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九十八章 香港风暴开始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全力的码字,不敢怠慢,大家手里的票票是不是也该丢出来了,今天可是一万二千字.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反驳,但是他也没有承认,因为他是影子,但却也是萧秋风,两种身份,无论哪一种都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或者说,如果不是为了解开陷阱的秘密,他宁愿自己就是萧秋风,一生无忧无虑,醉生梦生的度过。

    夜鹰已经自己坐了下来,很是轻轻的说道:“我们要回去了,你需要我如何帮你?”

    萧秋风抬头看了他一眼,笑了笑说道:“帮我?你弄错了,这是帮你自己,夜鹰,你应该知道,有些事也许会接二连三的发生,说不定下一个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夜鹰深邃的眸子里,浮出一种强大的杀戮意念,其实这件事,他早就已经设想到,特别当他怀疑萧秋风是影子的时候,那种恐惧就存在他的心里,驱散不了。

    作为相交八年的战友与朋友,他当然了解影子是什么人的样,更知道在他的背后,有着怎样的支持,既然对手连他也敢出手对付,那拥有的力量,当然一定不会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那种较量,似乎已经超越了他所在的层次,所以,他也只能算是一颗棋子,这是一个人生存的无奈,根本没有得选择。

    夜鹰点头,他已经明白萧秋风意思,轻轻的站起来。此刻并不是他们相聚欢庆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记不记得赵若辰?”萧秋风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夜鹰一愣,有些奇怪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说道:“那只母老虎?”

    “听说她现在呆在特战大队,我不希望有人搔扰她。”

    夜鹰脸上又笑了,笑得有些不自然,翘起了大拇指,夜鹰说道:“没有办法。你每一样都让人佩服。喜欢女人的味口,也有些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请他帮忙照顾一个女人,夜鹰虽然没有谈过恋爱。但又不是傻子,当然立刻就明白了。对赵若辰。龙组的人并不陌生,不仅仅因为她是舞最好地姐妹,更因为她的泼辣,当年在训练场里,无一敢惹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夜鹰离去,萧秋风却陷入了那一夜**的回忆中,如果没有那一夜的意外,他或者也如夜鹰一样。看不透这个女人本质。不过任谁也想不到,伪虚面具下的赵若辰。温柔的几乎如水般地淡然。

    强悍火爆地性格下,有一颗女人的心,她是一个真正的女人。

    电话响起,很陌生的电话,声音似乎有些惊然地颤抖,但萧秋风听到了,他叫的是少爷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是魔鬼地坦克。”就算是再没落,最不堪地魔鬼称呼,坦克仍然舍不得抛弃,他相信,总有一天,他的队员,会成为别人眼中,真正的魔鬼。

    “我听着,你说-----”萧秋***气很轻,但是无形中却又是一种巨大的压力,每次一想到萧秋风,坦克就很是恐惧,生怕有一丝的差错。

    “我们选中了一处最佳的场地,联络了不少的人,不知道萧少有多少资金可以提供我们使用?”

    那天听到萧秋风的要求,坦克也希望能作出一番轰动地事业,但是他心里很没有底,在他们那穷得只剩下沙丘与帐蓬地地方,谁愿意砸天大的财富,帮他完成梦想。

    萧秋风想都没有想,就应道:“我说过,除了人,什么都可以提供,坦克,前期先给十亿美金启动,你不要拿一堆垃圾来敷衍我,不然我会捏爆你地脑袋,还有,我对你的进度不是很满意,下次再给我电话的时候,我不希望听到你如此窝囊的语气。”

    “啊-----是,是,我向你保证。”坦克是一惊一喜,至于萧秋风说捏爆他的脑袋,他自动的忽略了,十亿,那可是十亿美金,有了这笔庞大的动用金,他还怕那些流氓保安么?

