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章 我要整个香港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青玉堂与刀把子一愣,但是最先出口的,却是十三妹,虽然不再年青,但是泼辣的本性依然还在,她一下子拍桌而起,怒喝道:“陈通路,今天香港六帮七派聚会,你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?”

    大家心里都明白,这个陈通路现在是疯子,实力澎涨得厉害,没有人敢当面与他叫板,但十三妹一个女人,却让这里的男人很是汗颜,果然是------谁说女儿不如男啊!

    陈通路邪邪一笑,看着十三妹阴森冷冷的说道:“十三嫂子,你这大把年纪,该生个孩子了,是不是太久没有男人,火气特别旺啊,我可以免费介绍几个猛男给你,保证让你欲死欲仙。^^^^”

    十三妹虽然混迹黑道,却一向守身如玉,这在道上,哪人不知道,谁人不晓,面对陈通路的污辱,十三妹身后的几个亲密女将已经不堪的掏出火器。

    “怎么,想动家伙,喂,我说几位美女,你们想玩,等下我让兄弟们陪你玩个够。”陈通路没有一丝的害怕,在外面,此刻全都是他的人,现在这里,由他说了算。

    十三妹心里也有些顾忌,虽然洪堂,青竹三帮决定联合,但是面对着陈通路的嚣张,一旦动手,她不敢保证,他们也真的会齐心,手向后一摆,现在还没有到迫不得已翻脸的时候。\\\\\\

    见到那些女人把枪收起来,陈通路才得意的笑道:“这才对嘛,女人,生孩子是正事,玩枪,很容易走火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刀把子也开口了,脸上很是冷冰,没有特别的怒。也没有特别的喜:“老爷了,你也看到了,陈通路在你的面前也如此嚣张,可见他平日的为人,现在大家都在,你老就主持一个公道吧!”

    要是放在二十年前,老爷子一句话,整个香港黑道还没有哪个人敢说个不字,但是现在。已经是今非昔比了。

    陈通路似乎有些不耐烦了,手中拿着地杯子已经扔了出去,直砸向坐在上坐的老爷子,破口就骂道:“老家伙,这么大把年纪了,还跑出来丢人,一点也不自觉,给我滚。^^^^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。场面已经有些异动,在香港。老爷子是黑道的象征,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势力拥护,但大家都维护着这抹尊严,陈通路的叫骂,已经彻底的揭开了这层遮掩布。

    没有砸到,但是茶水却洒了他一身。老爷子都已经七十多岁的人了。此刻面对着恶狠凶煞的陈通路,的确已经没有了当年地勇气,立刻站了起来,很是淡然的说道:“以后这些事,你们自己处理吧,我的确早该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多一刻的停留,在几个中年人的相护下,老爷子轻快的离去。他虽然老了。但是清楚得很,陈通路根本已经动了歪心。没有人可以挡得住,虽然如此,他还不如早些离开这个漩涡,让他们自己斗去吧!

    老爷子一走,气氛就很是不一样,刚才的骚动,变得很是宁静,陈通路已经站了起来,很是随意的就走到了老爷子地位置上,理所当然的坐了下来,然后开口说道:“这样才对嘛,好,现在开始开会。”

    青玉堂与刀把子满头是汗,十三妹却已经站了起来,虽然他不想惹事,但是要她屈服在陈通路地淫威之下,却是办不到。\\\\\\

    “对不起,既然老爷子解散了联盟,那以后我庙街,就不再是联盟一员了,各位继续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在十三妹的带头下,青玉堂也站了起来,不用问,他的意思与十三妹是一样的,不会屈服在飞马帮之下,在坐下的十几个小帮派中,也有几个大佬站了起来,准备离开这个所谓名存实亡的联盟大厅。

    刀把子也站了起来,但是他地脸色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陈老大说地没有错,香港的确需要整顿一下了,在这里,我郑重的宣布,洪堂愿意与飞马帮联盟,共治香港,希望陈帮主能给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十三妹脸色大变,但是陈通路却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-----识实务者为俊杰,刀把子果不愧是刀把子,放心,只要我陈通路有吃的,绝少不了你的那份。”陈通路很是豪放的开口,但是当他把目光转身十三妹与那些准备离开的人后,却又阴森的发出一抹戮意地冷光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真地想好了,不要说我陈通路不给你们机会一旦你们离开这里,所有的后果,将由你们自己承担地。”

