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一十四章 男人的骨气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想到,在这种场合,可以看到昔日的两个酒友:司马洛与赵若明。

    司马洛依旧的风光,神彩风扬,但是赵若明却显得低调了许多,萧秋风心里明白,这或者就是赵家巨变惹出的烦心事。

    想着赵若辰,对赵若明这个小舅子,萧秋风也客气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老四,好些日子不见了,你又下基层锻练去了?”本只是想开个玩笑,调节一下彼此的气氛,但是赵若明脸上分明又多出了几分尴尬,有些事,严重的的确超出萧秋风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原来阁下就是东南四大公之之中,最负盛名的萧少,真是久仰久仰。”一个显得很是高傲的年青男人,举着酒杯,慢慢的走了过来,双眸在众女身上一扫而过,虽然掩饰得很好,但是那欲动的表情,却没有一丝的克制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想理会,司马洛也没有开口,只是把目光转开,看样子他也并不喜欢这个年青人。

    “小明,不给我介绍一下?”听他了不得的语气,很是有种优越感,竟然把一向暴力的神能公子叫成了小明。

    赵若明重重的喘了一口气,最后终于慢慢的平静,淡淡的介绍道:“这位是新任东南军区项虎司令的公子,今天特别为天颜悦小姐捧场来的。”

    虎落平阳被犬欺,赵若明绝对没有想到,他也有今天的无奈,如果不是父亲那一夜之间苍桑的脸庞,他的拳头,早就已经招呼这张讨厌的脸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也知道,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,老头子的处境。将更加地尴尬,受的委屈将会让他被毁灭。为了老头子他必须得忍。

    他能忍,但是萧秋风不能,因为赵若辰是他地女人。

    “几位小姐,再下项飞歌,能不能交个朋友?”围在萧秋风的七仙女,一个比一个水灵,不要说有露丝与柳嫣月的绝代风姿,光是那五个小丫头,都有着让人心动的青春美丽。任何男人都想拥有。

    柳嫣月淡淡的看了这个年青男子一眼,其实长得不错,但那种不可一世的表情,实在让人讨厌,更何况她明显的感受到萧秋风也不喜欢,当然不需要客套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有老公了。”

    项飞歌并不生气,装着很是绅士一笑,然后转向了露丝,这种西方的优物。如果能泡到床上去,绝对可以让人欲死欲仙,看着她半露的酥胸,那雪白肌肤下地滑腻清香,是男人都会被挑逗得不可抑制。

    露丝除了那天初来萧家。为了让柳嫣月生气。装成了萧秋风的女人时多说了几句,其他的时候,她都只是用心在感受。“你似乎来晚了,我也是他的女人。”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少爷,多几个女人,在上流人士的眼中,并不是一件稀奇事,反而很多的男人。都把拥有的女人当成了自己身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项飞歌的脸上已经有些不太好看。他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冷遇,以他地身份。大把的女人拼命的想与他攀上关系,享受权力背后的荣耀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在两个成熟优物之后,还有五个青春靓丽的小美女,大地不成,小地也可以。

    “这位帅哥,你长得还真是有型也,气度不凡,简直就像是虎王在世啊!”

    “不对,我觉得他与狮子很像,你看他的毛,黄黄的。^^首发?君?子??堂?^^”

    “如果早些时候看到他,我一定会喜欢他的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丁美婷开口,喝道:“不要乱说话,小心咱们男人生气,对不起啊,这位项公子,我们都已经名花有主了,你看我们很配吧!”她说着,已经很是小鸟依人的搂住萧秋风的手臂,温柔如水的眼里流露的真情,一般人还真是分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萧秋风真是既生气,又有些好笑,这些小丫头,一个个地挺会装蒜地,把麻烦都推到他一人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刻,项飞歌还看不出他已经被这些女人调侃了,那他就不是老虎,而是猪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女人生气,不是他地个性,而是抬头,看向了一旁浅浅低笑的萧秋风。

