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零六章 梦幻成真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看着柳嫣月伤意暗泣的悲态,萧秋风觉得有些事情,还真的需要与她做个沟通,不管承认与不承认,她都已经是这个家里半个主人,心里不能存在着这种介蒂,而且这本就是一个误会。

    手臂一张,就已经把她搂住,柳嫣月一向很是温驯的,但是此刻却扭动着身体抗拒着:“不要抱我,你去抱你的外国妞,人家的身材才是最好的,相信你萧大公子刚才一定很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放开,而是不顾她的挣扎,第一次无视她的意愿,把她连拖带拉的拽入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,昏迷的灯光,让气氛很是不一样,柳嫣月有一瞬间的失神,粉脸一红喝道:“你拉我进来干什么,难到还要花言巧语的骗我?”

    其实在知道这个男人外面还有女人的时候,柳嫣明白,有些事,她根本就控制不了,这是她的命,而她已经认了。

    但是让她很生气的是萧秋风竟然把这个女人放置在家里,根本就不顾她的难堪,男人找女人,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是这样堂而皇之的在自己眼前,她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嫣月,你不要生气,其实我与露丝关系很一般,并不像你想象那样的。”萧秋风解释道。

    柳嫣月气道:“一般就已经住进家里来了,那不一般的,岂不是连我的位置还都得让出来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哭笑,说道:“好了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露丝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没有给柳嫣月说话地机会,萧秋风已经把她搂着入怀,嗅着那醉人的身体芬芳,一个好像已经远去很久的故事,慢慢的在口中缓缓叙说。

    “世上有很多种传说,有人的,有物的,而我现在说的是一个关于杀手界的传说,普通人,一辈子也不会理解。但是在杀手界。那个叫天命的男人,却是神般的存在,他一生杀死十六人,每个都是权力倾世地人物。却从未失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意之中与他交集,虽然我们彼此地身份不一样。但是畅饮甚欢。成为了朋友,一种关系很奇怪的朋友,因为我的立场是对立的,这说出来,恐怕很少有人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人总会死地,他也不例外,临死之前,他要我照顾他的女儿。也就是杀手界排名第三地风铃。而且要在他女儿刺杀我三次之后,才能把那个遗物百宝箱交给她。现在还差一次,我地使命就可以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的眸光,开始闪烁着好奇与担扰,不仅没有再反抗,反而异常的关心,扭转过身体,急问道:“露丝就是他的女儿,她要杀你?”

    “露丝自己并不知道,她一直当他是师傅,我也不知道如何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风,我真的不应该怀疑你的,露丝一定很危险吧,你却为何非要留她住在家里?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说道:“对别人来说,很危险,但对我来说,很安全,让她住进来,其实我也很矛盾,那一刻,我可能只当她是一个流浪异乡的女孩子,没有把她当成风铃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双眸流露出柔情,说道:“风,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吃醋地,只是人家看到你从她地房里走出来,真的没有忍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他房里,只是警告她不要乱来,没有去偷腥,就算要偷,我也会去你房间。”萧秋风没有怪她,柳嫣月地在意,说明她真的很珍惜这片感情,也珍惜现在的拥有,作为男人,应该感觉到很幸福才对。

    柳嫣月妩媚的春意顿时就浓郁了几分,很是有些扭捏的娇嗔道:“你还说,人家从住进这里的第一天开始,就等着你,你却从来没有去过,你应该知道,嫣月是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情感的升华,与**的渴求有着很直接的关系,当柳嫣月抬起绝美香艳的脸庞,那如雾般迷茫的眸里,浮现出一种深情相许的光彩缓缓溢动的时候,萧秋风的手,已经不知不觉的移到了她的酥胸之上。

    滑腻舒软的果实,已经到了该采摘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嫣月,今夜你就不要走了。”手在胸前游动,此刻已经透过睡衣的边襟,接触到那滑嫩的肌肤,腰间的系带,慢慢的松开了,饱满的风景,已经半泄雪白。

    柳嫣月含羞轻轻的点头,温驯的就如一只乖巧的羔羊,整个人在这瞬间失去了力气,软软的倒在了萧秋风的怀里。

    这一天,她已经期盼很久了,此刻,应该是她享受幸福的时刻。

    不管那个女人是谁,她已经拥有了这个男人,不是么?

