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零二章 做错事的代价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也是冷笑一声,说道:“我来香港这段时间,很受傅老爷子的照顾,此刻准备离开,当然要登门好好的说一声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秋风,我警告你,不要把我的容忍,当作懦弱,你打伤我孙子的眼睛,这笔帐我还没有与你算,你竟敢跑到我傅家来嚣张,难到真的以为天下没有公理了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想笑,这个时候,老不死的东西才想起了公理,损害人家一个女孩清誉的时候,乍就不想想这个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他,天颜悦今天的下场会很凄惨,人做错了事,总会受到报应的。

    “公理?傅老爷子所说的公理应该是陈能路吧,只是很可惜,他以后没有办法为你效力了,你不用再等他了。”

    傅老爷子又是一惊,今天这个年青人给他的惊讶,已经超过了这二十年来的所有。

    “是你,是你做的!”

    铁柱看着这老人的惧怕,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再吓他,但这杀人的事可不能让萧少为他背黑锅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弄错了,陈通路是我做的,一拳就打爆了他的肚子,肠子流了一地,这种废物,还真是不经打。”

    傅家在厅中的三口子,已经捂住了嘴,好像有吐出来的不抑。

    “听说傅氏今天损失了三百亿,忘记提醒你们,明天这种情况还将继续。”萧秋风的话,如恶魔的诅咒,笼罩着傅老爷子的心房,身体像是被重物击中,不径后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“又是------”

    铁柱打断道:“这一次你说对了,是我家少爷做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脸的无奈,但是傅生金却已经抑不住的有些发狂,抓住了傅老爷子的手臂。用力的摇着:“爷爷,是不是,是不是真地,傅氏损失了三百亿,三百亿啊!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今天。明天说不定还是三百亿,一直会让你们傅家一无所有,傅生金。你是不是觉得心中不太痛快?”

    哪里不痛快,是心如刀割,“噗”的一声,气及攻心的傅生金已经喷出一口鲜血。然后捂住了眼睛,大叫:“痛。痛。爷爷,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好痛

    傅老爷子心突然地往下一沉,他知道,这个最宝贝的儿子,彻底的变成了瞎子。

    牙齿咬得脆响,傅老爷子望着萧秋风恨意浓浓地说道:“姓萧的,你的心是不是太毒辣了一点。非得把我傅家往绝路上赶?”

    这一次。萧秋风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当你们卑鄙地手段对付天颜悦的时候。就应该想到,人做错事,总要付出代价地,虽然说这个代价地确有些高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傅老爷子你,看着傅家一步一步的消亡,看着自己断子绝孙,看着自己变成最孤苦无依的可怜虫。”

    恐惧占据了他的心房,傅老爷子在这刹那间,彻底的崩溃,冲着萧秋风就张牙舞爪的跑了过来,但是被铁柱一拳击飞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他没有死,但是以后的生命里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呼吸。

    萧秋风本只是让傅家一无所有,给他们一些教训,但是看到陈通路所犯下地罪孽之后,任何人都无法平息心中杀戮地**,而这一切,皆因为傅家背后的支持。

    这让萧秋风,已经不能不痛下杀手,有时候杀人,也不是非要动刀子地。

    三天后,傅氏宣布破产,结束香港的生意,举家移民,三大豪门之一的傅家,就如流星一般,转眼即逝,成为了传说的历史,为新的豪门所代,任何媒体,也搜索不到其中的原因,但很多人通过股票的动向,猜测到,傅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。

    香港豪门另两家:李家当家人,与霍家当家人秘密约见,在冒着冷汗惊吓的同时,也为自己家族的平安而庆幸,如果不听那个警告,帮助傅家的话,也许他们也会步其后尘,这种力量,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。

    “李兄,据我的资料,这一次傅家的事,好像与那个叫天颜悦的明星有关,咱们要不要再搜查些资料,有备不患啊!”