    拉撒大街上,他横着走都可以。

    很快的,十亿美金已经转到了坦克的帐号,萧秋风并不是如此的相信坦克,只是他知道,坦克没有这个胆子,这关系到他与很多人的生命,就算有了这笔钱,也不会有命享受。

    不过在中东这里建立自己的力量,除了钱还远远不够,萧秋风已经拨通了凤兮的电话,把这件事,一五一十的告诉她。

    很快的,李强兵与十个神兵战士被派了过去,因为整个东南,已经掌握在步蛇的手里,不需要这么多人留守,而有了强大的力量之后,步蛇已经变得更是凶狠,正准备往北方扩张。

    但是北方此刻并不是吞并的时候,萧秋风觉得以自己目前的力量,还没有办法与那些老家伙相比,唯有暗暗的积蓄。

    “让他来香港吧!”这是与凤兮通话,最后的一句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他的作用,但是当这种作用转化成负面,或者转化成不可控制的时候,那个人唯一的命运,就是被毁灭。

    步蛇是他亲自调教出来的一条狗,所以在把这种权力交给凤兮之后,萧秋风曾很冷酷的说过,如果步蛇不听话,随时可以砍下他的狗头。

    让他来香港,除了要给他一种震摄与警告之外,萧秋风的确有些事需要他来做。天颜悦虽然安全的离开,但是傅家的事,却还没有完,没有人可以在伤害他之后,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。

    天娱的事,由林秋雅处理,那么傅家,就由他来给些惩罚吧!

    再说了,香港是一块肥肉,任何人都想得到,萧秋风当然不会白白的浪费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步蛇就已经到了,如果从表面上看,步蛇温文尔雅,绝对没有一点阴险的表情,或者阴险已经是他的本性,不需要掩饰。

    随着他一起走进来的,是铁柱,好些日子不见,这个嫩稚的士兵已经成了一员悍将,身体似乎强壮了很多,脸的漠无表情,却带着强大的杀戮气息,看样子,这些日子,他进步不少。

    “萧少,铁柱有些不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但有些东西,他还没有变,在萧秋风的面前,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,此刻脸上就有不满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,铁柱却是不悦的说道:“队长说你特别的交待,不让我去中东,每天陪着这些废物,我也会变成废物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步蛇脸上有抽搐,什么废物,这一次随他一起来的,可是他手中最精锐的战将,在整个南方,可是所向无敌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敢开口,因为与眼前这个怪物相比,说自己是垃圾,他也不能不承认。他们是杀人,而对铁柱来说,却是屠杀,虽然结果一样,都是死,但是过程却有很大差别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看他,只是冷冷的看了步蛇一眼,用一种不容抗拒的语气说道:“步蛇,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我要整个香港。”

    步蛇脸色一冷,而铁柱却是一热。

    “铁柱,如果你真的想过去,明天我帮你安排。”萧秋风说这话的时候,铁柱已经开始不好意思的搔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我一直都觉得萧少是最英明的,香港可是东方之珠,好玩的地方多着呢,铁柱能来这里,正是求之不得,我又怎么能辜负萧少的好意,想去那鸟不拉屎的中东呢?所以对萧少的命令,我百分百的服从。”

    整个香港,那是一件多轰轰烈烈的事,他又怎么能把这样的好机会,让给别人呢?

    面对着不要脸的铁柱那巴结的模样,萧秋风却骂道:“那还不滚去做事,难到真的要让我把你扔到中东去?”

    铁柱最第一个冲了出去,步蛇是第二个,他们皆知道,香港的黑暗世界里,马上会有一场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香港的繁荣,也让这里成了三教九流的融合区,就像是商业运作一样,只要是跨国集团,都会在香港设立一个办事处,而黑道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除了香港地下的各种本地势力,像美国的教会,日本的山口组,还有俄国的黑手党,基本都在香港建有分会,虽然不会与当地帮派抢食,但是暗中操纵的势力,却也是不容小觑的。

    不过以香港的势力强弱划分,能够让萧秋风注意的只有三个,那就是青竹,飞马,与洪堂,这三个势力掌握着香港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地盘,每个背后,都有强大的力量支撑。

    而三大强大帮派之一的飞马帮,就是受傅家庇护,黑白相勾结,这才是黑色资本家发家的根源,要对付傅家,首当其冲的,当然就是对付飞马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