    柔情爱意,就如火点燃了**,幸福的男女,在午夜的春卧里,上演着香艳的人生欢语,一波一波的心灵颤动,让他们彼此,紧紧的融合在一起,这一刻,他们都属于彼此。

    **苦短,情花初绽的芳香,带着染红的血梅,让萧秋风格外的迷醉,这一夜,他彻底的拥有这个女人,这个东南三花之一的情爱百合。

    第一次,柳嫣月赖床了,晨光初露的那一刻,她睁开了星迷的媚眸,但是舒服的怀抱,她不愿意离开,又眯上了眼睛,再多留恋片刻。

    可是房外已经传来了很惊然的呼叫声:“小风,小风,快醒醒,快醒醒,出事了,出事了-

    沉醉春情的萧秋风,也被吓了一跳,这是一种天生的警觉,都忘记怀里有个柳嫣月,几乎就没有思考,门已经打开了。

    门外正是老妈,她拉住萧秋风的手,急切的说道:“小风,糟了,嫣月不见了,嫣月不见了啦!”

    嫣月!

    萧秋风这才想起来,昨夜这女人可是与他一起睡的,那把被子蒙住头的柳嫣月,脸像是染上了血,可爱羞涩的样子,还真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妈妈会这般的紧张她,看到她没有起床,竟还来探望,看到她的床上空了,连忙四处打听,却也没见人踪,这才闯入儿子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妈,我-----”

    这突然的声音,让田芙也吓了一跳,还羞得不行。

    柳嫣月这小丫头,竟然睡在了儿子的床上,她这还真是闹了个大乌龙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我只是觉得今天天气不错,啥也没有看到,小风,你们睡,你们睡,妈去准备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刻也不敢再留,转身就逃走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关上了门,转身,柳嫣月已经整个的躲到被里去了,今天,她铁定是不敢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”一直跑下了楼,田芙才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,也不知道是高兴,还是尴尬。

    萧远河拿着报纸,有些奇怪的喝道:“老婆,你这么傻笑干什么,嫣月呢,找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田芙一脸的神秘,冲到萧远河的身边,很是挑逗的说道:“老公,你知道嫣月在哪里,你猜,你一定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看田芙这样,萧远河就知道,老婆马上就要告诉她,因为她天生就是一个藏不住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嫣月在儿子的房间里,她们昨夜是睡在一起的,哈哈哈----我们很快就有孙子抱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超出了萧远河的意外,报纸一扔,问道:“老婆,你没有看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能看错,只是打扰他们的好梦,实在有些罪过了,等下我去吩咐玉婶,以后儿子的房间就不用打扫了,嫣月自己会清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那咱们的计划也得提前了,要不嫣月还没有结婚就大着肚子,好像不太好,要不今天就去柳家,把婚期定下来如何?我现在就去叫小风,把礼物都准备好,今天就去。”

    但是兴奋的萧远河却被田芙拉了下来,骂道:“你个老东西,怎么这么糊涂,我刚闯进去了一次,多尴尬,你还想再来一次,死一边去,没结婚大着肚子又怎么了,我只管有孙子抱,结不结婚,她们年青人自己决定,反正都是萧家的种,怕啥。”

    人都这样,如果是自己的女儿,此刻怕不是非得逼着人家进教堂了,好在这个是儿子,田芙也像大多数母亲一样,只管有孙子,其他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再说了,有了孩子,就算是想跑,嫣月这小丫头也跑不掉了,不是么?所以,她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房间的男女,陷入尴尬的羞愧中,当然并不知道这对老人的心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