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零三章 第二号杀手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一趟的香港之行,萧秋风并不是很满意,预先计划,一点也没有达到,相反,因为天颜悦的意外,他惹出了不少的麻烦事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他的回归,香港的事已经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何向南失踪,刀也还是不见影踪。

    他到家的时候,家里只剩下仆人,柳嫣月当然是上班去了,而两个老人,据玉婶说,是去牌友家聚会去了,铁血团的覆灭,萧家松了口气,两个老人的禁足令,当然也随之解除了。

    闷了几个月,此刻当然不会呆在这略有些冷清的庄园里,萧秋风一个人,也有这种感觉,家里的人实在太少了,实在应该增加多些人口。

    如果能让舞与赵若辰这小丫头一起住进来,相信会很热闹的,萧秋风平和的心中,又思念着这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叮叮-----”电话响了,萧秋风接起: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萧少,你回来了,我想见你,马上。”如果是别的男人,一定会联想翩翩,因为这打电话的人,却正是风情万种,成熟无限诱惑的凤兮大姐。

    她能知道自己的行踪,萧秋风并不奇怪,但是她的语气,并没有一丝的暧昧,焦虑之中,带着一丝或许是难以言明的东西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犹豫,马上就答应了,凤兮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,能让她如此失措的事情,当然不会是小事,但是此刻萧秋风想不明白,整个南方,包括香港都已经控制在她的手里,还有什么事是她处理不了的。

    温情情调的酒吧,两杯咖啡。凤兮脸上娇艳的魅力依然,水汪汪勾人的眼眸,还是如此地水灵,只是微抿的小嘴,似乎在隐藏着焦虑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有个认识的人到了上海,据说他来上海,是为了杀一个人。凤兮有些担心,那个人有可能是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能力,凤兮至少已经知道一些。虽然在她的面前,萧秋风从来没有显露过,但是从李强兵与铁柱他们身上,凤兮不可能猜不到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白色!”凤兮回答的声音。也带着一丝无奈,就算是他掌握着强大地力量。但是也对这个男人没有办法。他绝对不会给任何人对付他的机会,除非有人能比他更强。

    世上有一个,但可惜,这个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没有想到,竟然是白色,这个传奇中排名第二的杀手,更没有想到,这人竟然与凤兮是熟人。这一点。在凤兮地资料中,并没有记载。

    凤兮又接着说道:“据我的消息。不止白色,连风铃也来到了上海,只是我现在还没有查到她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从凤兮地话里,感受到对他的关心,觉得很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凤姐,其实我知道风铃来地目的。”

    凤兮一惊,问道:“哦,你知道,她来上海干什么,不会是与白色一样,接了同样的任务吧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无奈的摇头,说道:“我以为她在开玩笑,没有想到她真的来了,她来上海,好像只是想看看柳嫣月而已,你不需要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她?”这一次轮到凤兮发问了。

    “认识有些日子了,这中间有个故事,等以后有时间,我再慢慢的讲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听说萧秋风与风铃有关系,凤兮略略的放下心来,但是脸上俏丽芳容一凝,又说道:“白色呢,如果他的对象真地是萧少,我们必须先作些防备。”

    “面对着这种级别地高手,防备已经不太重要,凤姐,你不需要担心,白色奈何不了我,而且他的对象也不一定是我,对了,你是怎么与白色认识地?”

    一抹嫣红的润色,很是突然的从凤兮的脸上浮现,对这个高贵的女人来说,小女儿家的羞涩,却还是第一次显现,让萧秋风很是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以前的事了,可能不会有人知道,白色曾经失手一次,而我就是他追杀的对象,后来,我竟然与他成了朋友,与一个杀手成了朋友,你说是不是有些好笑?”