    李家当家人用着手巾擦了一下脸上的冷汗,猛然的点头:“还不止这些,飞马帮被灭,陈通路死了,现在香港黑帮已经换了天下,咱们得找个门路去套套交情,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一次对傅家的是双向打击。”

    霍家主也应是,说道:“这好办,我与那十三妹还有几分交情,听报告,她现在可了不起,把飞马帮的人马都给收拾了,几乎霸占了半个香港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人,已经坐上了回航的飞机,铁柱与六名神兵队员留下了,步蛇也留了下来,香港初定,还需要他们在这里稳住脚跟,单凭十三妹与青玉堂,没有强大的血色暴力,成不了大事。

    黑道,一向是暴力论英雄的。

    香港是一个迷人的世界,步蛇是不是一条忠心的狗,在这里就可以得到检验,只希望他不要让自己失望才是。

    萧秋风乘坐的飞机开动的时候,铁柱已经回到了庙街。

    而十三妹再在招待客人,看她那热情劲,似乎客人身份很是尊贵。

    “铁柱,这两位先生想见见萧少,你可否引见一下?”到了此刻,十三妹仍然不了解萧少的身份,不过以她在黑道的阅历,心里已经感觉这个年青人真的很不错,至少庙街在这场大变中,获得了巨大的利益,相信青竹帮也是一样,不会有什么不满的。

    十三妹当然也问过步蛇,但是这个冷寒带着沉默的男人,似乎并不善于人际,他只有一句话:“我只是萧少的一条狗,你有问题,应该自己去问萧少本人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当然只有铁柱了,虽然这个有些呆呆的壮汉杀起人来,很是有些惊世骇俗,但平时的温和,还是比那步蛇可爱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萧少已经离开了,临走前交待过,香港的事,十三妹可以全权处理,如果有不听话的,告诉我,我可以灭了他。”

    铁柱始终没有看那客人一眼,就已经转身上楼:“如果没有人需要处理,你就不要烦我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心里有些不爽,但还真的不敢再烦他,一直待铁柱身影消失,两位客人才松了口气,这个男人身上带着的强悍杀气,的确让他们有种不敢喘息的惊然。

    这两个,当然就是香港的两大豪门家主了。

    十三妹也很不了解,自己也不是什么大人物,需要香港的两大家主上门求教,听到他们的请求之后,她才想明白,原来不是她面子大,而是那位神秘的萧少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了两位,萧少已经离开香港了,不过既然这里的事由我全权处理,在这里,我可以答应两位,庙街与你们的关系,一直都是朋友,以后当然也是。”

    霍当家当然很是欣喜,以前也只是在一个酒会上见过,庙街实在算不上什么大帮派,所以只是彼此介绍了下,握了一下手,算不上什么交情,但是此刻十三妹如此开口,还真是给了他们天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十三妹的面子,对他们两大豪门来说,其实不算什么,就算是黑帮最强,也强不过政府,但是十三妹背后的人,却是他们不敢得罪的,必竟没有人想成为下一个傅家。

    李家主很是奇怪的问道:“十三小姐,恕李某很是冒昧的问一句,这位萧少,不知道是何许人,能不能让我们知道,免得以后不小心怠慢了,倒不是太好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苦笑了一下,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太清楚,只是我们这位萧少,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帅哥就是了,不过他的名字,好像叫萧秋风------”

    两大豪门家主皆是一惊,如果他们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,那就不配在商海中混,年前,上海股市一战,轰动整个世界,东南第一集团风正面对着三大基金的绞杀,逆向行舟,可以算得上是近年来,商业战争中最诡异的一战。

    过程或者已没有多少人记得,但是结果,却是风正大胜,那一次大战中,至少超过一千亿的进帐,而这笔庞大的利润,却伴随着一个名字流传,那就是萧秋风,萧家的公子。

    李家与霍家不可能不小心的查探一下,更知道,这个萧秋风,竟然被某些瞎眼的人称为东南四大纨绔公子,如果这样的男人也称为纨绔,那他们这些老练的商人也只能算是白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