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零一章 巨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陈通路脸色一阴,暴喝道:“想要我的命,动手------”一声重喝,大厅四周的几十个枪手立刻动手,所有的枪口,都已经瞄准了台上的两人,萧秋风与铁柱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失踪了,随着他们的失踪,无数的影子在大厅里出现,这一刻,枪声响了,大厅乱成一团,连续的惨叫声,让很多的人都吓得趴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这种混乱并没有维持多久,或者只是短短的三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血已经把大厅染满,尸体更是数十具,全部都是飞马帮的强悍枪手,这几分钟的时间,就已经成了死人。

    惊恐或者噩梦,甚至连抬头,都带着无力的勉强,这样的杀戮,对他们来说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你要香港,我们飞马帮第一个赞扬,谁敢反对,就是与我们飞马帮作对。”师爷冲了出来,在萧秋风的面前,很是马屁的说道。

    反正他只是一条狗,跟哪个主人,就看哪个主人可以让他生活得更好,师爷很聪明,知道陈通路,今天是死定了,虽然在黑道里,每天都可以见到死人,但是如此惨绝的杀人场面,却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但是师爷已经倒下,他没有想到,就算是叛变,也没有留住自己的狗命。

    步蛇轻轻的抽出匕首,很是不屑的说道:“你既然知道自己是狗,就要不要自作聪明,聪明的人活不长,聪明的狗,也会很短命的。”

    陈通路脸色变得很差,嘴巴叼的那根烟掉了,都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可以把飞马帮全部给你。”这是他此刻唯一能做的,不管如何,先保住命再说。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摇了摇头。声音一惯的冰冷喝道:“我从来不会接受别人的施舍,铁柱,灭了他。”

    铁柱已经与他面对,嘴角多了一种玩味地不屑,杀这种人。实在没有一点挑战性,但是看着这所谓老大的动作,铁柱有些笑了。

    这鸟人死到临头。竟然还想着掏出怀里的手枪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等你把枪掏出来,我再动手。”这话说完的时候,铁柱的铁拳已经轰到,正中陈通路地胸口。一口鲜血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铁柱身形后退三步,又一拳轰到。拳头强大的力量。已经轰破了他的肚子,血染得到处都是,陈通路握着手枪,慢慢地倒下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萧秋风慢慢的站了起来,扫了座下的众人皆是一副胆寒的模样,已经没有兴趣,说道:“这里交给你们。我只要结果。那些让人讨厌地东西,统统灭掉。”

    对待这种黑道的腐朽势力。萧秋风有雷霆扫穴地暴动,香港地秩序,现在由他来制定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十三妹心中的恐惧不比任何人少,但是既然知道无可避免,她还真是有些霍出去的味道,看着萧秋风准备离开,她已经很是大声的喝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愿意,可以叫我萧少,十三妹,我还挺佩服你,希望未来,你能让我更满意。”萧秋风走了,但是仅凭这短短的几句话,步蛇就已经知道,这个女人,今天绝对不会死。

    这一夜,香港的黑道发生了大规模的火拼,飞马帮与洪堂,被青竹帮与庙街强攻,死伤无数,第二天,香港的黑道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地改变,所有地势力,进一步划分,昨天还是名震一方的大佬,今天已经变成了人人喊打地过街老鼠,改变的速度,让人都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本地势力的进一步恶化,也为了恐怖事件不再重演,香港又进行了又一轮的清理,而那些黑暗势力,却很出奇的,在第二天,全部息火,如果不是那些尸体,或者好像就从来没有火拼过。

    每一次势力的划分,都会在血与火中定下界线,这已经是黑道千古不变的道理,而很多人都会密切的关注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听着汇报,脸色已经越来越是不好,他在香港拼搏了数十年,积累了巨大的财富,飞马帮也是在他一手培养下,才有今天的势力,却没有想到,一夜之间,飞马帮在人们眼前,就莫名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除了有限的几个人,没有人知道,那一夜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陈通路这混蛋,连个帮会也守不住,真是该死。”一边骂,手中的玉杖一边在地下敲得“叭叭”作响。

