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九十九章 嚣张的黑帮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飞马帮帮主陈通路,今天已经有五十三岁。

    从十岁开始,他就混迹香港,从一个地痞流氓,一直到拥有香港半壁江山的大佬,他所经历过的杀戮,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种传奇。

    香港三大黑帮中,他一直认为,只有他才有权利统治香港,因为青竹与洪堂虽然也是本地人建立的帮派,但在他们后面,都有或多或少的杂种渗入,按他的理解,就是血质不纯正。

    他能发展到今天,手段固然是一方面,最重要是有庞大的财力支援,所以,对傅家,他还是怀着感恩的心。

    混了一辈子,他心里已经明白,那些衣冠楚楚的商人,有些时候,比他们这些流氓好不了多久,通俗的说,他们都是一种人,所以每一次面对着傅家老爷子的时候,没有丝毫的自卑,反而与他们一比,觉得自己真他妈是好人。

    贴身马仔轻轻的敲门进来,打断了他的享受,但是跨下的少女,却不敢停下来,因为这个男人是陈通路,必须把他侍候得舒舒服服的,不然明天,他全家一个也活不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后悔,自己本是一个品德优秀的三好学生,在高考完结之后,只是想放松一下,却没有想到被陈通路看中,下药**,看着那些录制的片段,她已经没有得选择,这个火坑,她知道根本没有力量反抗。^^

    有人反抗过,她亲眼看到,那个花季的少女,被三十几个粗壮的流氓玩了一天一夜,然后剁掉了双腿,至今。那个少女还活着,陈通路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,不听话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老家伙送来了柬子,说是请你过去参加公证大会。”

    “公你妈的头,哦------”陈通路脸上浮现出一种迫不急待的冲动,双手抱住少女地头,把她紧紧按在跨下,片刻。一脚已经把少女猛然的踢开。^^^^骂道:“担搁老子的时间,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一个手下已经走了进来,把少女拉走,所有被玩过地女人下场当然只有一个,那就是沦为妓女。

    陈通路拉起了裤子,连看也懒得看那请柬。问道:“都有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马仔马上凑上前。报道:“据探回的消息,青竹与洪堂似乎都要参加,他们想让老爷子主持公道,要咱们归还九龙的三条街。”

    “操,老子不还又怎样,有本事来抢好了,老子还愁闲得慌呢?不去。”

    陈通路一点面子也不给,在这个世上。谁的力量强。谁就是老大,那些所谓的黑帮联盟。早该去吃屎了,不要以为拉个老家伙,他就害怕,他手里有的是人,有地是枪,怕个鸟?帮主,这一次,你应该去!”门口慢慢地走进一个人,瘦小白晰,与流氓的形象丝豪也不沾边。

    这个人年纪三四十岁的样子,还算年轻,但是在飞马,他却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因为他是陈通路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他曾经是一家贸易公司的经理,能说会道,但是被小人陷害,变得一无所有,在他最落魄的时候,他遇上了陈通路,那害他地人,全家喂了鲨鱼,而他,也就没有选择地成了飞马帮的一员。^^

    他的名字,没有多少人知道,所有人都叫师爷,很多时候,连陈通路都听他的。

    “帮主你不是一直在寻找机会侵霸整个香港么,这就是最好的机会,以咱们目前的实力,只要属下稍稍的布署一下,这些人,一个也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陈通路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,拍了拍师爷地肩膀,说道:“还是师爷脑袋灵光,那咱们就去陪他们玩玩。”

    雄霸整个香港,这就是他梦想地目标。

    而在众人离开的时候,他拨通了傅家地电话,这种大事,他当然需要听听傅老爷子的意见,必竟他们是穿一条裤子的。

    “萧秋风?这是什么人?”放下电话,陈通路有些很是诧异的喃问,傅老太爷答应他所有的支助,包括固存的那批军火,还有数亿的运转资金,但条件只有一个:找到这个叫萧秋风的男人,让他消失!

