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还有一个女人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从小就进行特别的训练,所有的课程都是在练训室完成,没有尝试过大学校园的生活,对眼前这些青春扬溢的少女,倒是很有些好感。

    不过有些意外的,从她们的聊天中,萧秋风知道,柳嫣虹这个不讲理的小丫头,在北海学院里很有名气,不仅因为她是东南三花之一柳嫣月的妹妹,而是她本就是北海学院四系校花之一。

    那个叫丁美婷的女生,却也是校花之一,这一下子,北海四个最漂亮的女孩子,此刻这里已经有两位了。

    或者是物以类聚,这几个女孩,身份都不简单,都是那种不缺钱,没事找事凑乐的女生,也许这与她们心性未成熟有关吧!

    这群花样年少女孩们的到来,倒是让萧远河夫妇惊讶不已,他们只认识柳嫣虹,没有想到儿子上趟街,都领回了这么多可爱的少女,听说还是北海的大学生,当然热情欢迎。

    柳嫣虹也没有想到自己这样的唐突进萧家的门,以前还倔强的认为,自己绝对不会来萧家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也是被几个损友逼的,买了衣服之后,柳嫣月邀请众女一起来梳洗一下,准备晚上的宴会,被柳嫣月高贵气质折服的这些小女生,当然不想放过讨教的机会,所以柳嫣虹根本没有说不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萧伯伯,打扰你了,我们想与姐姐一起参加晚上的宴会,所以就一起回来了。”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,但是柳嫣虹却还是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伯伯,我们是嫣虹的同学,来得很冒昧,你不会生气吧!”丁美婷是那种很活泼好动的女孩,与柳嫣虹性格完全不同。所以光是脸上灿烂的笑容,都让人不由自主的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哪能呢,哪能呢,欢迎啊,我们家一向安静,难得热闹一下。这么多漂亮的小姑娘来陪我这个老太婆,我正是求之不得呢?”田芙也喜欢这种气氛,家里还是人口不旺,如果多几口,那就热闹很多了。

    又一个女生笑道:“伯母。你们萧家这么漂亮,还怕没有人想来,可惜你只有一个儿子,不然美婷非得嫁到你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女孩虽然也是大富之家,但是萧家却是东南第一集团的雄厚实力地存在,不管是这庄园还是萧秋风的迷人,这些小女生当然都有些春心的萌动。

    丁美婷动人的眸子里,闪动着羞涩的不依,但是突然一转,却很是正式的问道:“伯母。萧姐夫还有没有弟弟啊,如果有,我一定做他地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这小丫头,不害臊,说着还喘上了。

    柳嫣虹在一旁倒是羞得不行,马上说道:“好了,你看你们,一个个都怎么了,注意一下形象。还没有毕业呢,不要都像是老姑婆一样,怕自己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但是萧远河与田芙他们却是被逗得笑了起来,与年青人聊天,就是开心,特别是这些可爱的少女们,更是心情爽快。

    “嫣虹,没事,没事。你是不知道,在萧家,不需要拘束,一家人嘛,开心就好,我与你伯母,也喜欢热热闹闹的。唉。早知道,当初多生几个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有些遗撼。当初实在是疼惜老婆,珍爱不已,看着她因为生产而尝尽了苦头,所以决定有个儿子就不再生了,没有想到,老了还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是了,是了,你们不要客气,伯母没有女儿,还真是巴不得有个像你们一样可爱的小丫头逗我开心呢?”

