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零五章 误会了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客厅里,玉婶奉上了热气腾腾的参茶,林秋雅只是浅浅的喝了一口,就放下,而露丝却很有些牛饮的味道,并不是没有见过,只是没有这般的当茶喝过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们家的茶味道不错,挺合我味口,看样子,我得在这里多住几日了。”西方的女人,也不知道害涩为何物,这样大大方方的就准备住在萧家了,也不知道主人愿不愿意。

    露丝这是故意的,以报复当日萧秋风对他的无礼,看着他们越在意,她就越要演得更好。

    林秋雅一惯的稳重,气质淡雅,就如她的名字,带着一种秋意的平和,只见她向后面招了招手,司机已经抱着几个盒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玩笑已经开完,她要办正事了。

    “萧伯父,我是林秋雅,家父林北强,此次冒昧打扰,还请见谅,这些小小的礼物,希望伯父收下。”林秋雅一笑,说道:“其实我与嫣月是姐妹,这一次来,也是为了看看她,刚才开了一个玩笑,希望嫣月妹妹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连忙拉了她的手,说道:“秋雅姐说过了,其实应该是我去看你才对,你能来,我真是太高兴了,只是不要怪我这做妹妹的失礼。”

    田芙这一刻才弄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,恍然大悟的说道:“嫣月,你也早说嘛,我还以为是小风弄的风流帐呢,不过看这种林小姐,也不像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,刚才我还奇怪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说什么呢,这位林小姐,可是华丰集团的总裁,东南有名的女强人,还是与嫣月齐名的大美女呢?玫瑰,你听说过吧!林小姐真是太客气了。既然你与嫣月是好朋友,有时间就过来行了,不用拿礼物。”

    田芙不知,但是萧远河却很明白,东南这块小小的地方,这么出名的女孩子。当然不可能没有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“啊。原来这么出名啊,你看,伯母这真是失礼了,林小姐。既然你与嫣月交好,那伯母也就叫你小雅了。小雅。你不要怪伯母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笑道:“伯母,你不要听伯父这么夸奖,其实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罢了,倒是有些羡慕嫣月妹妹,能嫁到萧家来,碰到这么好地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秋雅姐,你放心,以后你会与我一样找到幸福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归宿就是一个家。有心爱的男人。有可爱的孩子,还有疼爱自己的父母。此刻柳嫣月差不多快要全部拥有了。

    萧远河却把目光投向了露丝,他当然不会把这样地女人当成黄毛老外,这是一个很绝美,充满着异域风情地年青女人,若按单纯的审美观点,这个女人的美丽,并不比另两位逊色。

    “这位西方的美丽小姐,你不自我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露丝站了起来,看着萧远河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你是----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老头子。”萧秋风无力的介绍,这个女人虽然精通汉语,但对于中国地礼仪,却还缺少最基本地熟悉,这种问话真是太没有礼貌了。

    但谁叫她是外国人,有情可原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好!”她这话一出,田芙第一个忍不住的把口中的茶喷了出来,有这么叫人的么。

    柳嫣月与林秋雅也是忍俊不禁,其实这会儿,她们已经看出来了,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是萧秋风的女人,露丝身上的那种孤傲与天生冷漠的气质,决定了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无奈地摇头,不想这女人再多留一刻,正想开口把她赶走,田芙倒很是好心,介绍道:“这是秋风地爸爸!”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爸爸,你好-----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无法抑制的喷笑,萧远河也有些受不住地说道:“这位小姐,你不要太客气,这个称呼我受不起,你叫我伯父就行了,请问你是秋风的朋友么?”

