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零八章 心灵的离别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在萧秋风的记忆中,这还是第一次在柳家吃饭,虽然柳嫣虹的表情并不是很欢迎的样子,但至少没有当初的横眉冷对,还算是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秋风,这些日子,一直没有机会向你表示一声谢谢,你救我们全家,现在,我就把最宝贝的女儿嫣月全部托付给你了,你没有亏本的。”

    柳随风也难得幽默了一回,看着女儿心情愉悦的每到一处都哼着小曲,就知道,她现在很幸福,不要求太多,对他来说,女儿快乐与幸福,就已经很让他满足。

    到现在,柳嫣月的婚事,已经不会再改变了。

    柳嫣虹也知道,姐姐算是掉进火坑,这一辈子没有得救了,虽然没有感受过爱情的生死相许,但她至少也是大学生,当然知道那飞蛾扑火的刹那间光芒,女人这一生,或者也都在穿上结婚礼服的那一刻,燃烧一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她端起了酒杯,既然改变不了,那么,就接受吧。

    “来吧,萧大公子,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姐夫了,虽然我并不愿意当你的小姨子,但是我姐姐愿意,我还是叫你你一声姐夫,我姐是世上最温柔贤慧的女人,希望你一生一世的珍爱她,给她幸福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最后,已经有些渐渐的感情投入,青春炫丽的娇脸上,已经多了一种冲动,眸子里更是晶莹闪动,她们姐妹相依为命二十载,此刻终于到了要分开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姐姐已经没有时间让她撒娇,姐姐已经是别人的妻子。

    萧秋风被这种真情感动。纯然的姐妹俩。实是世上难得一见地并蒂莲花,都一样地善良。

    这杯酒一饮而净,萧秋风说道:“你们都放心吧,我会让嫣月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承诺,在这一刻,他在心里送给了遥远的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或者对柳嫣月来说,这是一种没有办法避免的遗撼,但是萧秋风并不内疚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她已经选定了。得到与失去,她都应该接受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。是让这个女人幸福。

    柳嫣月也含着激动开口:“小妹,你这是怎么了。这大的人了,还像小孩子一样,姐姐又不是离开,你只要有时间,就过来玩。或者去公司找姐聊天,姐姐不还是你的姐,还是一样的疼你爱你么?”

    “姐,我知道。”柳嫣虹把头抬起,投到柳嫣月的怀里,尽量地享受着如母亲般的呵护。

    从小在她地心里,就把这个姐姐当母亲般的尊敬。此刻。岁月匆匆,姐姐终于要出嫁了。变成了别人家地人,这种改变,总是让人有些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吃完饭,这姐妹俩缠在一起,聊天聊地,似乎没个完,要不是夕阳黄昏,实在到了要离开,柳嫣月都抽不开身子。

    “爸,你保重身体,有事就给我与风打电话,还有小妹,用心的完成学业,有时间就过来看看姐姐,姐姐也会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一场本应该高高兴兴的聚会,弄得像是女儿上花轿般的不忍离别,萧秋风一句也没有说,只是默默地陪伴在柳嫣月的身边,这一刻,他知道自己已经是这个女人今后唯一的依靠。

    “嫣月,我一定会好好待你,让你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深情的表白,柳嫣月还是第一次从这个男人口中听到如此温馨的话语,心情突然的舒服了很多,深情地眸里,泛着如水地爱意,也把自己塞到萧秋风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风,你已经是我这一生选择地归宿,是我柳嫣月的老公,嫣月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夕阳的风中,这一对陷入了情爱融合的男女,混然已经忘记一切,在他们的眼中,此刻只有彼此。