    柳嫣月与露丝从楼上下来,大声的叫道:“各位小美女们,上楼了,开始尽情地打扮自己,等下一定要让伯父与伯母大吃一惊哦。”

    五女都跳了起来,争先恐后的冲上了楼,那种你推我攘打闹的模样,让萧远河与田芙看着就开心不已,快乐心情飞扬。

    待众人都离去,七个女人都上楼换梳洗换衣服,厅里只剩下老两口与一直没有说话的萧秋风,女人爱美,但是他并不爱俏,所以在商厦里换上了一套,再加了一双鞋子,刚才柳嫣月帮他换了一根领带,就已经很合适了。

    “唉,早知道,当初多生几个就好了,老头子,现在我都有些后悔了。”只生一个儿子,也算是有了安慰,但此刻被这些小丫头一闹,田芙心里也隐隐的觉得差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萧远河也轻轻的点头,叹道:“是啊,如果这些小丫头都是咱萧家人,那就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田芙马上笑道:“如果咱现在有五个儿子,那她们也就变成了咱们的媳妇,那是一件多美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人,总是有些不太知足,虽然柳嫣月让两个老人很满意,但有些东西,并不是满意就可以弥补。

    萧秋风本来不想说话,但是两个人的渴望,却让他有一种冲动,立刻笑着凑到了田芙的身边,拉住了老妈地手。

    “妈,与你说件事情,你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田芙还在憧憬着梦中多儿多媳的幸福,并没有怎么在意,问道:“什么事,说吧,妈听着呢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在外面,还有一个女人-------”萧秋风轻轻的说着,一边注意着两个老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,两个老人一惊,萧远河脸上马上就现出怒容,骂道:“你个兔崽子,你竟然背着嫣月做这种糊涂事,是不是我太久没有教训你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这种梦想,但现实却不可能的,在萧远河的心中,对爱人的忠诚,比什么都重要,何况柳嫣月在他们心中,已经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田芙也说道:“是啊,小风,你不要乱来,嫣月这么爱你,就算是傻子都看出来了,你可以不要让她伤心,男人嘛,偶而风流一下无妨,但家还是不能抛弃的,知道么?”

    萧远河一愣,老婆怎么变得如此好说话了,当年他不过是去泡了一个桑拿,让一个女人推了推筋骨,就睡了一个月冷冰冰地书房,对儿子,竟然变成了偶而也无妨?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说道:“其实这件事,嫣月很早就知道了,我已经跟她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过了也不行,你马上-----”萧远河的吼声还没有发完,就已经被田芙很是用力的扭住了腰间的软肉,话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田芙赶紧拉住了萧秋风的手,很是小心看了楼上,见没有人,才小声的问道:“是什么人,小风,你快点老实交待,是不是人家女孩子已经有了,你才急得坦白,放心吧,妈给你瞒着。”

    看着老妈这种表情,萧秋风也有些哭笑不得,他只是为了满足一下父母的心愿,却没有想到让他们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妈,还没有了,不过她是儿子的女人,这一生都不会改变了,刚才看到爸妈羡慕,所以想找个机会,让你们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带到家里来,这不太好吧!”田芙还是有些顾忌,必竟嫣月才是正牌的媳妇,她地心还是得向着她的。

    儿子在外面风流一下,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一旦带回来,那性质可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妈,她与我一直离多聚少,但是在我的心里,却很是疼爱她的,所以也不想委屈她,这一点,我与嫣月说过了,她现在在京城,也不一定能抽空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萧秋风想说,他除了柳嫣月,还有另外的两个女人,但是一个,已经让父母紧张成这个样子,另一个就先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这种事乍就瞒着我们呢,说你什么好,告诉妈,那女孩什么身份,家世如何,长得漂不漂亮?”

    女人的好奇心很重,特别当她成了妈妈,面对着儿子地时候,更是好奇加关心,每个问题,都想问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“她是孤儿。”与我一样,萧秋风却没有办法说明,他们有着青梅竹马地感情,今生会是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萧远河与田芙都明显的有着一愣,脸上都多了一种怜惜地表情,孤儿必竟都代表着孤苦无依。

    田芙有些恼怒的骂道:“小风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就算你不领回来,也可以让她在你的身边,不需要她太辛苦,你竟然把她一个人扔在京城,那就说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赶紧解释道:“妈,她是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,身份很机密的,有些事说了你也不太明白,反正你见了,一定会喜欢她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