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零九章 又是一场风波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为了这个宴会,柳嫣月第二天上午回公司处理事务,而下午拉着露丝一起去逛街买衣服,女人嘛,都有这个嗜好的。

    而且露丝空着手来,此刻用的东西,都是家里备着的,不是很合适,虽然露丝本身不在意,但柳嫣月不好意思了,非得拉着露丝去。

    这女人估计从来没有上过街买过衣服,被柳嫣月拉着出去的时候,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逃不了,被柳嫣月拉着当搬运工,昨夜又是春风荡荡,两人之间,已经是情爱融融,柳嫣月笑语娇羞间,当然已经不会再象以前那般的客气。

    这却也是两个老人盼望的,看着对年青人亲热相随,当然乐意至极,让本有些不太情愿的萧秋风,也只有随大流了。

    女人的形象,总是三分容貌,七分打扮,此刻对两个花色各异的女人来说,却是十分美丽,只需要三分打扮,就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露丝是一个很不错的西方美女,曾经在天命的面前,萧秋风都是这般的认定,当时天命还笑语,如果他想追露丝的话,他这个师傅一会会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的露丝,在柳嫣月的细心挑选下,试穿上了一件很古典的长裙,低胸,束腰。那腰间叠叠重起的波浪边缘。让这裙子多了几抹生动地韵味,而露丝似乎在这一瞬间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露丝妹妹,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,绝对已经是最完美地,嫣月姐都有些忍不住爱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从来没有看到过露丝穿这么时尚而适合的衣服,她自生的那种西方美人的高贵,在这一刻顿显无疑,在萧秋风的眼中,露丝就是公主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这女人的脸色并不太好。虽然美丽,但是太冷淡了。扭过头来,对着萧秋风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在这个世上。唯有这个男人的意见,她才觉得是正确的,因为她只相信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是伸出了拇指,这就已经说明了

    回身。看着镜子的自已,露丝白玉般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微不可捉摸地笑意,她很高兴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。

    她的记忆很简单,从记事开始,她每天都在做地事。就是训练。十年如一日的坚持,年少纯真地时候。她就有问道,为什么她不能出去玩?

    但答案只有一个,她要想生存,要想活下去,就必须懂得保护自己,因为师傅不能保护她一辈子,每完成一个要求,第二天就换一个要求,但师傅从来就没有表扬过她,虽然她已经很努力。

    就算到了现在,对这个太严厉的师傅,她还有着少许的怨意,有些事她并不了解,作为一个顶尖杀手的女儿,面临着的是仇杀地报复,在希望女儿幸福之前,天命首先想到的,是让女儿活着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个可怜父亲,唯一可以为女儿做的,尽管这样,会让女儿误解,但谁叫她是天命的女儿,这也是命运。

    萧秋风所有的衣食住行,一向都有母亲处理,但自从柳嫣月这个漂亮女人的加入,这个责任已经移到了她的身上,从身上地领带,到脚上地袜子皮鞋,甚至内裤,都有她一手包揽。

    所以当两女购完自己的衣物地时候,开始给萧秋风大肆的采购,反正又不是穷人,露丝看起来虽然不会逛街,但也不是省钱的主,再说了,她的财富,也不需要节省,这一辈子都已经用不完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遇到的这么多女人,好像只有可怜的舞穷了一些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给自己准备嫁妆,剩下的赵若辰、柳嫣月、林秋雅、天颜悦,还有凤兮她们,个个都是富婆,现在这个露丝更是超级的大富,只是她此刻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看着帅气凌然的萧秋风,那洒脱俊雅的气质,柳嫣月就觉得幸福,沉醉在那被爱的欢悦中,而露丝只是轻轻的点头,说道:“很有种东方男人的魅力,难怪那么多女人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很是甜美的笑道:“露丝不会也是其中这一吧!”