    “萧少果然不愧萧少,比某些废物强多了,连泡妞的水准也是一流的,看样子,我还得多讨教讨教。”他说废物的时候,很明显的是指一旁的赵若明。

    赵若明似乎有一瞬间的冲动,但是被司马洛拉住了,因为他已经知道,在这种场合,由老三出面,或者更好一些,而且老三似乎已经有了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理会,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,我家少爷与你说话呢,不要给你脸,你不要脸。”看到萧秋风的无视,马上就有狗腿子出面了,上面有着握兵权的项虎撑着,他们何曾需要看别人的脸色。

    萧秋风说话了,但却是对着众女说的:“你们有没有听到狗叫,怎么这么吵,等会儿与主办方抗议一下,这种欢庆的场合,怎么把畜牲也放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小丫头不知轻重,但是却都捂着嘴,差点就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项飞歌已经是一脸的阴森,活了这么久,还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。

    “萧少果然是大人物,一般人还真是不放在眼里,说不得,我还真得陪你玩玩了。”一边举杯饮酒,一边细声的说着威胁。萧秋风冷冷一哼,这一生,他最不怕的是威胁,也不容别人威胁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?你配么?”

    “小小一个东南萧家,也可以狂到没有天,真是无知可笑,天下有多大,你知道项公子是谁么?”

    那狗腿子也跟着一声冷声,看着萧秋风,就像在看着一个不自量力的白痴。

    这个狗腿子还没有回过神来,已经倒在了地下,而在他的脑袋上,踩着一只脚,萧秋风的脚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那是猪还是狗,我只知道,我想踩你,却是如踩死一只蚂蚁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一股暗劲压下,众人耳边传来清脆的声音:“咔嚓”一声,地下的人手已经断了。

    接着,嚎叫痛苦的声音刺耳的响起,震动了整个宴会厅,而林秋雅正陪着天颜悦招呼来宾,闻声,也惊然的抬头,谁如此的不给面子,竟然在天颜悦的宴会上闹事?

    当看到萧秋风,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对着天颜悦说道:“小悦,我不早说过,只要有这家伙在的地方,绝对就不会太安静,你看,我没有说错吧,去吧,看看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惹到我们的萧大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项天歌已经站了起来,脸上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“养你们这些废物,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,走-------”既然梁子已经结了,大家也不需要客气,小小一个萧家,他项飞歌还没有放在眼里,这些女人,最后都会是属于他的。

    “赵若明!”赵若明正待转身,萧秋风已经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,就做你应该做的事,有些事,并不是退让,就可以解决的。”别人不知道,但是萧秋风知道,赵若明的忍,都是因为家族的无奈,老头子权力的旁落。

    不然,小小一个项飞歌,算个鸟。

    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,家族的变故,赵若明真的已经开始慢慢的成熟了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连你姐姐也比不上,就不要说是我萧秋风的兄弟,我会鄙视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的话冷冷的说出来,司马洛也拍了拍他的肩膀,退到了萧秋风的身后,似乎他也有着一样的认定,如果他还如此懦弱的忍耐,那么他们就不再是兄弟。

    “***,还不滚!”项天歌已经骂道,不留一丝尊严。

    赵若明终究是男人,有着血性与爆发,他已经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一拳已经送了上去,可怜的项天歌已经飞了出去,赵若明就如一头真正的醒狮,喝骂道:“**的,你这孙子,以后不要惹我。”

    “哟,谁这么粗鲁,不会又是你兄弟吧!”林秋雅如风般,带着一阵清香的气息,领着天颜悦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心里叫爽,嘴里却很是不屑,物以类聚,这四大公子的老四,也被萧秋风给带坏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很满意的点头:“这才是男人,就算是死,我们也要站着。”

    豪气万丈的声音,并不太大,但是这里所有的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柳嫣月早已经有些克制不住这种情爱的冲动,她为有这样的爱人而自豪,手已经握住了萧秋风的手,表达着内心的激动。

    露丝、天颜悦、林秋雅也是目射神迷,这一刻,萧秋风在她们的眼中,变得很是高大影像,一生都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五个小女生,更是激动难耐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,我一定完蛋了。”丁美婷竟然都差点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,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