    在生意场上,黑道的确能处理很多他没有办法处理的事情,此刻失去了这种利器,他只是满肚子的埋怨,说不得,又要找另外的门路了,只要有钱,他并不担心没有人为他办事。

    “爸,爸,出事了,出大事了------”中年男人冲了进来,傅氏总裁,也就是傅生金名义上的爸爸,神情紧张的,就如青天白日的看到了鬼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很是不满的喝道:“什么事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决定了,只要生金养好了伤,立马就把这个废物换掉,看着他就烦心。

    “爸,我们傅氏今天受到了攻击,股票损失了三百亿,三百亿啊-------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这一次傅老爷子真的坐不住了,那平日里看似虚弱的身体一下子冲了过来,抓住了中年人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爸,我们今天损失了三百亿,傅氏的股票还在下跌,没有多余的资金补仓了,你快快想点办法吧,不然公司会有崩盘的危险啊!”

    老爷子没有说话,冲到了电脑前,打开了傅氏股票操作图,那如巨浪一般的曲线,此刻已经落到了平水线,而且的确还在下跌。

    百分之七十的流通股,还准备趁机发点国难财,没有想到,此刻一跌到底,损失的至少已经超过了三百亿。

    电话立刻拨通了,三大豪门,平日里关系都还不错,此刻正是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,但是传来的声音,却让他很失望,或者让他知道,这一切,都是争对傅家商业吞并。

    “傅老爷子,不好意思,李先生昨天去美国参加国际商业研讨会,我们实在没有这么大的权限动用这么大的资金,请你稍等几天好么,李先生三天后就会回来,到时候我会向他汇报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电话,几乎是一样的理由,没有雪中送碳,只有一旁冷漠的无视。

    “爷爷,出了什么事?”傅生金在佣人的搀扶下,慢慢的走了出来,听到大厅里的吼声,似乎是爷爷在发怒。

    中年人正想开口,却被老爷子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生金,你好好的休息,一切都有爷爷看着,你不用担心。”医生说过,生金的眼睛,绝对不能再受刺激,不然就真的成了瞎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,萧秋风已经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有些吊而郎当的铁柱,而铁柱身后还跟着两个护院。

    “老爷,他是硬闯进来的,我们挡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家主就是家主,就算是惊慌失措,此刻还保持着家主的临危不乱风度,冷冷的问道:“两位年青人,你们有什么事,你们这样闯入私人住宅,我可是可以报警抓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傅老爷子不是一直在找我么,我就是萧秋风,今日特来一见。”萧秋风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,好像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。

    “萧少,这里不错啊,买下来当你的度假别墅怎么样?”铁柱东张西望的,却就是没有看傅家人一眼,只是盯着这里的房子与装饰。

    堂堂傅家的大宅,岂只是不错而已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眼里闪动着一抹阴森的光芒,但转瞬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年青人,老朽记忆力不太好,不太记得你是谁,你也许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就是他,就是这王八蛋把我的眼睛打伤的,爷爷,快把他抓起来,我要一刀一刀的把他切成肉片。”

    但是傅生金却没有老人般的心计,听到害他失明的凶手闯到他的家里,他还能忍得住心里的愤怒么,立刻抓住老人的手,指着萧秋风的方向,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老头子记性不好,但是这瞎子好像挺记事的,看样子还不是蛮瞎嘛!”这个瞎字挑逗着傅生金的神经,现在他最不喜欢听的就是别人说他是瞎子,铁柱的话,让他有些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刻,傅老爷子也不能装着不知了,冷冷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问道:“萧少爷,不知道你大驾光临,所谓何事,老朽没有太多的时间招待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此刻傅氏发生巨变,而且陈通路无缘失踪,他现在没有心情理会此事,估计早就发怒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