    回到家,萧远河老两口正等着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“嫣月,哭了吧,没有关系,妈也是从那一路走过来的,对女人来说,拥有两个家,也是一种幸福的事。”田芙在听到了萧秋风的叙说,已经明白了柳嫣月的心情,女人都有这一段不舍的时候。萧远河也说道:“没事,没事,实在舍不得,等小风有空下来,你们搬回去住几天也成,反正咱们都已经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有了心爱男人的情语安慰,有了爸妈的关心,柳嫣月淡淡的一抹伤意,很快的就已经过去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在家里玩了一天的露丝弄不明白,或者除了杀人,她对女人的事,懂得还真是不多,因为除了师傅,她根本就没有父母,只是一个孤儿,这也是萧秋风有些不忍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嫣月小姐,你这么爱秋风,为什么还要伤心,是他对你不好么?”用一种很是冷冰的语气,很直接问着这种单纯的问题。

    有了萧秋风昨夜的解释,柳嫣月对这个外来的女人,也多了几分好感,知道她从小无父无母,一个人独自生活,对情感的事,没有体会过。

    轻轻的笑道:“露丝,在家里不需要这么客气,我应该比你大些吧,你就叫我姐姐吧,风没有对我不好,只是爱情与亲情,是同样重要的,离开了哪一种,人生都不完整,所以就算是我们有了爱情,也需要有亲情的祝福,知道么?”

    露丝又问道:“我看了很多电影,那些情人男女,在家里不同意的时候,都选择私奔的,那不是把亲情抛弃了么?可见亲情没有爱情重要嘛!”

    “这对每个人来说,都是不同的,虽然如果我家里不同意,我也会坚持与风在一起,但并不表示,亲情就不重要,露丝,这些事,等你以后经历的时候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露丝有一瞬间的迷失,脸上多了一种失落,对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,又如何能体会亲情与爱情的滋味呢?

    萧秋风似乎感受到了,轻轻问道:“露丝,明天我们去参加宴会,你也去么?”

    这种公开场合的宴会,露丝估计从来没有参加过,作为一个杀手,抛头露面,的确是一种不明智的选择,但是这是在中国,萧秋风想来安全是没有问题的,所以想让这个女人多尝试一些与人交流的机会。

    露丝被打断了沉思,有些怀疑的问道:“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露丝,咱们一起去,到时候可以给你多介绍几个朋友。”柳嫣月马上支持。

    “朋友!”露丝轻轻的喃语,这个名词,似乎离她很远,她从来没有朋友,因为她不想被人出卖。

    但是最后,还是点了点头,答应了,因为她真的很想去体验一下,大大方方参加宴会的滋味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有件事很出乎萧秋风的意外,也不知道是露丝太优秀,还是父母太会教,露丝竟然学会了中国的国粹麻将。

    白天是拉上了玉婶,此刻,是拉上了柳嫣月,玩得不益乐乎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露丝一向冷冰的脸上,出奇的显现出满足的笑容,萧秋风也没有开口,只是回房打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的习惯,他需要掌控所有的事,从凤兮那里,从舞那里,还有坦克那里,他们每个人都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风,有件事跟你说一声,最近安全部提出了报告,说是南方私下的骚乱很是严重,建议军方严厉打击,而赵光平因为整治不利,似乎要被调职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风向标,至少说明一点,赵家有些东西,已经不太让人满意了。

    东南军区的头号人物也可以被调动,就可见那人是有着如何的权力,至少都已经到那帮老头子的级别了。

    “龙组派出了淫贼与飞剑,全程视察此事,你也稍稍的留意一下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问道:“那飞剑是什么来历?”以前在龙组的时候,在四大高手之后,有大约二三十个后备,而飞剑,却还是新人,如何能坐上四大高手之位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龙组成员的资料,是绝对保密的,我的权限不够,不过想来也不会简单,风,我有些怀疑,他似乎与刀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舞说到这里,已经没有再继续下去,有些事,她也没有确实,只是怀疑,怀疑的东西,她只能提起,至少思考,却要萧秋风自己来做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舞,你自己小心一些,我不希望你有任何的危险,如果有人想对你不利,你一定要提前告诉我,明白么?”

    说到舞的安全,萧秋***气里已经带上了杀气,有些寒冷,但是舞却很是欣然,至少说明,这个男人,对她有足够的关心,不枉她如此的付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