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约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的身影幻化无常,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清楚的看到,他们也只是从那些不断飞开的人群察觉到,从三辆大卡车前,慢慢的,战场转到了卡车之后。

    也不多,一个小时之后,这场马路之战,随着最后一声惨叫拉下了落幕,赵若明听得很清楚,这声音,正是项飞歌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萧秋风从车身后走了出来,意态稳健,除了额头微微的有些热汗,他依然帅气,在这黑色的午夜,他就如一个黑马王子。

    “哦也!”几个女生禁不住的击掌相庆,倒是一向活泼的丁美婷没有了声音,也许她少女羞涩的芳心里,此刻肯定是羞愧难抑吧!

    对这种暴力,露丝并不陌生,当年她挑起的纽约黑帮,场面比这壮观多了,这个男人不依然杀进杀出,让这个存在了三百年的传统帮派,实力倒退了二十年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杀戮的气息,却比以前更强了,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,当年她也曾问过师傅,师傅给她答案,只是笑道:“这个男人,将会是你一生的目标,风铃,努力吧!”

    她就知道,这个男人,是她无法超越的。

    实在禁不住内心的激奋,赵若明从车里下来,冲到了萧秋风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老三,不,以后我叫你老大,你比司马这丫的厉害百倍,老大。收我做徒弟吧,我不要你这么变态,一挑十就行。”

    力量是男人最渴望的东西,与权力一样渴望拥有。

    萧秋风地强大,已经超出了他所有的想象。

    司马洛并没有生气,或者今天这一战。让他知道。为何隐隐约约,不动生声之下,整个东南,似乎都已经是他的天下。这种力量,谁可以阻挡?

    可笑项天歌如此的不自量力,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挑战性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没有众人那般兴奋,只是活动活动了一下手脚,与他生平几大战相比,这只能算是一个游戏。

    他没有杀项飞歌,但希望这个不知所谓的男人,以后稍微老实一点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天晚了,我们该回家了。”淡淡地语气。就好像刚才只是出去散了散步,没有什么大不了地。

    四辆车,又一次启动,当越过三辆大卡车与地下无力爬起的众人,车里的人都看到,在那辆极品跑车上面,项飞歌被剥光了衣服,四肢撒开的挣扎着。那模样。就像是一只待宰地母猪。

    “哇,他皮肤好白啊-----

    “哇。他毛好多啊-----

    “哇,他那玩意好小啊---

    “你不纯洁了,色女,你怎么知道大小,是不是见过了?”

    谁说女生就是一定纯洁的,她们的想象力,可是比谁都强。

    车内立刻打闹成一团,只是可惜项飞歌没有听到,不然铁定当场气得昏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的,四人分道扬镳,五个女生,也没有客气,只是丁美婷离走前,禁不住冲动的亲了萧秋风一口,笑道:“如果有一天姐夫想来个第二春,就来追我吧,我一定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床上,**交融身心满足之后,柳嫣月躺在萧秋风的怀里,那动人的美态,红润娇艳的妩媚风情,此刻真是可以与风兮一较高下了,女人,地确只有在动情的时候,才最美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又吃醋了。”玉手缠在萧秋风地身上,有着无尽的满足,此刻连眸里都流荡着春意,那种爱人的相融,让她一次更比一次爱得更深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吃什么醋,今天我可是规规矩矩的,除了打一架,什么事也没有做过。”就算是五个小丫头不停的缠着他,他也没有多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规矩,但是喜欢你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了,嫣月有些担心,你被人抢跑了。”这一夜,她见到一个全新的心爱男人形象,发现那种爱意,也更是浓郁,在这一刻,她才突然明悟,这就是对女人无形地诱惑力。萧秋风魔手抚上了玉峰之上,用力地揉搓着,似乎想用这种挑逗,让怀里的女人分散注意力,这种想法,很会让她钻牛角尖地。

    “没有这事,你放心,老公不会被人抢跑的,世上还有比嫣月更美的女人么?”在床上,当然要说好听的话,虽然有些言不由衷,但女人爱听。

    柳嫣月按住了他那不老实的手,有些幽幽的叹道:“老公,你看天颜悦,当着这么多人,不顾形象的与你拥抱,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么?我也是女人,知道如果不是喜欢你,她绝对连手也不会让你碰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什么样的过去,她当然清楚,天颜悦也不可能不知道,但竟然肆无忌惮的拥抱,那蕴含的意味,不言自明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在香港的时候,我帮过她,女人嘛,总是有些盲目的,过一段时间,她一定不记得我这号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美婷呢,你不要告诉我,她年纪小,还不懂事,我可也是从她们那个年龄走过来的,你看她们几人对着你的眼神,分明就巴不得你去追求,说不定你只要一开口,她们就自动的凑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服了这个女人,吃醋吃到那般的小丫头身上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解释,其实这也不是他的错,只是那些小丫头一个个的人小鬼大,谁知道她们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一个人看不住你了,让那位姐姐过来吧,我想见见她,可以么?”这件事,已经是一个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,如果以前的萧秋风,也许吃完了抹抹嘴,就翻脸不认人了,但是此刻的他,绝对不会,这一点,柳嫣月很清楚。

    而且这么久的日子,她已经想通了。

    既然她都已经无从选择,那当然也只能接受,如果不是今夜发生这么多事,她或许不会生起这个念头,但是那些女人眼里的诱惑,她一人的确已经不堪抵挡了。

    再多加一个,她就不需要这么担心了,此刻这种接受,倒成了一种压力的减轻,这也是柳嫣月未曾想到的事实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准备与柳嫣月商量这件事,没有想到,她竟然自己先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嫣月,我与她商量一下,她像你一样,是世上最好的女人,我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割舍,你不要怪我自私好么?”

    柳嫣月轻轻的点头,笑了笑,说道:“我知道了,只要你不骗我,就算是你犯了再大的错,嫣月也不会怪你,在我的心里,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萧秋风接通了舞的电话,问她是不是能抽出时间来一趟上海。

    “风,出了什么事,为什么要我去上海,这样会很惹人怀疑的,虽然舞非常的想你,但我不想给你惹出什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做每一件事,舞首先想到的就是萧秋风,想着那个远方的爱人,曾有几次不堪午夜的思念,想去见见这个男人,但是为了不惹人怀疑,她只有艰苦的忍耐着。

    “舞,不要担心,我只是想见见你,真的。”

    舞笑道:“想我,你身边不是有一个柳嫣月,我看过她的照片,很漂亮,有这样未婚妻的男人,还会有时间想别的女人?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一惊,这件事,舞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风,你不要担心我会吃醋,你现在是萧秋风,需要演好这个角色,这一点,我理解你,舞是你的女人,这一生都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听到了萧秋***气的惊讶,舞已经淡淡的说了出自己的认定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超级训练的特工,她的心理素质,当然不是柳嫣月可以相比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存在,家里人都知道了,舞,他们想认识你,我----也想给你一个家。”萧秋风没有解释,什么事,见了面,可以一次说清楚。

    在龙组里,只有他与舞是孤儿,或者正是由于这个身份,他们的交流有些时候并不需要语言,因为他们了解孤儿的寂寞,他们是一样的人,对家有着渴望。这一次倒是舞有些惊讶了:“真的么?”

    有个家,是她很久很久的期盼,特别家里与她相依相守的,还是那个她最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马上就过去,风,其实我这些日子在想你的时候,也在想着你的那个未婚妻,听说是东南三花之一的清纯百合,芳名远播,我实在想知道,我们两个,在你的眼中,哪个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舞有些不自觉的笑了笑,说是不吃醋,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些介意的,因为她也是女人,而吃醋是女人的权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