    杀个把人,实在并不是一件大事,如此优厚的条件,他没有理由不答应。

    白道有法律,黑道也有法规,而且大家共同维系,如果有一人犯之,就可以群而攻之,但当一个人的力量,已经超越这种程度的时候,这种维系,就只是一种装饰了。^^^^

    香港本地大大小小二十几个帮派,此刻已经汇聚一堂,每一次这种大型的聚会,都包含着利益的分配,没有人会轻意的缺席。

    青竹帮的老大青玉堂,洪堂的老大刀把子,还有庙街最负盛名的十三妹,都已经到齐,这些才是此次公证会的主角。

    老爷子曾经辉煌过,但岁月不饶人,他已经老了,此刻有的,也只是后辈的尊敬与怀念,如果真正的论实力,他什么也没有。^^ ^^

    此刻,他就坐在首位,看着座下的几十个帮会的大佬,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,就是像坐在龙椅上,却没有控制群臣的力量,一切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假,他也必须强装下去,因为除了这表面的风光,他已经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“陈八太不像话了,老爷的会,他也敢迟到。”刀把子第一个开口,打断了室内所有人的声声细语,这里说是会议,其实还不如说是实力的较量,谁的实力强,谁就可以说话大声一点。

    刀把子统领的洪堂,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帮派,人脉最广,所以与陈通路争得也最厉害,这一次召开公证会,就是由他一手凑成的。^^

    陈八是陈通路当年出道时的排名,算起来还是刀把子的晚辈,但是现在势力坐大,已经不把他放在眼里了,这口气,出来混的人,都咽不下的。

    “陈帮主事务烦忙,能抽空前来,已经是很给面子,刀把子没有必要把自己太当回事。”这回话的当然是陈通路养的狗,主人的意思已经再明确不过了,他们当然也不需要客气。

    十三妹其实已经不年青,尽管她年青的时候,的确有几分姿色,但是长年累月的混黑道,就算是天仙,也会容颜衰退,以她此刻的模样,叫十三婶婶,估计也没有把她叫老。\\\\\\

    她是一个女人,心计固然不错,但是并没有男人的雄心壮志,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,养活属下的兄弟,对这种纷争,不想参入。

    但是黑道的规矩,却还是要维护的。

    “小霸王,你给我闭嘴,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资格。”大家安什么心,每个人都知道,但是面对陈通路的苦苦相逼,与刀把子联合,估计已经是没有选择的事了。

    青竹帮帮主青玉堂也很是不屑的说道:“什么样的主人,养什么样的狗,看样子,政府真是要好好的加强对疯狗的管理,不要让它们随便的出来咬人。”

    三大黑帮,已经默契的形成联盟,他们心里都明白,以他们自身的力量,已经没有办法与陈路通对抗。

    脚步声,很嚣张的传来,陈路通已经到了,他披着长长的披风,头发理得很顺,戴着墨镜,还真有一股黑帮老大的味道,如果不是这里的气闷充满着火药味,估计有人已经鼓掌叫好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,我陈路通养的狗,还轮不到你来教训,如果你有本事,你与他单挑,砍死他,老子都不会找你要一分安葬费。”

    果然够狠,让身虚体弱的青玉堂与小霸王单挑,那是让他找死。

    老爷子已经咳嗽了两声,惊醒了众人,更表示着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好了,陈帮主也到了,咱们的公证会现在开始,希望大家能把恩怨放在桌面上来谈,不要影响团结,造成不必要的损伤,我们香港的帮派,应该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把他的话当回事,陈通路没有坐到本应该属于他的位置,而是径自有手下为他搬动了椅子,大大方方的坐在了老爷子的对面,脱下披风,他坐下了,而且把一双臭脚,翘到了会议的台上。

    双手一摊,说道:“好啊,大家什么意见,尽管的畅所欲言,我陈通路,一定虚心接受,不会让大家失望。”

    说得很客气,但是桌上坐着的所有人,却都已经脸色大变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