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九十七章 血杀之后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身形爆退三丈之后,已经安然站住,看着三个黑袍老人急速的飞退,他无心追赶,因为眼前的老人已经选择了最残酷的自爆。

    他没有逃开,杀戮的狂动,让血已经狂涌腾起,看着这个被黑烟裹成了团的老人,冷冷一笑:“你想自爆,我偏不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左手托起了右手的手掌,一种强大的掌力,已经形成了开山劈地之势,但是这种浑厚的掌力,竟然在这瞬间,转化成了锋无不摧的刀气,这就是心刀的无上法则。

    “化刀-----”随着一声轻喝,声传刀至,那幻化成的刀影,已经猛然的向黑袍老人劈去,一种“吱吱”的声响,如冰块撕裂,很怪异的裂缝,已经慢慢的在那团黑影里出现。

    “啊------”惨叫一声震天响起,那黑雾笼成的团,已经被这无形的刀气,一劈两半,血水喷涌,染吸了黑烟,那个老人身体出现在太阳之下,微微一晃,已经分尸倒下,死状很是凄惨。

    阿芳与阿琴一直注视着场中的变化,任她们久经杀场,此刻也不堪的捂着嘴,嚎嚎干吐,这种杀戮,已经如噩梦一般,蚕食着她们的心灵。

    四大龙组高手,已经把三个黑袍老人缠住,形势逆转,四个不可一世的高手,此刻没有一丝的势气,只是在苦苦支撑着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走吧!”萧秋风声音突然的响起,手一挥,就在四人中划出了条逃生的方向。

    三个黑袍老者没有时间思索萧秋风的心思,趁着夜鹰四人沉凝之间,已经飞身遁走,黑色的身影,在天桥起伏几跃,就已经消失在高楼大厦背后。

    淫贼已经厉喝:“你为什么放他们走?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看他。只是双手放在身后,慢慢的走了过来,轻语道:“他们不走是死,走也是死,你们又何必白费力气,不如看看他们能不能多给些线索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的行动,可以说完全失败。他们的下场不需要怀疑。杀了他们,反正是替对方灭口,实在是多此一举,相信这个时候。露丝地人,已经跟在他们的后面。虽然不一定有用。但总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淫贼心里不爽,堂堂的龙组高手,竟然还要听一个纨绔少爷吩咐,但他还要说的话,却被夜鹰打断。

    “警察就要来了,这里交给我们吧!”以萧秋风的身份,此刻当然不宜纠缠这种事,夜鹰一提醒。萧秋风就已经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当然随着他一起离开的还有阿琴两女与另外的四个保镖。这些人地身份不能暴光,当然不被给警察查问。这一次地狙击,他们又伤了两个,可见实力,还实在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再回九龙国际,而是挑了一家比较僻静的小旅馆,这一战很是畅快淋漓,但是现在,他需要知道这一战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黑夜的出现,倒是让他有些吃惊,一年之前,这个组织还未曾浮出水面,没有想到,他们地实力,已经达到如此地步,强大的力量,庞大地金钱,还有深不可测地人脉关系,每一样,都让人惊讶。

    据凤兮的资料,铁血团背后,似乎也有黑夜的影子。

    何向南能藏匿香港,不被凤兮与露丝发现,当然不是轻意能做到的,相信除了黑夜,已经没有别人可以帮他。

    一种异样的声音,轻柔脚步,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了,露丝一身轻便的打扮,走了进来,脸上,依然戴着那张银灰色的风铃面具。

    “我地人被杀了三个,在那里,我找到很多你有兴趣地东西。”露丝自己找个椅子坐了下来,舒了一口长气,然后三张照片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具尸体,或者是三个伤痕,鲜血淋漓的致命伤,但是这种伤口地锋利刀芒,却让萧秋风一眼就看出,这就是刀的杀人手法,他们三年前,曾有过交集。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点头,说道:“是他!”