    男人与女人的关系,除了爱与不爱之外,似乎一切都是掩饰,萧秋风心里已经明白,所谓的朋友,隐含着许多层意思。

    他没有细问,只是笑道:“凤姐本就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,有人为你放下屠刀,也并不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凤兮的脸上多了一种轻柔的笑,娇骂道:“萧少,你怎么也如此的不正经,是不是风流性子犯了,要不要我找几个美女让你尝尝?”

    听到萧秋风对白色的淡然,凤兮紧张的心情也慢慢的平复,其实她弄不明白,当知道白色的目的之后,她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脸庞就是眼前这个男人,而且越想越肯定,最后弄得,好像白色真的马上要下杀手的焦虑,迫不急待想告诉他。

    而到了这一刻,才发现,这种惊慌,似乎与自己平日的稳重相差太多了,在面对着这个男人的时候,她似乎已经很难保持清醒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笑,说道:“凤姐,你可不要引诱我,不然嫣月可是会生气的?”

    凤兮却也是妩媚一瞥,透着春意的眸子一转,说道:“装什么装,男人都是一样,见到漂亮女人就想霸占,有美女送上门,哪个男人能拒绝的,就算是面子上强撑着,心里还是很想的,对不对?不得不说,凤兮混迹江湖,对男人的品性了解得已经通透,萧秋风自认,他也是那种面子上强撑,但希望天下的美女都归他的那种男人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男人都这种德性,他也没有免俗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的女人不要,但有一个,你可得好好的考虑一下。”凤兮脸上突然冒出几抹怨意,说道:“玉环这些天为萧少害了相思病,瘦得不成样子,萧少就不去安慰安慰她么?”

    一说起林玉环,萧秋风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她那张绝美的脸庞,也不是她灵珑的身材,而是她胸前的两座异常丰满玉峰,就算是露丝那西方人的丰硕,与她相比,也得逊色几分,这对男人来说,是一种无法言说的诱惑。

    是男人,都想着摸几把,就算不能摸,看两眼也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萧秋风还没有开口,凤兮怜怜的说道:“她们都是孤女,与我命运相似,这些年我们相依为命,我把她们当成最疼爱的妹妹,萧少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能给她们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一直到凤兮悄声的离去,萧秋风还在那里傻傻呆着。

    萧秋风回到家的时候,众人都已经回来了,首先是萧远河两老回家,听到玉婶说儿子已经回来,田芙马上给柳嫣月去了电话,这不,此刻连晚饭都已经准备好了,很是丰盛,十几天未曾喝到的汤,又端到了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出去半个月,连一个电话也不往家里打,要不是有一个好媳妇在,我们这两个老头子,估计连儿子是生是死都还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田芙马上就哀声叹气的数落这个把他们抛开十多天的儿子,顺带的赞扬柳嫣月,加快着小两口感情的升温。

    萧远河与田芙是一个鼻孔出气,说道:“小风,这些天,香港风暴席卷,又是恐惧袭击,又是大爆炸,还有经济风潮,我们可真是担心得很,要不是嫣月安慰我们,你妈早就跑香港去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真情的温馨,亲人的关怀,略有些疲惫的心灵,受到了一种暖暖的滋润,更何况,在他的身边,还有一个柔情如水般的小娇妻,在脉脉笑语的关心着他。

    这种生活,实在已经很满足。

    “爸,妈,秋风去香港这么几天,真的很忙,又没有人照顾,想来一定累了,我们吃饭,让他好好的睡一觉,什么事明天再聊吧!”

    果然是体贴人心,萧秋风禁不住的抓住了柳嫣月的手,奖励般的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哟,害不害臊,在我们两个老头子面前玩亲亲,想亲热,回自己房里去,记得关好门。”这话当然是田芙大肆咧咧的吼出来的,看着儿子幸福的模样,作为母亲,当然也有期盼,啥时有个孙子抱抱呢?

    柳嫣月粉脸涨得通红,很是羞涩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然后对着田母撒娇道:“妈,你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从小失去母爱,柳嫣月对田芙,更是有一种特别的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