    没有敢答话,只有十三妹。

    “陈通路,我十三妹也不是被吓大的,有什么招,你尽管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非常好,十三妹果然不愧是一号人物,师爷,送他们一些礼物,不然人家还说我飞马帮小气呢?”陈通路已经站了起来,走到了十三妹的身边,很是温和的吩咐。

    一种凄然的声音,已经刺耳的传来,大厅之外,很快的冲进了大批的人马,一个领头的彪悍壮汉还拿着血淋淋的砍刀,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帮主,庙街与青竹帮四十六人,已经宰掉了十八人,还剩二十八人等你发话。”刚才他一人砍掉了八个,此刻浑身都带着热血,但是脸上似乎还并不满足。

    十三妹与青玉堂已经脸色大变,唯有刀把子,带着几分讥讽,混荡了几十年,他早就已经知道,这个陈通路的手段,绝非他们可以对付的,所以他选择识实务。

    “陈通路,你太卑鄙了,如此不讲江湖道义,不怕道上的人耻笑么?”青玉堂此刻真的有些怒了。

    陈通路没有答话,但是一旁的师爷却已经开口了:“青堂主,你混黑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成王败寇这个道理,你应该能懂,道义,也只是做给别人看的,如果你觉得我们没有道义,尽管找人杀过来好了。^^

    力量就是一切,其他的都是空谈。

    十三妹与青玉堂都已经坐了下来,陈通路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,大家都是一家人,合合气气的多好,干啥要打打杀杀的,对不对?”那虚伪得让人作呕的做作,真是让人很是受不了。

    受不了,此刻也得受,看着飞马帮涌入的人越来越多,这里已经被他们团团的围住,可以说联盟,也变成了飞马帮的总部了。^^^^

    “我陈通路一向是很讲道理的,以德服人,现在应该没有人再有意见,我坐上总霸主这个位置了吧!”

    台下一边宁静,甚至有些人,连头也不敢抬起,此刻就算是心中有气,但却不敢发表任何意见,人终究是有些怕死的,不怕死的,此刻怕也是会成为轰轰烈烈的傻子。

    陈通路很喜欢这种气氛,由他掌握,他很故意的停下了半分钟,感受着众人心中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意见。”一种并不太大,但却很清明的声音,很离奇的传出来,众人惊讶的抬头的时候,在那总霸主的位置上,坐着一个很年青的男人,很随意,很平静的坐在那里,好像这个位子,他已经坐了很久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直就在旁边,看着这个男人****自演的搞出一出戏,很无聊,又很卑鄙的戏码,没有想到,堂堂的香港,竟然就没有几个热血男儿,还真是让人有些失望,如果有人胆敢反抗,他或者会出手相救,但很可惜,这里只有屈服。

    陈通路有些想笑,问道:“不知道这位兄弟有什么意见?你不妨说出来,只要我陈通路能办到的,一定不推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位置你还不配,你不过是一条狗,应该呆在狗窝里,世界太危险,你不应该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通路这一次没有笑,脸上很是难看,那个浑身是血的壮汉,在师爷的暗示下,已经挥着刀冲了上来,骂道:“下三烂的小瘪三,敢在我们帮主面前胡说八道,老子劈了你。”

    刀落,迅猛,但实始终没有落下,刀握在一个人的手里,并不是萧秋风,而是铁柱,甚至还没有人看清楚,那刀锋突然的逆转,壮汉手里的手,竟然就惊然用自己的刀,割破了自己的喉咙。

    当那股血涌流的时候,陈通路才清醒过来,看着萧秋风的眼睛,已经多了几抹恐慌,喝问道:“阁下是谁?你可知道,这是我们香港黑帮的内部事务,不允许任何人插手你的。”

    铁柱的凶悍,震住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要整个香港,还有,我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的话冷冰的不带一丝的热气,这个人,一定要死,先不管他与傅家多少勾结,光是他干的那些勾当,就已经足以让他死十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