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能接受的事实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柳嫣月只是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,这件事,一时之间,她还不知道如何向妹妹开口。

    反倒是一旁静静的舞说话了:“小妹妹,我与你姐都不是小女孩,感情的事,你还不懂!”

    对这个第三者,柳嫣虹心里很是不爽,并不相信她的话,只是不太客气的哼了一声,然后看着柳嫣月,她想知道为什么?

    但是柳嫣月轻轻的点头,表示舞说的是对的,这种事,她是真的不会懂的。

    “舞姐,不好意思,我妹妹误会你,让你尴尬了,她不是故意的,你不要怪她。”

    舞摇了摇头,轻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其实我们之间不需要说对不起,我们都爱他,虽然以前我不能确定,现在知道了,你也不可能没有他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柳嫣月很是沉重的应道:“是,不管需要我承受什么,我都会爱他,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还以为永远失去他,那时我痛不欲生,相比现的的日子,好像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承受的,所以总的说来,这个男人比一般的男人走运些,可以让我们爱上他,无怨无悔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也笑了,一直很担心的忧虑这一刻,舒展散去,原来这个姐妹,其实与她一样,都是爱这个男人,爱得如此之深。

    柳嫣虹呆呆的,看着这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诉说着,而她却连一句也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你们、你们难道准备一起嫁给他,二女共侍一夫?”她发现姐姐的平和,实在有些怒其不争,很是冷冰的问道。

    很出奇的柳嫣月轻轻的点头:“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舞也笑了:“只要爱着,结不结婚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彻底的崩溃:“你们疯了,都疯了。神经病,都是神经病,二个嫁一个。你们竟然都愿意,吃错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,就是因为怕你没有办法接受,所以姐姐一直没有告诉你,其实姐姐这种想法,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叫道:“我不同意,我想爸也不会同意地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轻轻的叹了口气:“这并不能改变什么,只要我觉得幸福,那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已经捂着脑袋,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萧秋风领着舞走进了书房。萧家的两个老人都在,此刻皆是一副很是好奇地目光。

    萧远河最先开口,他说道:“刚开始听到小风说起这件事,我还以为那个女人一定不是什么正经的女孩子。不会让我们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,看到他,我不由的叹一句,我这儿子,还真是走了狗屎运。”

    舞有些不抑的笑了起来,美态神姿的芳容,温雅飘飘的高贵冷艳,的确可以让任何人在瞬间就喜欢上她,这就是她的魅力。

    在两个老人的眼里,这个女人。一点也不比柳嫣月逊色。

    田芙很热情的拉上了舞地手,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。冲着萧远河娇喝道:“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粗鲁,把人家吓跑了,看儿子还理不理你?”

    “妈,放心吧,舞不会介意的,她不是那么小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田芙笑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,一家人。实在没有什么装作地。高兴就笑,伤心就哭。正常表现,才活得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伯母,不好意思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说什么话,你能来,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,不麻烦,这也是小风的福份,只是你也知道,嫣月也是一个好孩子,你可能要受些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赶紧在一旁插道:“放心吧,妈,舞知道我对她的心意,明白我有多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舞难得俏皮的抬头,说道:“风,其实你有多喜欢我,我还真的不知道,要不你现在说给我听听!”

    她喜欢这个男人的甜言蜜语,只是可惜,他的性格决定了,这种话要想从他的嘴里说出来,会有多难。而此刻,却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没有说,他做了,下一刻,舞已经被萧秋风搂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让爸妈见证,我这一生,都会爱我的妻子舞,给她快乐与幸福,不然永世不得超生。”那个吻很浓,一直吻了很久,就算是在两个老人之前,都没有一丝羞涩地意思。

    掌声响起,是两个老人的掌声。

    舞绝美地脸上,泛着红润的情潮,一向冷淡的心,开始出现春的苏醒。

    “风,我知道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卧房里,柳嫣月把她与萧秋风之间,所有的情爱纠缠经历,一一的说小妹听,这是第一次,她真正的坦露自己的感情世界。

    “小妹,姐姐知道,你接受不了,但是当你真正地爱上一个男人,而到了情感没有办法割舍,或者当你愿意为他丢弃生命地时候,你就会知道,其实所有的承受,也会变成一种幸福,因为证明你所爱地男人,是世上最优秀的,不然哪里会有别的女人也如此的爱他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风的确就是世上最优秀的男人,你也看到了,那位舞姐姐,比姐姐差么?一点也不,如果非要让我们公平竞争,离开他的很有可能是我,所以说,这件事上,姐姐其实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,我不能奢求太多,更不能想着霸占他,不然结果会是姐姐一无所有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现在的感觉仍是荒唐,虽然很多有钱人包养些小情人,这她都可以接受,但前提是偷偷摸摸的,妻子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她也知道,姐姐已经决定了,认同了,她先前的冲动与失去理智,都是白白的浪费感情,既然姐姐觉得这样幸福,她为什么偏偏要去纠正,这终究是姐姐的日子,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得到了父母的祝福,舞已经成了一个快乐的小妇人,从这一刻起,她不再是孤儿,是一个有家的人,她也感受到了那种温馨的气息,有家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嫣月,小虹怎么样了,气还没有消呢?”两人走进来,探看柳嫣虹,虽然觉得有些莫名,但这小丫头的确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柳嫣虹没有好气的说道:“放心,我还没有被气死,而且我一定不会比你早死,我要好好的看着你,如果你敢对我姐不好,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。”

    搂着舞,萧秋风一笑,另一只手已经把柳嫣月也搂了起来,说道:“虽然你不会相信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,我会让她们都幸福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不屑的哼了一声,表示对他的不信任,语气却温和一转,对着舞说道:“舞姐,对不起,今天我太冲动了,对你很是无礼,姐姐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了,这的确不是你的错,之前我做的不对,希望你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如果我是你,也会有这种反应,也只有我与你姐这种傻瓜,才觉得很幸福,其实便宜都是被他一个人占,所以以后,的确不能让他好过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好像找到了知已,柳嫣虹很是赞成的说道:“对,对,舞姐这么想就对了,我姐这人太善良,都被这坏人欺负得没有了脾气,什么事都听她的,我看着很不爽,舞姐应该时常的找他麻烦,让他知道,想享齐人之福,也不是这么容易的,哼-----”

    接着,萧秋风被赶了出去,三女很是热络的聊天去了,不过话题,好像并不怎么讨人喜欢,竟然是研究以后如何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一夜,柳嫣月没有像以前一样,偷偷的钻入他的卧房,因为家里多加了舞,还有小妹,但是萧秋风却钻到了她的被窝里,这种事,却还是第一次,让柳嫣月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风,隔壁有人呢,你不要乱来。”见萧秋风手不规矩的在她的身上抚摸,她又慌又急,很是有些放不开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无耻的说道:“怕什么,这样不正表示,咱们很恩爱么?”

    什么都有理由,本就不堪抗拒的柳嫣月,哪里是萧秋风的对手,很快的就被剥成了小白羔羊,春色毕露,一场柔情大战,绵绵香艳的展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