    露丝连忙点头,说道:“是的,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。”露丝觉得用亲密两字不算过分,必竟在她的生命了,除了师傅,就只有这个男人离她最近,算是最亲密的人了。

    真是怕这女人越说越过分,萧秋风解释道:“爸,她叫露丝,是我一个国外的朋友,这一次来中国游玩,却没有想到,找到咱们家里来了,她很烦人,你们就不要理她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办法之后,萧秋风只有自己介绍了,然后看着露丝说道:“露丝,行了,这里没你事了,你可以走了,没事不要找我,有事就更不要找我。”

    开口送客了,萧秋风没有一丝的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伯父,我可以暂时住在这里么,这里我不是很熟,很怕被坏人骗。”露丝软软的开口,然后凑到萧秋风的身后,很是小声的说道:“我还可以帮你对付白色,这样是不是可以住下来了?”

    萧远河与田芙有些为难,这女人好像不怎么讨儿子喜欢,但是很奇怪,这女人却如此缠着,难道西方的女人都是这副样子么?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想到,露丝也收到了这个消息,心里动了一动,最后还是决定留下这女人,虽然不一定能帮上忙,但是他确实能答应过天命,要照顾这个女人的,尽管她已经给自己惹了一大堆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住下来,但是不要给我惹麻烦,不然我随时把你扔出去。”萧秋风一点也不客气,反而让萧家几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这女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,如此粗声粗气的,是不是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萧秋风没有办法说出这女人的身份,不然风铃这个名字,会把他们吓昏过去,当然前题是他们都知道风铃是谁。

    “秋风,我这一次来,也是受人之托,小悦这些天没有办法出门,特别的要求我,一定要把信送到,英皇准备在上海给她开一个盛大的庆功会,请你一定参加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说着,就已经把邀请柬递到了萧秋风的手里,又说道:“嫣月妹妹那天一定要打扮漂亮点,如果伯父伯母有兴趣,也可以一同前往,我代表颜悦无上的欢迎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年青人的事,我们两个老头子就不插一脚了,嫣月,你到时候玩得开心点。”田芙摇了摇头,表示不参加,说完就已经站了起来,吩咐玉婶去给露丝准备卧房去了。

    临走前,林秋雅还是趁无人的时候,凑到萧秋风的耳边,说道:“萧少爷,你可真是有本事啊,没有爬上小悦的床,却已经掏走了她的那颗心,现在连西方的绝色大美女都勾引到了家里,如果小悦知道,不晓得多伤

    没有给萧秋风解释的机会,她已经恨恨的上车走了,其实就算是让萧秋风解释,也会很苍白无力,因为露丝的身份,他根本没有办法说出来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也没有这份心,伤心就伤心吧,过一段时间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经历了香港的那次劫难,天颜悦这个小丫头,应该学习坚强起来了。

    晚上,萧秋风睡前,去了一趟露丝的卧房,这个女人平日里心思敏捷,但是对过家庭生活,却恍若痴呆,啥也不懂,一顿饭,就把两个老人笑歪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萧秋风只是想警报她一下,这里不是西方的世界,不要乱来,除了白色的事,她任何事都不准做。

    他倒不怕这女人对自己家人不利,只是不想她尽惹麻烦,不过让她体会一下家的感觉,相信也是一件好事,不管她是风铃还是林秋雅,最后的归宿都是一样的,所以,从心里来说,萧秋风也希望风铃能找到自己的寄托,找到自己的幸福,不要把杀手当终生职业。

    “老朋友,希望你在天之灵能谅解,这是我仅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当他从露丝的房中走出来的时候,好死不死的,正碰到走廊里走过来的柳嫣月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半夜三更的,从一个女人的房子里出来,还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嫣月,你现在还没有睡呢?”萧秋风有些尴尬的问道。

    柳嫣月轻轻的走近,看了萧秋风一眼,心里已经酸酸的,连说出的话,也带着酸味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睡了,不就看不到你干的坏事了么,风,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露丝也不要我,我真的比不上她么,还是说她能给你的,我做不到,只要你说,我也一定能做到的,你要知道,我是你的未婚妻,不是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冷汗直冒,看样子这女人真是误会了,还以为他到露丝房里偷香来着,就算是他有心,但是敢么,这女人正愁找不到杀他的机会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