    露丝已经取下了面具,娇艳的美丽,焕发着成熟的韵味,就算是刚刚经过杀戮,她的脸上,也是如此的春风拂面,温情万种。

    “很可惜,我们只查到他的住处,没有找到他的行踪,相信已经离开香港了。”对萧秋风吩咐的事,她不能不尽力,所以连狼犬也好几次的提出疑问,但回答他的却脑袋上的几巴掌。

    “另外的人呢?”萧秋风又问,另外的人,当然是指的何向南。

    露丝摇了摇头:“没有消息,这个人似乎很善于伪装自己,或者他已经成了另外一个人,按照你给的资料,一点发现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知道,在东南的四大公子里,何向南,的确是隐藏得最深的人,不过他能逃过凤兮与露丝的追踪,也确实是不能轻视的敌人。

    人往往不怕前面的枪,却挡不住背后的箭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何向南的危险,只要有机会,萧秋风都不会让他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帮忙,这里的事已经处理完了,你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。”这已经是送客之意,但是露丝却没有起身,很是妩媚的眸子很是温情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为了你,我得罪了五大组织,当然还包括那神秘的黑夜,难道得到的报酬,就只是你一句谢谢而已?”

    萧秋风问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“我想要那组密码。”露丝想都没有想,就已经脱口而出,这组密码关系着一笔天大的财富,虽然掌握了屠神,这一生她都不愁钱用,但是这些本应该属于她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个要求我没有办法答应你,我答应过他,需要在你完成所有条件之后才能给你,而且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这些东西有可能会成为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-----”但是从她的表情,萧秋风看不到一丝好的意思,咬着牙齿的说道:“那么我答应你,所有的钱都给你,我只要那封信,这样你总不会吃亏了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还是摇头,但这一次,他却连话也懒得说,只是当露丝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见萧秋风还是无动于衷,露丝却很是突然的站了起来,身姿一摇一摆之间,**丰乳,形成了一种幻妙的风情,眼里尽是挑逗的**。

    “再加上我,如果你答应,我可以陪你一夜。”这个砝码相信已经够重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再往前走一步,我可以向你保证,你等下回去的时候,会是一丝不挂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危胁,萧秋风说的话,绝对算数,这一点,露丝已经尝试过了,当年她可是穿着三点式,游了一回夜市,这里可是香港,还是白天,她可真不敢尝试**裸的滋味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上前,咬了咬唇,突然的转身,面具已经戴上,气极的声音还是传来:“我要去一趟上海,一定要走,我要去看看你的未婚妻究竟是怎么样的美丽,你这王八蛋,已经摧毁了我作为女人所有的信念,我都快要去跳楼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根本没有理会,这女人就算是跳楼,也死不掉,他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是她去见柳嫣月,也没有关系,如果因为他,而想对柳嫣月不利,那就是不天命的女儿,或者见了柳嫣月,还可以学学东方女性身上的那种温柔,并不是每个男人,都喜欢粗暴的女人。

    露丝离开,夜鹰已经进来了,就如一只夜空里盘旋的鹰,从窗户窜了进来,虽然这一刻,还是大白天。

    萧秋风这么急着赶露丝走,就是要接待这个朋友。

    夜鹰是高手,露丝也是高手,近身相搏,露丝却连一丝机会也没有,不过要论刺杀,十个夜鹰也有可能在这个女人手下丢掉牲命。

    一场杀戮之后,夜鹰没有像平日一般,陷入深深的思考,此刻,他竟然在那冷冰酷酷的苍桑脸庞上,多了一种温和的开怀笑意。

    他的第一句话,却是一种戏谑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真是命大,这样都死不了,我夜鹰还真是不能不佩服你。到了这个时候,如果还想不通这个男人的身份,他也不配称为拥有最敏感思绪的夜鹰了。

    四大龙组高手,也只有他已经认定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一笑,没有否认,经历今日一战,他和身份,很多人都会怀疑,但除了眼前这个与他相处时间最多的夜鹰,估计没有也没有人能真正的确定。

    他就是影子。