对未来地憧憬,有些事,一旦说开了,就没有什么顾忌,而且她们皆已经知道,这条路,再辛苦,也只要走下去,所以都接爱了彼此。

    知道舞要离开,柳嫣月这几天特别的把房门都锁上了,把机会留给了比她更需要安慰的舞姐。

    萧秋风抱着舞睡了几天,但是除了亲吻抚爱的挑逗,最后那关,始终没有愈越,倒不是萧秋风不想,只是舞说了,希望把这一天,留到他们真正可以在一起,不再分离的时候。

    萧秋风尊重她的意愿,尽管他也知道,如果他真的坚持,舞不会拒绝,但他没有这么做,或者这样,才能够保持彼此那种纯然的思念。

    “嫣月妹妹,风是一个天生的强者,他有超出我们想象的伟大理想,我们能做的,就是默默的在他的身后支持他,无怨无悔的给他深深的爱,不要缚住他的翅膀,如果有一天,在他的身边出现第三个女人,请你一定、一定要用更宽融的心,去面对这一切,可以么?”

    这段话是舞离开前夜,独自与柳嫣月说出的真心话,对风是强者这一点,柳嫣月有深深的体会,风本就是一个不平凡的男人,但是这话从舞的口中说出,更让她感动,作为一个自认最爱他的女人,却还没有舞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她有些羞愧,没有一丝的犹豫,就已经默默的点头应承了。

    “舞姐,谢谢你,以后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他真的只能娶一个妻子,柳嫣月相信,那个位置,非舞莫属,世上已经不可能哪个女人,会比舞更爱他。

    舞走了,就如她的来,静悄悄有,田芙送别的时候,都有些不堪的流泪了。

    “舞真是一个好孩子,妈真是舍不得她离开,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,她也能叫我一声妈妈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扶着田芙的肩膀,细声的安慰道:“妈,你不要伤心,舞姐只是工作比较忙,她说过了,只要处理完手头的工作,就会回来的,那时候,我们一家人,就不会再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嫣月,谢谢你,为了小风,你牺牲的实在太多了,是我们萧家欠你的。”没有想到,柳嫣月如此的体贴人心,田芙都不知道说什么感谢的话才好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要这么说,与舞姐一比,我才羞愧不已,原来这个世上,最爱风的,是舞姐,不是我,不过以后,嫣月会更加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实在说不出来什么,听着柳嫣月的话,他深深的叹了口气,转头就对着萧秋风骂道:“能遇到嫣月这样的好妻子,又能碰到舞这样的痴情女人,小风这小子,不知道前世敲破了多少个木鱼才有这般的福份,你小子可要知福才好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却不敢开口,解决了一个舞的存在,那个脾气不太好的赵若辰,却还真是成了心病,这一刻,他可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,凤兮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们发现了白色的行踪,你快些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的话还没有说完,萧秋风已经不见了,田芙回头的时候,已经不悦的骂道:“这臭小子,每次只要说他,他准是比兔子还溜得快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却已经看到萧秋风的眼色,笑道:“妈,风是有急事,不是溜,今天嫣月有空,咱们好好的聊聊天吧!”

    上海有个地方很出名,叫三重山,这并不是真正的山,而是商业街上最出名的一栋三十层大厦,它的建筑很有创意,每十层变个外形,就如三座山重叠在一起,故而叫三重山。

    等到萧秋风到达的时候,凤兮人早不已经到了,而且是一脸的焦急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刚收到线报,白色出现在这附近,如果我没有料错,他的目标,可能就是三重山里面的人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兴已经凑了过来,报道道:“三重山是东南十大集团之一柳家的产业,里面集酒店、娱乐、健身多功能化为一体,据我们初步的估计,白色要对付的人,很可能是里面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理会这么多,说道:“我要三重山里面所有客人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凤兮早就已经准备妥当,一份长长的清单,已经递到了萧秋风的手上,清单只有客人的名字与住房号码,相对来说,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,但是当萧秋风看到其中的两个名字,顿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糟了。”这一瞬间,他似乎已经想到了白色的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