    露丝摇了摇头,说道:“现在还不是。”但是以后,她不知道,现在她只想这个男人把她渴望的东西交给他,完成师傅的遗命,只是住在萧家,她却如何也没有办法执行第三次刺杀的行动,因为她不想破坏这种温馨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这是心的呼唤,这是爱的源泉------”一首很老的奉献,很是清脆的从远方传来,当三人购完衣物,准备离开的时候,这首歌声,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或者说应该是吸引了柳嫣月与萧秋风的注意,这虽然是合唱,但里面有一种他们很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柳嫣月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好像是小虹的声音。”然后几步就来到了购物超市的窗台前,在这商厦的大广场上,已经围满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人群中,搭摆起了一个几平米的台子,此刻在台上,四五个很清秀,很娟美的少女,在联唱着这首爱的奉献,而在台子旁边,竖起了一块很长的布牌,上面写着:“救助失学儿童,奉献你的一片爱心!”

    不用问,这个小姨子是弄捐款来了,柳家也不穷,自己损个几百万,不是够了,这么辛苦跑到这里来卖唱,何苦来哉!

    看他们这群人青涩的模样,估计都是一起北海学院的校友,这种形式的活动,也只是为了锻练社会生存经验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“喂,小妞,哥哥捐三千块,你就奉献一回,赏个香吻怎么样?”看着台上几个漂亮纯真的少女,那短裙校服的诱惑,果然就出现捣乱的垃圾。

    “肥仔,你也太吝啬了,老子捐三万块,就让这个小妞陪我一夜好了,这可是顶级高价,不亏吧!”这个人说的时候,手指的,分明就是台上的柳嫣虹,被誉为北海新一代的四大系花之一,她的美丽,在几女中,当然是最出众的。

    歌声停了下来,几个男生似乎已经出面阻止了,然后这场面就有些乱了,传来了那些女生的惊叫。

    柳嫣月也被吓了一跳,拉着萧秋风的手说道:“风,快去,小虹这丫头要出事了,你去帮帮忙,把那些人赶走。”

    在柳嫣月的心中,萧秋风是无所不能的,都忘记,那些流氓,可不是善男信女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不由的摇了摇头,这也难怪流氓会来捣乱的,看着这些女生穿的露膝校裙,他心里都有种制服的诱惑,何况别人。

    “露丝,我下去一下,你们在这里等我好了。”萧秋风轻声的吩咐一声,却是对着露丝,他可不想因为去救小姨子,把老婆给弄丢了。

    场面还真是有些混乱,那几个流氓在台前已经把几个出头英雄救美的男生揍爬下,此刻凑近那台前,伸出脏手,拼命的抓着几个女生腿,吓得几个女生在台上又蹦又跳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看热闹的人永远居多,何况是这种很是香艳的热闹,几个女人衣裙舞动,身姿柔美,在蹦跳之间,倒像极了在跳一种舞蹈,台下很多人跟着轰笑不已,却没有人出面喝止。

    萧秋风挤进去的时候,正是这几个流氓最嚣张的时候,有个穿着西装,打着领带的男人,竟在已经准备爬上高台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都给我滚----

    萧秋风一下子就已经冲到了前台,手一伸一提,那个瘦骨如材的流氓,已经被掀飞起来,掉在人群中,发出了一声惨嚎。

    在台上惊慌不已的柳嫣虹,此刻都忘记了这个男人是她最讨厌的坏蛋,哭声大起的惊叫起来:“姐夫,快救我。”

    女人,其实是一种很脆弱的动物,特别害怕被伤害的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吊啊,找事是不,欠扁是不,身上皮痒了是不?”一个递着平头的大块头,气势汹汹的冲到萧秋风的面前,一连就开口吐了几个是不,估计经常这么说,挺顺口的。那被掀飞的男人从人群中爬了起来,愤怒的吼道:“让开,***都给我让开,是谁,是哪个小样敢推老子,老子要打断他的狗腿。”

    “马公子,马公子,是这个小白脸,他还想着英雄救美呢?”看样子,这伙人都是以他为首,这瘦材一冲进来,立刻有条狗已经讨好的凑了上去,指着萧秋风很是巴结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